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四十二章 路线图(续)

    “封禅?为何要封禅泰山?”

    “不封禅的话,二郎去青齐做什么?”

    “吃海鲜啊,不行么?东海之滨那么多海鲜...”

    傍晚,寝宫,宇文温盘腿坐在榻上看铁路规划图,腹部微微隆起的尉迟明月则坐在榻边的椅子上看报纸,两人一边看一边聊天,聊的是徐莱铁路。

    再过两个月,徐莱铁路就要正式通车了,宇文温和尉迟明月提起再过几年,一家人去青齐转转,尉迟明月的第一反应就是夫君要去封禅泰山。

    封禅泰山,是君王的一件大事,自秦始皇起,两汉的有为君王,譬如汉武帝,汉光武帝都曾登泰山,举办封禅大典。

    尉迟明月觉得封禅泰山是证明皇帝威严最盛大的仪式,夫君作为一个大有作为的皇帝,早就该去泰山封禅,但宇文温听了之后却觉得莫名其妙:

    无缘无故的,搞泰山封禅做什么?

    我的政绩,需要靠搞这种大场面来证明么?

    山东又不是只有泰山这个景点,我去胶州湾吃海鲜、冲浪不行么?

    在宇文温的潜意识里,泰山不过是个旅游景点,当然他也知道封禅泰山的意义重大,但总觉得自己没必要搞。

    “当然有必要呀,二郎功绩那么大...”尉迟明月说着说着就有些激动,宇文温赶紧劝:“好了好了,都怀上了,莫要那么激动。”

    尉迟明月依旧追问:“为何二郎不想封禅呢?”

    宇文温觉得和女人解释时局是浪费时间,直接抛出两个字:“省钱。”

    这两个字直接把尉迟明月接下来要说的话堵回去,她实在想不明白,夫君明明那么有钱,怎么有时候扣扣索索得像个吝啬鬼。

    想了想,她反驳:“省钱,那怎么宫里还吃鲜活海鱼?大老远从东海运来,这可不便宜。”

    这反驳带着火气,宇文温瞥了尉迟明月一眼,看看那微微隆起的肚子,收回目光。

    孕妇,脾气暴躁点、情绪易波动很正常,不止尉迟明月,去年秋天怀孕的陈婤,年底怀孕的陈媗,都不同程度变得“暴躁”起来,所以他不和孕妇计较。

    “呐,你想想...”宇文温起身,坐在尉迟明月旁边,一手轻轻抚摸着爱妃隆起的肚子,慢慢说:“在内陆,鲜活海鱼可是奢侈品,寻常人家根本就消费不起。”

    “但豪商巨贾消费得起,富贵人家消费得起,问题是皇家不带头消费,谁敢敞开了吃?”

    “你想想,想想,你姊姊和外命妇们聊天,感慨....‘哎呀,长安什么都好,就是吃不到鲜活海鱼’,你觉得那外命妇回去后,是不是要把自家买的鲜活海鱼给扔了,以后再也不买了?”

    尉迟明月想了想,点点头。

    皇家都没有的东西,臣子家却多得吃腻了,这种事情传出去,碰到小心眼的皇帝和皇后,怕不是要搞事。

    当然,她知道姊夫和姊姊不是那种人,但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宇文温见说通了,继续分析:“鲜活海鱼销量锐减,谁还用火轮船装海水养着海鱼运到长安?咱们家要引领生活饮食新潮流,促进高端消费,所以该花的钱就得花。”

    “冬天的暖气,夏天的空调,不都是咱们家带动起来的?这可是带动了一个产业哟!”

    “再说了,商家靠着卖鲜活海鱼赚大钱,那么就能薄利多销,低价多卖些桶装腌制鱼,你看看,从去年秋天到现在,长安市面上销售的桶装腌制鱼是不是多起来了?价格是不是一直在降?”

    尉迟明月点点头,因为报纸报道过,而且她记得一句商家们念叨的广告词:

    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就收腌制鱼!

    这种恶俗的广告词,她听一次就想笑一次,但不可否认的是,去年年底,买鲍鱼(咸鱼,即腌制鱼)当做年货,成了长安百姓的时髦。

    朝廷为了促进海洋捕捞业的发展,实行减免运费、税费的政策,所以才有了大量桶装腌制鱼销往内陆,在关中等内陆地区成为寻常可见的食品。

    “呐,钱就该花到该花的地方去,咱们吃鲜活海鱼,可是按价付钱,没有强买强卖,树立了榜样,由此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宇文温耐心的解释着。

    “去泰山呢?除了得个虚名,花出去的钱,能产生什么利润?还不如多修几里铁路,对不对?”

    宇文温说着说着,指着尉迟明月手中报纸上的新闻:“你看看,兰秦铁路刚试通车,准备正式运营,客货车的车次马上就排满了。”

    尉迟明月点点头:“对呀,我听外命妇们说,兰秦铁路建成,陇右地区一片欢腾,届时陇右地区的棉花、畜牧制品,能够以更低的成本运到关中。”

    宇文温起身将自己看的铁路路线图拿来,展开给尉迟明月:“所以说嘛,钱不能乱花,好钢要用到刀刃上,朝廷修铁路,优先修那些水路通不了的地区。”

    “陇右是这样,太行山东西麓地区也是如此,你看看,朔州到并州的铁路通车了,并州晋阳到太行山东麓的井陉铁路,月底也差不多通车了。”

    “井陉线,全长四百余里,修了差不多三年总算修成,其西端是晋阳,东端是真定,真定位于河北大平原上,往南四百余里就是邺城,而这四百余里,年底就要通铁路。”

    “届时晋阳和邺城,全长就可以用铁路连接起来,太行山东西两边的陆地交通,总算是有了质变。”

    尉迟明月看着路线图,不由得为井陉线这条跨越太行山的铁路工程惊叹不已,宇文温起身,来回走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钱花到这里,才花得值,对不对。”

    “这些年来,还有往后几年,朝廷都要修铁路,但财政支撑不了,所以得靠民间集资,靠官督商办的铁路公司来修铁路。”

    “为此,朝廷制定了一揽子的铁路修建计划,分期实施,还得分期发行国债筹集资金,这计划宛若一张路线图,大家要按着路线图行事。”

    “你想想看,若是这个时候,我搞什么泰山封禅大典,耗费国库大量钱粮,天下百姓,会怎么看?”

    “人家肯定会说‘哟,皇帝没钱修铁路,有钱搞泰山封禅大典,这不是好大喜功么?’”

    宇文温的细心解说,让尉迟明月恍然大悟,不过她还是为夫君鸣不平:“二郎做了那么多功绩,若不封禅泰山,岂不是..岂不是...锦衣夜行?”

    宇文温笑着摇摇头:“我的功劳,不需要靠封禅泰山来彰显。”

    “它们会随着一条条穿山越岭的官道和铁路,一片片新开拓的国土,一座座兴起的城池、港口,一个个贸易航线,融入天下百姓的记忆中...“

    “这样的荣耀,封禅泰山可给不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