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五十二章 过山车

    密密麻麻的铁制衍架,将一条轨道从中间高高撑起,从侧面看去,这些铁制衍架宛若一座高耸的山峰,就像一个“几”字,而轨道就是山的轮廓。

    一辆小小的列车缓缓爬上“山峰”顶端,没停留多久,只见这只有数节、上面坐满人的列车向前移动,猛地一头向地面冲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呼喊声从车上传来,声音各有不同,可见是不同乘客在这列车即将撞地时发出的绝望呼喊。

    眼见着这列车快速撞向地面、惨剧即将发生,不远处看台上的观众们也发出凄厉的呼喊声,有胆小的人甚至吓得闭上眼睛。

    “轰隆隆。。。。”

    沿着轨道呼啸而下的列车,转了个弯,前进方向由几乎垂直于地面变成和地面平行,避免了撞地的命运,却“撞”向前方一个“大铁圈”。

    这是一个立着的大铁圈,由轨道旋转而成,呼啸而来的列车,满载着乘客“撞入”这个铁圈中,猛地抬头向上走,以至于上到半截的时候,车底向上、车上乘客头向下。

    “啊啊啊啊啊!”

    车上乘客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而旁边看台上的观众们同样发出惊呼,那些胆小的人想闭眼,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那列车沿着轨道在半空中画了个圈,再次恢复“正常行驶”,向前方冲去。

    列车上乘客们的“心跳旅程”尚未结束,他们惊呼着,被列车带入一个又一个险境,有侧旋的弯道,有宛若盘香的螺旋轨道,列车在高低起伏不定的轨道上呼啸而过,来到又一座“几”字形“山峰”下。

    链条牵引机将列车缓缓送上“山”,周围一座座看台上的观众们屏住呼吸,看着列车抵达“山顶”。

    看着列车“俯冲下山”,又眼睁睁看着列车忽然绕轴旋转,车底朝上、座位朝下冲向地面。

    然后猛地一拐,和地面平行,然后不断地绕轴旋转,宛若攀在棍子上前进的大蛇。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呼喊声中,乘客们平安经过了这个“险境”,各看台上的观众大呼小叫,兴奋异常。

    列车随着惯性向前走了一段距离,速度越来越慢,却正好抵达链条牵引区,于是被链条带着向前走,沿着轨道回到了一开始出发的站台。

    车上男女乘客表情各异,有面如白纸者,有满面通红者,大家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大多兴奋不已。

    站台上,排队等着坐车的人们跃跃欲试,这个名为“过山车”的游乐设施十分刺激,光是看就让人觉得过瘾,若是坐上去,就只会更过瘾。

    历险归来的列车停好,车上乘客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解开“安全压杠”和“安全带”,慢慢下车。

    即将登车的人之中,有微服出游的燕王宇文维维乾,他看看轨道前方那“几”字形的高耸轨道,又看看需要工作人员搀扶着下车的一些乘客,有些担心看向身后:

    “大郎,要不改坐另一个过山车?”

    燕王世子宇文襄,看看另一边那只有几个小小“土丘”的“入门级过山车”场地,摇了摇头,看着父亲,满是期待的说:“阿耶!孩儿就坐这个!”

    “你不怕么?”宇文维乾问,他真怕儿子受不住这过山车的刺激。

    “孩儿不怕!”宇文襄用力摇头,“孩儿就要坐这个‘挑战级过山车’”

    又怕阿耶反悔,宇文襄扯着阿耶衣角:“阿耶答应过的!”

    “好,好。。。。”宇文维乾点点头,不再多说,跟着队伍向前走。

    检票后,父子俩走到这“过山车”的车厢边,按着工作人员指示,先后上车。

    每节车厢,分前后两排,每排两个位置,宇文维乾和儿子并排坐在一起,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系上“安全带”,然后压下“安全压杠”。

    安全压杠是个倒“几”字形的铁杠,能够将乘客的肩膀和前胸护住,以免乘坐过山车旋转、倒过来时乘客飞出去,而安全带的作用就是捆住乘客的身体,是另一个安全措施。

    一切准备就绪,工作人员对过山车进行最后的检查,宇文维乾趁此机会,向儿子交代注意事项:

    “一会若是害怕,就闭上眼,觉得想哭,那就大声喊出来,不要紧的,届时大家都在喊,没人注意你。”

    宇文襄用力点点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他今年九岁,虽然未成年,但身高已经达到了乘坐过山车的标准,所以可以上车。

    西阳今年新开业的游乐场,最刺激的游乐设施就是这“过山车”,开业第一天,他就跑来当了观众,看着这刺激的列车在高架轨道上忽高忽低的行驶,只觉十分过瘾。

    过山车有两种,一种是“入门级”,相对没那么刺激,一种是“挑战级”,极其刺激。

    宇文襄想坐“挑战级过山车”,光是当观众就看了许多次,和许多人一样,他对于参加“挑战”是跃跃欲试。

    但是他未成年,必须有家长陪同乘坐,而阿娘是决计不会和他一起坐过山车的,所以,只能央求阿耶“行行好”,让他过过瘾。

    宇文襄磨了许久,好不容易磨得阿耶同意带他来玩,如今挑战就要开始,岂有不兴奋的道理。

    宇文维乾见着儿子激动万分的模样,忽然眼睛一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小时候,父亲总会抽空带着自己和弟弟、妹妹们玩耍,玩各种好玩的游戏,滑滑板、滑轮,划船、游泳、钓鱼等等,快乐的童年,让他记忆犹新。

    所以,他有空也会带着儿女玩耍,去年到西阳任职,回到了从小生活的地方,倍感亲切,只要有时间,他依旧会带着儿女们玩耍,到街上逛逛。

    一如当年,父亲带着他们逛街、游玩那样。

    现在,西阳有了一个新式游乐场,各种游乐设施十分有趣或者刺激,每到开放日,游人如织,今日他难得有空,而世子磨了许久,索性就带着儿子来体验一下这个“过山车”。

    哐当一声,列车车身微震,然后缓缓移动,向着前方“山峰”而去,车身慢慢上扬,宇文维乾看着这个铁架架起来的高耸轨道,想到了火车。

    这种铁架式高架轨道,最先出现于矿山,用于运输矿工和矿石,渐渐地,又用于林场运输木头,或者用于改造栈道。

    后来技术慢慢成熟,便用于铁路建设,缺点是耗铁量大,优点是架设速度快。

    这个优点,对于山区铁路的建设是很有帮助的。

    宇文维乾知道有一种修铁路的方式叫做“天蛇换骨”,就是先用铁制高架桥把线路架起来,之后慢慢用水泥墩替换这些易生锈的铁架桥墩。

    正在修建的襄梁铁路,就用上了“天蛇换骨”的建设方式。

    但他没想到,这种高架轨道还能做成游乐设施“过山车”,靠着惊险、刺激,使得无数人为之疯狂。

    这个游乐场自开业以来,过山车项目无论是“入门级”还是“挑战级”,天天都爆满。

    当然,过山车的铁架全都上了油漆,有专人定期保养,确保防锈,并且注意更换锈蚀部件,所以安全性很好,

    但再怎么刺激,也不至于失态的喊起来嘛。。。。

    宇文维乾如是想,他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坐个游乐设施消遣都吓得大喊大叫,简直是笑话。

    他就不会这样。

    宇文维乾胆子很大,自认为什么刺激的游戏都玩过,更别说还上过战场,没道理怕什么。

    方才他就旁观了过山车的“历险”过程,没觉得刺激到要失态,所以。。。

    “阿。。。耶。。。。”

    耳边传来怯怯的声音,宇文维乾收回思绪,看向儿子。

    只见宇文襄苦着脸,带着哭腔说:“阿。。。耶。。。我不坐了,我要回家。。。”

    上车时信心满满的小家伙,随着列车渐渐升高,现在已经吓坏了,豪情早已烟消云散,甚至还有些微微发抖。

    “傻孩子,开弓没有回头箭,勇敢点,阿耶看好你哟!”宇文维乾笑着说,宛若父亲当年安慰自己一样,抬手去摸儿子的头。

    “阿耶就在你身边,莫怕、”

    说完,紧紧握着儿子的手。

    得阿耶鼓励的宇文襄握紧双拳,用力点点头:“嗯。。。”

    宇文维乾还要说些什么,忽然愣住,左右张望,发现除了乘客,四周空空如也。

    又看向前方,随后汗毛倒竖:“轨道呢?怎么轨道没有了?”

    前方轨道不见了,那一瞬间,宇文维乾下意识以为轨道“塌方”。

    已经闭上眼睛的宇文襄开口说:“阿耶,我们已经到山顶了。”

    “啊?”宇文维乾这才反应过来,往旁边伸头一看,看向地面,瞬间心一紧:好高啊!!

    此刻,他仿佛飞在天空中的鸟儿,俯视大地,过山车轨道路旁一座座看台,如今宛若瓶盖,而坐在看台上的观众,仿佛变成了蚂蚁。

    宇文维乾只觉有些眩晕,还没等他回过神,列车缓缓向前移动。

    然后猛地向下“低头”。

    先前消失了的轨道,此刻出现在宇文维乾的面前,看着这宛若断崖的轨道,他脑袋瞬间空白:救。。。救。。。。

    忽然耳边传来哭声:“阿耶,我怕~~~”

    宇文襄哭起来,紧紧抓着阿耶的手,宇文维乾还没来得及安慰儿子,只觉身子猛地下坠。

    心,仿佛被一只手握住,然后猛地扯起来,要经过嗓子眼扯出去。

    宇文维乾看着自己向地面撞去,巨大的恐惧感占据全身,他再也控制不住,如同其他乘客一般,张开嘴,惊恐的喊起来:

    “啊啊啊啊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