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四十八章 好钢用在刀刃上

    下午,宇文温在书房和儿子们聊铁路工程,太子宇文维城亦在,他给父亲和弟弟们展示了一个铁路桥梁模型,其结构之精妙,让人看了佩服不已。

    这是一座位于太行山井陉线上的铁路桥,横跨一处山涧,为新式的铁架结构桥梁,从侧面看去,宛若一个“灭”字。

    “灭”字下面的“人”字,是两个搭在一起的棱形结构铁架,“脚部”各自插在两道山壁上,“头部”搭在一起,而顶上那个“一”字就是铁路桥的桥面。

    又有倒八字的两点是辅助支架,一头搭在棱形铁架“半腰”,一头撑着桥面。

    一座桥横跨山涧,使得铁路可以直来直去不需要绕路,节省了不少里程,也降低了工程量、缩短工期。

    因为“灭”字不好听,所以这种结构的桥梁被称为“人”字桥,宇文维城介绍,这种结构的桥最先用于栈道,出现于岭南的浈阳峡栈道上。

    后来经过多年发展,这种结构的桥梁其建筑技术渐渐成熟,于是运用在越来越多的地方。

    正是因为有了扎实的技术基础,所以此次修建的井陉铁路,才放心大胆的用上“人”字桥。

    穿梭于太行山脉的铁路,靠着一座座人字桥截弯取直,跨过山涧、山谷。

    宇文维城又介绍说刚开工修建的入蜀铁路,也会借助“人”字桥跨越山涧等障碍。

    宇文维礼听到这里,饶有兴趣的问:“兄长,那么益州入南中的铁路何时修?南中入交州的铁路呢?”

    “啊呀,那至少得过得十来年才会考虑了。”宇文维城有些遗憾的说,见弟弟们愕然,他看看父亲,见父亲点点头,便向弟弟解释:

    “朝廷财力有限,只能靠官督商办的铁路公司自筹资金修铁路,但是修铁路光有钱、有人还不行,铁产量要够。”

    “蜀地虽有铁冶,但产量相比修建铁路需要的量相比还是太少了,如今当务之急,是把连接成都和洛邑的铁路修好,虽然现在已经开始修,但是乐观估计修完都要三年。”

    “通车后,还不能从成都往南修入南中的铁路,要在成都-洛邑铁路半道上,修连接梁州汉中的铁路。”

    “铁路修到汉中后,要沿着汉水一路往东去,过金州安康,直到下游的襄州襄阳,当然,襄阳这边今年就会根据线路规划,修铁路往汉中而来,所以这条铁路名为襄梁铁路。”

    说到这里,宇文维城见宇文维民举手,便让对方提问。

    宇文维民的问题是为何先修襄阳入汉中的铁路,而不是先修襄阳经樊城、穰城走武关道入关中的铁路。

    他看了兄长方才发的资料,得知汉中到襄阳的铁路,预计里程超过一千二百里,而从襄阳(樊城)到长安的官道,里程也是千余里,在此基础上修的铁路,长度应该差不多。

    “道理很简单,好刚要用到刀刃上,既然铁路急切间只能选重要的线路来修,那么,就得从全局考虑。”

    宇文维城如是说,让弟弟们仔细看舆图,看看汉中的位置,让弟弟们想想,对于蜀地和关中来说,汉中的作用是什么。

    宇文维礼和宇文维民听父亲讲过课,明白汉中的重要性:关中是蜀地的门户。

    一旦有人据蜀地自立,其首要目标就是控制汉中,关上入蜀的“正门”,再挡住长江峡口这个“侧门”,此人就可以关起门来偏安一隅。

    那么,对于朝廷来说,为了掣肘、监视蜀地,将汉中地区牢牢控制住是非常有必要的,所以,汉中必须通铁路。

    若蜀地有变,朝廷可以从关中派兵经汉中所在的梁州入蜀。

    或者,让荆襄兵沿着汉水逆流而上抵达汉中,然后入蜀。

    但是,汉水中、上游地区难以走大船,荆襄兵入蜀就得走陆路,若有了铁路,那就省事许多。

    而通了铁路,汉中地区的发展会加快许多,来自荆湖地区的粮食,也可以经由这条铁路运抵汉中,进而运入蜀地。

    那么,当蜀地发生饥荒时,不仅关中、陇右地区可以调拨粮食救援,已经成为大粮仓的荆湖地区,同样可以调粮入蜀赈灾。

    若没有这条襄梁铁路,荆湖地区的粮食只能走长江水路,逆水行舟经过长江峡谷入蜀。

    这不是不行,但是有了铁路后,从汉沔地区运粮到蜀地,其成本虽然比从江陵装船走水路入蜀高,但还是很值得的,毕竟多一条路,多一个后备,而且这条交通线还不怕雨季长江发大水。

    宇文维城介绍,等襄梁铁路建成,朝廷会考虑从汉中或者安康之中选一个地方为“落脚点”,修建从关中出发、横跨秦岭的铁路,以便让入蜀的铁路多一个备用线路。

    而这样的铁路,就能承担关中和荆襄地区之间人员、物资铁路运输的重任。

    相比之下,连接关中和荆襄的武关道铁路,其重要性就低一些。

    现有的武关道经过多次拓宽,已经满足陆地交通需要,而黄河航运的畅通,使得关东物资可以很方便的输入关中,不需要靠武关道铁路来救急。

    宇文维礼和宇文维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何为“好钢用在刀刃上”。

    朝廷要确保长安有充分的粮食、物资供应,就得修建关中铁路,确保关东运来的物质抵达渭口(东端)后,便利的运抵长安;确保蜀地、陇右地区运来的物质抵达洛邑(西端)后,便利的运抵长安。

    将来还要用铁路连接长安和洛阳,让两京之间的交通便利起来。

    朝廷要解决东突厥,那么就得修并州到丰州的铁路,修跨越太行山的井陉铁路,确保冬季黄河冰封、航运中断时,朝廷兵马依旧能够从关中、河北快速抵达阴山防线。

    朝廷要解决吐谷浑、控制西海地区,就得修关陇铁路,让关中、蜀地兵马能快速抵达兰州,再前往河湟谷地集结,对西海展开攻势。

    朝廷要解决解决西突厥、经营碛西,就得在关陇铁路基础上,修建河西铁路,让铁路延伸到鸣沙(敦煌),极大减轻后勤压力。

    朝廷要让黄河、长江之间的交通更便利,所以在开凿通济渠后,现在又把光黄铁路延长,经由亳州小黄,一直延伸到黄河南岸的白马津,让长江中游地区和黄河下游地区连接起来。

    朝廷要对高句丽用兵,还要为收复汉时故地后长期经营做准备,所以修建徐莱铁路,方便人员、物资的输送。

    这是最要紧的几条铁路,所以优先修,至于襄梁铁路....

    “你们看。”宇文维城指着铁路规划路线图,向弟弟们解释:“等襄梁铁路修好了,河西、陇右、西海地区的物资要输入荆襄,就不需要经过长安。”

    “火车拉着这些地区的货物出了渭水峡谷后,经由洛邑往南走,过汉中,入襄阳,就不用走关中铁路,缓解关中铁路的调度压力,反过来也是如此。”

    “将来,长安可是天下铁路的枢纽,关中铁路会很繁忙,能有这样一条铁路分流货运、客运压力,那可是很有必要的。”

    宇文维城说到这里,愈发兴致勃**来:“铁路好,但修铁路很费钱,所以一定要克制,不能滥用民力,得分阶段、分主次慢慢修。”

    “不然,若为了修铁路逼反百姓,那就得不偿失了。”

    铁路的修建里程越来越长,宇文维城也跟着高兴,因为这可以说是他的心血,眼看着一条条规划中的铁路慢慢变成现实,宇文维城的成就感愈发高涨。

    作为太子,宇文维城的处境有些尴尬,表现太好不行,表现太差不行,接触政务过多不行,接触少了也不行。

    现在好了,他负责火车的研制、改良工作,负责铁路线的规划并参与建设,既能有表现的机会,也能锻炼能力,还能选拔人才,真是再合适不过。

    宇文温见太子全心全意投入到修铁路的工作中去,心里也很高兴,见太子热衷修铁路之余,不忘体恤民力、避免急于求成,心里更高兴。

    历史上的隋炀帝,热衷挖运河、大搞交通设施基础建设,目的算是好的,却操之过急,不恤民力,弄得天怒人怨。

    如今,可不能为了修铁路,也来个重蹈覆辙,若为了赶进度逼得百姓家破人亡,那可真就是做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