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六十三章 感受

    上午,宇文温和陈五弟、田正月、郝大胆等几位国公走在林间,一行人特地绕开林间小路,专往坑洼不平的地方走,一边走一边聊天,聊的是《明德律》。

    从去年到现在,围绕《明德律》诸多分篇和条款的争论,折腾了将近一年,终于尘埃落定,明年就要正式颁布、实行。

    《明德律》从初稿到定稿,许多条款有了变化,但主要的内容,大体上达到了宇文温的要求,他如愿以偿开了个好头,在法律层面上打好了框架和基础,以便将来周国的律法体系能够适应工业时代。

    至于将来国家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已经不关他的事了,因为他大概活不到那个时候,想管也管不了。

    说到《明德律》,宇文温就提到《民律》中规定的“祖父母、父母在,除(嫡)长子、(嫡)长孙外,其他子孙可别籍异财”,说说自己的感受:

    这是必须的,旁支庶出子弟对于生活方式,必须有自己的选择权。

    该条款的目的就是强制析户,从户籍上瓦解那些累世同居大家族,避免一个户籍下有几十口甚至上百口人的情况出现,并且从法律上肯定了子孙分家、拥有私人财产的正当性。

    如此一来,就让农桑时代聚族而居的大家族生活方式,理所当然地向工商时代的小家庭生活方式过渡。

    从今往后,工商业者们在和地主、宗族争夺劳动力时,有了“王法”的保障。

    被宗族、大家族束缚在土地上的人们,有了婚姻自由(相对),财产自由(相对),有了外出务工、自己组织家庭过小日子的合法权利。

    对此,几位老部下都是很赞同的。

    因为大家感同身受。

    首先,他们自幼家中贫困,所以为了活下去、有一口饭吃,才选择当兵。

    其次,自己在战场上玩命换得军功,以此平步青云,赡养父母,娶妻生子,即便一直帮助同乡,还有八竿子打不着的同宗们,却不愿让所谓“亲人”有染指自己家产的机会。

    上战场,难免马革裹尸还,这时候,孤儿寡母就要面对上门“热情帮忙”的所谓族亲,对方会以各种理由,变着法子从孤儿寡母手中要钱财。

    好男儿在战场上用命换回来的田地、家产,没道理妻儿享受不到,却要被所谓的族亲瓜分。

    那些人,总是以“同居共财”等借口来要好处,遗属们烦不甚烦,一场丧事,亡者还没下葬,一帮子族亲就能把遗属们弄得欲哭无泪。

    围绕阵亡军人遗产而发生的各种破事层出不穷,陈五弟等人见多了,所以对于打着“同居共财”旗号、明目张胆瓜分阵亡军人遗产的做法深恶痛绝。

    所以,大家都支持别籍异财,对此,宇文温有话说:

    “你们呐,不要光支持对别人别籍异财,自家也得适当析产分家,别老想着儿孙住在一起,团团圆圆,天天都看得到,这样就好?“

    “要知道孩子们长大了,成家了,有自己的小日子要过,住在一起,众口难调。”

    “兄弟间可以和睦,妯娌就难了,若住在一起,成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相互间算计来算计去的,你能说谁不对?你又能如何化解?”

    “道理跟种田一样,若是田里的庄稼过密,那就一个个都长不好,只有保持适当间隔,庄稼才能茁壮成长。”

    “儿孙那么多,要是老想着一碗水端平,这个儿子要考虑,那个儿子也要考虑,累不累?”

    “更别说一碗水端平是根本做不到的,嫡子和庶子一碗水端平,你夫人答应?你世子乐意?”

    宇文温看着老部下,看着一张张不再年轻的脸,语重心长的说:

    “大家庭得有大家长才维系得住,但人总是会走的,与其等将来分家时兄弟翻脸,从此行同路人,不如趁着自己还在,析产分家,把儿子们安排得妥妥当当,日后兄弟间的关系好歹还能体面些。”

    “就像朕这样,让大郎、三郎、四郎他们分家,也省得日后太子难做。”

    说着说着居然说到太子和诸位皇子,且涉及的话题十分敏感,陈五弟等人赶紧表态:“陛下!太子仁厚,燕王、魏王等几位皇子向来明理,太子怎么会难做嘛。”

    宇文温自觉失言,不想让人误会他对太子有不好的看法,赶紧把话转回来:

    “朕知道太子仁厚,也放心,但是这种事,不管怎么做,终究是左右为难,说直接点,宛若嫡母对待庶子,嫡母无论怎么做,都会惹来流言蜚语。”

    “所以,朕来析产分家,谁还能说闲话不是?”

    这话说得在理,众人不住称是。

    作为天子的起家班底,大家对太子没有任何不满,因为太子表现确实出色,一贯来品行也不错。

    虽然其母族是逆贼,太子当年还成了伪帝,但大家都知道皇后和娘家人不是一路,一心向着陛下,况且当年母子俩没得选,是身不由己。

    别人可以拿这件事来议论,黄州的老伙计们可从来不会说什么。

    同时,大家也觉得几位皇子不错,都是栋梁之才。

    许多人都看得出来,太子的地位很稳,天子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对太子的不满,所以对于储君人选,大家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没有谁撺掇哪个皇子“争取一下”,没有哪个皇子私下里结交重臣,试图“努力一下”,

    但就怕天子哪天胡思乱想,抱怨起太子的不是,届时可真是把人架在火上烤。

    在场的人若附和,就怕说的话传到太子耳朵里,将来继位后算账。

    可若是不附和,就怕天子不高兴,心里犯嘀咕,猜忌自己私下里和太子结党,然后给小鞋穿。

    一个是皇帝,一个是未来皇帝,无论哪一边,都不是陈五弟等人想得罪的,眼下见天子不再提这话题,大概是随口说说,人人心中各自松了口气,继续聊起《明德律》。

    他们当然不明白宇文温修改律法的长远用心,不过大家觉得《明德律》终于有了定稿并且将于明年颁布实行,确实是件值得庆贺的好事。

    大家基本上家中都办有产业,规模不小,算是工场主、贸易商、矿主,当然希望能够有充裕的劳动力涌入“务工市场”,而不是被地主们束缚在土地上。

    劳动力充裕了,工场、作坊、矿山才能全力开工挣钱,而这就得避免“老顽固”们拿“同居共财”说事,把离开家乡、父母到外地务工的行为说成不孝。

    他们觉得,本来以天子的威望,直接发布《明德律》不是不行,但天子为了照顾各方面的利益,选择大家坐在一起讨价还价。

    讨价还价的结果,大体上还是如天子所愿,天子高兴,他们也高兴。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明德律》的许多条款,切实照顾了大家的利益,毕竟天子的潜邸元从之中,人人都经营着产业,《明德律》保护工商,正是大家所希望的。

    如果按照“老顽固”们的意见,依旧实行“重农抑商”,拿“孝”来压人,那么若是天子“崩”了,形势会不会大变?

    难说。

    一朝天子一朝臣,将来太子继位,即便念旧情,也不会如“先帝”那样顾念旧人,陈五弟等人觉得自己靠边站倒也无所谓,就怕新君自己的那一套人马,把工商再次踩到泥里。

    现在不错,天子开了个好头,立了许多新规矩,定下调子,譬如门下省谏议院,譬如协商立法、譬如已经定稿、颁布的《明德律》。

    这些新规矩深受各方好评,若将来太子继位,即便有人撺掇,想来太子会以大局为重,不会冒着触动大部分利益群体利益的风险,乱改规矩。

    走了不知多久,一行人穿过树林,经过小溪,走过沙地、石子路,走得一脚泥。

    宇文温把话题一转,转到大家穿着的新式凉鞋上来。

    “如何,各种地形都走过了,走了一个多时辰,这橡胶底的凉鞋,穿在脚上的感觉怎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