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六十四章 千里之行

    凉鞋,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穿起来很凉爽的鞋子,是一种脚趾外露的鞋类,以赤脚穿着为主,如今最常见的凉鞋就是草鞋(草履)和木屐。

    夏天天气炎热时,寻常百姓可以穿草鞋、木屐出行,但是士兵不可能穿木屐行军打仗,所以自古以来,普通士兵都是以草鞋作为凉鞋。

    甚至光脚。

    在士兵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当兵的能有一双布鞋就不错了,反正将领们的心思都用在部曲身上,装备精良从来和普通士兵无关。

    打仗时,普通士兵就是“杂鱼”,没有谁会关心士兵的鞋子好不好。

    但是,宇文温觉得这样的观点改变。

    骑兵是作战主力,但步兵并不是垃圾,用好了一样有威力,步兵们靠双腿行军,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如果鞋子不行,就会让脚掌受伤。

    一旦士兵脚掌受伤,会出现“非战斗性减员”,影响战斗力。

    所以,今日他和老部下们亲自体验新式凉鞋的舒适度,特地有路不走,专门走沙地、土坡、泥地、林地,看看这种橡胶鞋底的凉鞋,能不能确保长时间行军后,穿鞋者的双脚完好无损。

    此刻,一行人坐在大树下,拿着自己穿的鞋子仔细琢磨,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这种凉鞋是橡胶鞋底,再用草绳编织成鞋鼻、鞋耳,构成一个橡胶底草鞋。

    新式凉鞋在年初定型时,用的是杜仲胶鞋底,只是后来北洋贸易公司从美洲运回来大量橡胶,而橡胶的特性与杜仲胶差不多,于是有了“衍生型”的胶底草鞋。

    陈五弟率先说了自己的看法:“陛下,这橡胶鞋底和杜仲胶鞋底差不多,有弹性,较软且耐磨,穿在脚上,从高处往下跳,落地时不觉得脚掌震得发麻,想来是软鞋底的缓冲效果。”

    “走在碎石上,没觉得硌脚,鞋底和脚掌接触那一面有花纹,既有防滑效果,还能排汗,微臣这一双汗脚,光脚穿鞋走了那么远的路,也没觉得脚底打滑。”

    郝大胆拿着鞋子,然后将鞋底一扭,接着又将鞋底一弯,如同弯弓状,最后一放手,鞋底“弹”回去,恢复如初。

    他感慨道:“陛下,这橡胶也和杜仲胶一般,弹性不错,穿在脚上,走再远的路,也不会觉得脚掌累。。。。呀,鞋底扎了根刺,一直都没发现。”

    郝大胆将那刺拔出,比了比长度:“若是薄一些的草鞋,恐怕已经扎到脚掌了。”

    他看着厚度不小的鞋底,感慨:“没想到美洲有如此好东西。”

    “那是,所以说美洲是个好地方。”宇文温点点头,给老部下们介绍来自美洲的橡胶。

    杜仲胶分生胶和熟胶,性质有差异,橡胶亦是如此。

    美洲有许多地方长着橡胶树,割破其树皮后,收集起来的树汁凝固,就成了橡胶。

    这是生橡胶,有弹性,美洲土著用橡胶制作成橡胶球,进行各类比赛活动。

    生橡胶和生杜仲一样,虽然有弹性,但弹性较弱,常温下胶体相对较硬,遇热则变软,遇冷则变硬且脆,耐磨性也不是很好。

    生杜仲胶要经过名为“硫化”的工艺处理,变成熟胶,如此处理过后,常温下弹性明显增加,耐磨性能好,不会因为暴晒变软,也不会因为稍微遇冷而变得硬邦邦。

    橡胶也是如此,从美洲运回来的橡胶是生橡胶,用“硫化”工艺处理后,就是硫化橡胶(熟橡胶),性能比杜仲胶还要好些。

    现在这种草鞋,之所以用橡胶(杜仲胶)做鞋底,却依旧用草绳做鞋鼻、鞋耳,是考虑到现实:全由橡胶做成的胶凉鞋,鞋鼻、鞋耳还是不够软,会磨脚。

    其次,在多次长时间试穿实验中,实验人员发现鞋鼻、鞋耳与鞋底的连接处容易断,一旦断了,就很难补上,于是一双鞋就废了。

    所以,为了保证新式凉鞋的适用性,以橡胶(杜仲胶)做鞋底,然后留有孔,方便以草绳编织鞋鼻、鞋耳,再与鞋底连接。

    这么一来,一旦草绳断了,那么士兵们可以就地取材,现编草绳来做一个新的鞋鼻、鞋耳,这双鞋依旧能穿。

    同理,用麻绳或者布条、皮条来做鞋鼻、鞋耳也是可以的。

    橡胶进入中原的时间很短,但是中原的杜仲胶产业已经发展了三十多年,所以当橡胶来到中原后,一系列的加工工艺(包括硫化)都能用在橡胶上。

    于是,橡胶底的草鞋很快出现了。

    但是,新式鞋子的种类不止这一种。

    有橡胶底的帆布鞋,有橡胶底的棉布鞋,可以适用于不同的地区。

    胶底帆布鞋有鞋面,可以将脚掌连同脚踝一起保护起来,那么士兵们翻山越岭时,走在到处都是石子、荆棘的山林中,脚踝以下部位就不容易被划伤、擦伤。

    千里之行,才有了保障。

    所以,胶底帆布鞋将会是朝廷大规模在军中推广的军鞋,有不同尺寸,以便适合不同士兵的脚掌。

    到了冬天,若在冬天不是太冷的南方,士兵们穿厚袜子后再穿胶底帆布鞋,就能确保脚掌保暖。

    若是在北方,那就要穿胶底棉鞋、棉靴。

    宇文温光着脚,拿着胶底草鞋说:“朝廷,不能做到每个士兵都有一匹马代步,但至少要做到每个士兵都有质量可靠的鞋子、袜子穿,夏天、冬天都有,还有备用鞋,有多几双袜子轮换着穿。”

    “军队是国家的基石,而士兵是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保护好士兵的双脚,他们才能行军千里,才能翻山越岭进行迂回,军队的战斗力才有保障。”

    “大家都是带兵多年的宿将,应该知道军令如山,军队行军必须克期抵达,那么,即便是下大雨,也得向目的地赶,风雨无阻。”

    “于是问题来了:夏天在泥泞里行军,可以穿胶底草鞋、胶底帆布鞋或者草鞋,冬天呢?南方还好,北方的冬天可是会下大雪的,穿着胶底棉靴踩在混杂着冰雪的泥泞里行军,那滋味好受么?”

    “靴子湿透了,只能靠火烘干,但若是没时间烘呢?士兵们穿着又湿又冷的棉靴连日行军,后果就是脚趾、脚掌溃烂,走一步就疼一下。”

    “这样的状态,上了战场,战斗力就要大打折扣,所以,有司研发了新式雨鞋。”宇文温让随从拿出几双长筒靴,展示给大家。

    这些长筒靴,为后世常见的长筒水鞋式样。

    宇文温介绍起来:“这是新式水鞋,高帮及膝,全部是杜仲胶或者橡胶制作,防水性能极佳,穿在脚上在泥泞里行军,既不怕脚被泥浆浸泡,也不怕鞋子陷进泥地里拔不出来,以至于接下来只能光脚行军。”

    陈五弟等人得了新式水鞋,拿在手中仔细观看,然后穿上,来回走动,甚至跑到旁边小溪里涉水走上一段距离,回来后交口称赞:“果然防水!”

    宇文温点点头,又说;“当然,这水鞋防水,却也捂脚,穿着水鞋行军走上一日,脚臭免不了,而且脚出的汗也会把袜子、鞋子内侧弄湿。”

    “不过呢,烘干袜子简单,再拿块布擦干水鞋也不难,反正比烘干棉靴容易多了。”

    田正月摩挲着水鞋,问:“陛下,这水鞋真是好东西,能否大批量生产,发给全军将士呢?”

    宇文温回答:“难,只能分批发放,因为杜仲胶产量还是少,而橡胶并非中原特产,需得引种。”

    说到这里,他补充:“有司今年开始引种橡胶,按照美洲土著的说法,引种必须用树苗,若用种子种植,是很难种出来的,而且橡胶喜高湿高热,目前只能在琼州、交州、吕州以及南洋地区试种。”

    “就算种活了,距离长大产胶,大概还要十余年。。。。”

    十几年后,他是否活着还是个未知数。

    这话题有些沉重,陈五弟赶紧打圆场:“陛下,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将来等橡胶成林了,儿孙们就能用上各种神奇的橡胶制品了。”

    “是呀。。。。”宇文温点点头,想了想,笑道:“你们可知,这橡胶树还分种类,分嫡庶的。”

    这说法有意思,大家洗耳恭听,宇文温便娓娓道来。

    他自己知道,橡胶原产于南美洲丛林。

    但是,实际上中美洲地区也有。

    北洋贸易公司探险队发现中美洲也有橡胶树,当地土著们很久以前就开始用橡胶制作各种橡胶制品,包括比赛用的橡胶球。

    这一点让宇文温很惊讶,不过看了探险队的调查报告后,他恍然大悟:橡胶树是有区别的。

    南美洲的橡胶树,为三叶橡胶树,橡胶产量高,大概是后世广泛栽种的橡胶树祖先,而中美洲的橡胶树却有差别。

    宇文温琢磨着这中美洲的橡胶树大概是“亚种”,产量不行,所以后世没了发展前途,渐渐被人遗忘。

    这种知识,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却用另一种方式向老部下们作介绍:

    “这中美洲的橡胶树,产量低,不受重视,人家就喜欢种植南美洲的三叶橡胶树,所以啊,中美洲的橡胶树,宛若那外室所生庶子,不受家族待见,连族谱都入不了,真是惨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