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五十四章 森林

    成排的楼房,高度都在三到四层,汇聚在一起,宛若一片森林,一条高架铁路穿行其间,形同林间小道。

    一列满载乘客的列车稳稳行驶在这高架铁路上,因为不可能有人横穿轨道,所以列车的前进速度快而稳定。

    车厢内,两侧有横向布置的长凳供人乘坐,车顶又有吊环垂下,以便让没有位置坐的乘客握住,稳住身子,许多或坐或站的乘客看向车窗外。

    看着两侧楼房,看着下方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马车,满是惊讶的表情。

    中部一节车厢内,坐在长凳上的田小虎,向同伴们介绍起西阳城的“奇观”——高架轨道公交小火车。

    “西阳城人太多,越来越多,原本的小火车走在街道上,速度快不起来,因为横穿街道的人太多,开不快。”

    “加上港口和火车站之间往来客流量逐年增加,所以官府索性修起高架铁路,让公共小火车在高架铁路上走,这样就清静多了。”

    “不过呢,这高架铁路修起来十分耗钱,估计很难普及。”

    说到这里,田小虎看向李元吉:“四郎,西阳城里的高架铁路可是在积累经验,若是好用,过几年,长安是肯定要修的,毕竟那可是京师,人只会更多。”

    李元吉点点头,对这个说法深表同意,田小虎继续说:

    “这高架铁路,最初用在大别山里,跑的是小火车,专门拉木材,顺便运人,我家的寨子,就通了小火车,以前每次坐的时候都有些心惊胆战....你们可知道为何?”

    李元吉等人摇摇头,田小虎见状笑道:“那些过山涧、沟壑的桥梁啊,都是木制的。”

    有人问:“木头做的?这能牢固?”

    “我一开始也觉得不牢固,毕竟轨道有分量,火车再小也是火车,重量就摆在那里,木桥怎么就能撑起来?”田小虎把手一摊,见大家点点头,又说:

    “结果是我想多了,那铁路的铁路桥,修起来颇有讲究,用许多木头架起宛若....啊,就是那游乐场过山车轨道的架子,就像那般。”

    “反正这小火车通车到现在,没有一座铁路桥垮塌,沿线的山寨受益匪浅,大家出行方便许多,要知道,山路既难走,又绕来绕去的...”

    田小虎指着前方远处的一栋楼房,又拍拍座位:“譬如,两座山,就这么个距离,看上去很近,但是要走过去,却要绕来绕去,因为当中横着一道山谷。”

    “有句话说得好,叫‘望山跑死马’...廿六郎,你家在岭南,应该深有感触吧?”

    家中排行二十六(廿六)的冯智理闻言点点头:“对,岭南山多,真是望山跑死马。”

    田小虎继续说:“但官府给大山里修了小铁路,各寨子出行就方便许多,不过当年大冶的铁产量不够,所以山里小铁路的桥梁,都是木头搭起来的,反正山里木头多嘛!”

    “现在不同了,大冶制铁所一年的铁产量上亿斤,我们山里的铁路桥,渐渐换了铁架,不过为了防锈,维护起来倒是麻烦些,得定期除锈、刷油漆...”

    “但在城里,这高架铁路就不怕生锈了,都是水泥墩,耐用得紧....不过我每次坐这高架轨道车,看着外面一栋栋楼房,就仿佛回到山里,坐着小火车穿梭在林间。”

    “对了,要是到了盛夏,大家都有空,就到大山里,我家寨子住上月余山里可凉爽了,猎物又多,保证让大家住得舒服,玩得高兴!”

    一说到打猎,李元吉就来了兴致,因为他最喜欢的娱乐活动之一就是打猎,大别山的猎物出了名的多,甚至还有豹子、老虎,若能亲手射杀一两头,那可是值得炫耀的经历。

    眼前这位田小虎,祖父大有来头,本是大别山上的寨主,为天子潜邸故人,随天子征战四方,如今身居要职。

    大别山里的寨主们,做的是捕奴买卖,当然,这买卖做得很大,已经做到边疆去了,所以一个个家里有钱得紧,以至于田小虎出手十分阔绰。

    上一代的大别山寨主们,全都在西阳置办家业,所以像田小虎这样的子孙们,基本上都在西阳出生、长大,西阳的家才是家,至于山寨,是半个家。

    不过这些在城里居住的山寨子弟们每年时不时会回山寨,和族亲聚一聚,以示不忘本,尤其是夏天,权当回去避暑。

    李元吉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一直在西阳住到夏天,所以打猎之事只能以后再说,他一边听田小虎说话,一边打量外面的街景。

    西阳是个大都会,这是他通过看报纸的报道得出的结论,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黄州西阳城的常住人口,据说如今仅次于长安,而这座城池的风貌,却和其他地方截然不同。

    首先是密集的楼房(三到四层),使得走在街道上的人们,看不到天际线,甚至连高耸的城墙都看不到。

    大家看到的,都是近在咫尺的楼房,李元吉在西阳住了一段时间,每次走在西阳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都会觉得自己和行人们仿佛是走在林间的小售。

    整座西阳城,就像一座由砖、水泥建筑构成的森林。

    田小虎等人,虽然不像父辈们居住在大别山的深山老林里,却居住在另一种森林里。

    列车靠站,李元吉跟着大家下了车,刚出站口,一座高楼跃入眼帘,李元吉抬头一看,只见这高楼气势雄伟,宛若擎天一柱。

    西阳城的云霄阁,采用了各种先进建筑技术施工,于去年落成,有十六层,是天下第一高的楼阁(仅以楼阁建筑本身高度而言)。

    云霄阁如今已是西阳城的新“地标”,耸立在大江边上,往来的船只远远就能看到。

    李元吉久闻其名,来到西阳后,每天都能看到这座耸立在城南的高楼,却从没得机会走一遭:该楼为酒楼,除了官员(一定品级以上)可以随意登高望远,其他人要上去,得花钱消费。

    唐国公府有的是钱,但不代表李元吉可以乱花,加上母亲管得严,所以李元吉还没得上过凌霄阁。

    田小虎看了看怀表,笑道:‘时间刚刚好,走,到楼顶包厢用餐去,那里风景可美了!’

    这么高的楼,爬上去怕是不轻松,李元吉却没问,跟着大家一起走进去。

    门童恭敬的为来客开门,一行人进入富丽堂皇的大堂,大堂里的侍者热情迎上来,问清楚来意后,带着客人前往楼顶包厢。

    要上楼,走的不是楼梯,而是乘坐“升降梯”。

    以蒸汽动力牵引铁索来提升、放下的矩形容器,名为“升降梯”,可以将人、货提升到高处,不需要人费力气走楼梯。

    当然,这机器运转起来需要烧煤,一直烧。

    按照田小虎的说法,这云霄阁光是“升降梯”的使用成本就不低,但即便如此,有着“无敌”风景的云霄阁,依旧宾客满座。

    其最高几层的包厢,需要提前十余日预定,根本就不愁没生意。

    不一会,一行人抵达顶楼,进入包厢后那一瞬间,李元吉被眼前情景震撼得说不出话:包厢窗口外,是“无敌风景”。

    窗外一半(左边),是壮丽的江景。

    大江之上,是宛若过江之鲫的船只,密密麻麻,江对面(南岸)则是武昌城。

    窗外另一半(右边),是西阳城城景,鳞次栉比的楼房,车水马龙的街道,还有工业区如林的烟囱,看上去宛若一片茂密的森林。

    李元吉站在窗边,隔着安全栏俯视大地,仿佛自己屹立于大山之巅,俯瞰着脚下芸芸众生。

    这种感觉,让他激动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其他几个同伴却一副淡定的模样,想来早已见识过。

    “这..这里吃一顿饭,得多少钱?”李元吉问道,田小虎笑着摆摆手,只说“不算贵”,让大家入席。

    李元吉再三追问,田小虎伸出三个手指:“最低消费,这个数。”

    李元吉想说“三十贯?”,但想想这地方如此高档,肯定不止这个数,于是问:“三百贯?”

    众人闻言大笑:“四郎果然不愧京城出身,就是有见识。”

    田小虎笑道:“在这里吃饭,吃什么菜倒是其次,你看看,就着这风景品尝美酒佳肴,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别处能办到吗?”

    当然不能办到,至少目前不能办到,李元吉再次看向窗外,看着景色,不由得紧握双拳。

    新的时代,大都会宛若森林,我要在这新的森林里狩猎,赚钱,赚许多的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