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六十二章 好东西(续)

    夜,行宫,宇文温正在喝雪梨猪肺汤,按照吃什么补什么的养生理论,他现在是在“补肺”。

    之所以要“补肺”,是因为今天打猎后抽了烟,而抽烟有害健康,尤其会损伤肺,那么喝一碗猪肺汤,算是亡羊补牢的补救措施。

    然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用,这一点宇文温明白,只是为了应付尉迟炽繁。

    此刻,尉迟炽繁作为“监工”坐在一旁,监督宇文温喝汤“补肺”,她消瘦了一圈,看上去又有些憔悴,宇文温不想让皇后担心自己的健康,所以即便知道喝猪肺汤于事无补,也还是认真喝了。

    年初,国丈尉迟顺去世,消息传来,尉迟炽繁哭得几近昏厥,因为尉迟明月当时怀有身孕,为以防万一,宇文温一直对其隐瞒噩耗。

    直到尉迟明月生产后,才告诉她。

    尉迟明月得知噩耗后嚎啕大哭,哭得声嘶力竭,让尉迟炽繁见了之后悲从心中来,又哭得几近昏厥。

    接连折腾了两次,人就瘦了一圈,样子也憔悴许多。

    至亲辞世,让尉迟炽繁心中悲怮,眼见着宇文温为了推广美洲烟草,连自己的健康都不要了,“强颜欢笑”当众抽烟,她愈发坐立不安。

    尉迟炽繁深怕宇文温抽烟多了有个三长两短,却又阻止不了,只能亡羊补牢,让夫君喝猪肺汤“补肺”。

    “不过是逢场作戏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宇文温打着饱嗝说,放下碗,补充道:“今日打猎,大家高兴,正好吞云吐雾,吸那么一些,不要紧。”

    见尉迟炽繁苦着脸,他又说:“不要紧的,我平日又不抽烟,所谓毒性,要看剂量,不看剂量来谈毒性,那是没有科学素养的表现。”

    “万一孩子们跟着抽烟了,那该如何是好?”尉迟炽繁反问,她担心宇文温,同样担心儿子们,就怕儿子们控制不住,抽烟上瘾,到时候有个三长两短,先她而去。。。

    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宇文温眼见着这位又要进入“垂泪模式”,赶紧开导:“这话说的,既然发现了美洲新大陆,那么美洲烟草迟早风靡中原,禁是不可能禁的,只能疏导,也就是‘堵不如疏’。”

    “再说了,烟草可是好东西。”

    尉迟炽繁闻言嘟囔:“哪是什么好东西,本来就不该发现什么新大陆。。。”

    宇文温反驳:“哦,吃辣椒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你就不说这话了?”

    这一句话就把尉迟炽繁的抱怨堵了回去。

    自从辣椒来到中原,尉迟炽繁就迷上了辣味胜过茱萸百倍的辣椒,虽然不至于吃得很辣,但每顿饭都要有辣椒调味,不然不开胃。

    见着皇后默不作声,宇文温再说:“烟抽多了确实伤身,但随着朝廷对新大陆的探索不断深入,中原和美洲的联系加深,这玩意迟早是要风靡中原的。”

    “你想想,美洲土著抽烟是习以为常,这玩意抽多了,就和茶叶一样会让人上瘾,水手们肯定会抽,带回来抽,然后就流传开来,禁是禁不住的,你听说过禁茶么?”

    “但是呢,各公司卖烟草时,必须强调‘过度抽烟有害健康’,也算是尽了告知义务,最后怎么选,就看百姓自己了。”

    抽烟有害健康,自从哥伦布发现美洲、烟草传入欧洲后,欧洲各国不是没有尝试过禁止抽烟、禁止种植烟草,但全都以失败告终。

    烟草传入中原,统治者也多次禁止抽烟、种植烟草,同样收效甚微。

    即便到了后世,烟草的危害已经广为人知,但各国也只是推动公共场合禁止抽烟,禁止烟草广告,但完全禁止抽烟根本就做不到。

    原因何在?

    宇文温自己琢磨,觉得是烟草传入欧洲时,抽烟的危害一开始不为人们所知,上瘾性又强,所以当烟草扩散开来,大量烟民出现后,想禁已经禁不了了。

    无论贵贱都抽烟,这种时候靠政策来禁止,政策根本就实行不了:禁得了平民,禁不了富贵人家,然后禁令形同一纸空文。

    而且烟草的种植没那么高的技术门槛,又有利可图,所以必然有人铤而走险,私下种植、贩卖烟草。

    以中原朝廷为例,历朝历代连私盐都禁不了,如何禁得了利润更高的私烟?

    更关键的是因为烟民多,烟草税就成了财政收入的一大来源,人不会嫌自己的钱多,各国政府同样如此。

    烟草行业的丰厚利润,让各国政府根本就下不了决心禁烟,只能不断宣传抽烟的危害,由百姓选择抽烟还是不抽烟。

    这样的道理,宇文温没法和尉迟炽繁说,只能再次保证,自己不会经常抽烟,除了逢场作戏之外,绝不碰烟斗。

    “总而言之,我们好不容易发现的新大陆,就得尽可能开发其上的各种奇花异草,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烟草就是争议比较大的那种。”

    宇文温说着说着,从食盒里拿出一个圆丸。

    这个圆丸如同一般的肉丸大小,但外表为黑褐色,表层硬而脆,散发着淡淡香味。

    圆丸外层裹着的这个物质名为“巧克力”,和辣椒一样,来自美洲,今年年初来到中原。

    尉迟炽繁很喜欢这种甜又有些粘牙的食物,其他后妃大多如此。

    向外命妇们推广,也深受好评。

    夫妇俩吃了几个巧克力,感受着不一样的风味,宇文温拍拍手,说:

    “呐,来自中南美洲的可可果实,磨成粉末后,加糖加水可以熬成巧克力汁,凝结了就是固态巧克力,这可是人间美味,好东西呀,将来必然大卖。”

    “可可汁在中南美洲土著那里,就和茶水在江南那样,是很常见的饮料,只是带着苦味,不习惯的人喝不惯。”

    “但是呢,我们中原有蔗糖,可以调味,所以加糖后熬浆,待其凝固成各种形状,就是好吃的巧克力了。”

    宇文温缓缓的说着,仿佛一个零食店的掌柜向顾客介绍自己店里的食品:

    “巧克力可以单独吃,可以做成巧克力圆球,里面包着果仁或者各种心,还可以浇在蛋糕上,做成好吃的巧克力蛋糕。”

    听着听着,尉迟炽繁的心情好了许多,今年年初北洋贸易公司船队带回来的这个好东西,能够做出各种好吃的食物,她确实很喜欢。

    因为此次船队运回来的可可很多,所以长安、西阳、广陵的五味斋陆续推出了巧克力甜点,食客们十分喜欢,可以说是供不应求。

    但她还有疑问:“二郎,巧克力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其原料不是叫做可可么?”

    “音译,这是音译。”宇文温兴致勃勃的讲解起来。

    可可,是生长于南美洲的一种植物,其植株如同大树一般,结出的果实形如橄榄,有酒坛大小,但实际上是个大豆荚。

    这“大豆荚”里如鹌鹑蛋大小的“豆子”,就是可可果实,呈棕褐色。

    当地人对这种果实的称呼,其读音类似汉字“可可”。

    美洲土著将可可煮水,或者磨粉之后煮水,制成带着苦味的饮料,这在当地是很常见的饮料,上至酋帅下到平民都经常饮用。

    当地人把这种饮料称为“苦水”,其读音用汉字表示就是“巧克力”。

    来自中原的探险队,得当地酋帅热情款待,对方不仅邀请队员们抽烟,还准备了“苦水”让贵客品尝,但是大家能适应烟草,很难适应这种苦味饮料。

    即便如此,贸易队伍还是从美洲土著手中换回大量可可,然后带回中原。

    原因很简单,却不会对外人说明:这种果实的读音和性质,与天子指明要在美洲寻找的美洲特产植物吻合。

    宇文温当然不会把自己未卜先知的事情说出来,提到可可,有些感慨的说:“这东西在南美洲西海岸地区很常见,各部落甚至以此当做硬通货,可可果实的用法,就如同中原的铜钱。”

    “所以呀,北司贸易船队抵达较大的沿海城池后,就能很轻松的换到大量可可,各地酋帅笑眯眯拿着寻常可见的可可,来换外来客手中的宝贝,他们大概背地里会笑话这些人是傻瓜,没见识。”

    尉迟炽繁听到这里,微微一笑:“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美洲寻常可见的可可,到了中原,摇身一变,就变成价值不菲的好东西了。”

    宇文温也笑起来:“没错,这就是贸易的魅力,你说,美洲那地方,好不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