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四十章 模范

    下午,书房里,宇文温正在研究一座模型,此为新式里坊的模型,长安城内即将有坊进行相关改造,一旦改造完成,在坊的大小不变前提下,能够容纳的住户至少多了两倍。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只能让建筑往高处发展,将平房推倒修建楼房(三到四层),以容纳更多的住户。

    之所以修建的楼房是三到四层高而不是更高,道理也很简单:作为模板的黄州西阳城,如今的城内居民楼就是三到四层楼高。

    黄州西阳,总是走在时代的前列,在交通、建筑、教育、给排水等各个方面,都在摸索着更先进的模式,三到四层楼高、配备着先进给排水管道的居民楼,就是已经成熟可靠的民居新样板。

    这样的居民楼为砖楼,水泥楼板,很坚固,墙体厚(相对),至少在关中地区能够做到冬天保温。

    又兼具通风、采光,居民住在里面,还有阳台可以晾晒衣物,每一户有独立厨房以及厕所。

    最重要的是,坊一级的给水系统足以保证整个坊内的居民楼有“自来水”(井水)供应,供应到户,每户还有专门的下水管,让生活污水得以排泄,而不是随意泼洒。

    这样的新式居民楼,造价不便宜,维护起来成本也不低,如果按照不亏本的原则对外销售单一住房,寻常百姓根本就买不起。

    所以,居民楼里的住房都是“廉租房”,修建廉租房的坊是为“廉租坊”,百姓每月缴纳租金就可以住着,户型有数种,分别适合三口、五口、七口之家居住。

    一旁,协助宇文温摆模型的陈媗问:“可是,即便廉租房都住满了人,收的租金都不够廉租坊的日常维护开支呀,毕竟是廉租,租金高不到哪里去。”

    宇文温点点头:“没错,光靠住户的租金,根本就维持不了廉租坊的日常维护开支,毕竟各类管道要维护,还有管理人员的工资,所以...”

    他指着居民楼的一楼说:“所以,这实际上是商住楼,一楼是商业店铺,其租金,才是大头。”

    “连这也学西阳呀?”陈媗笑道。

    宇文温依旧点头:“当然,西阳是模范城市嘛,西阳实践出来的公寓式廉租坊可行,那么其他大都会就可以跟进,不仅是长安、洛阳,就连晋阳、邺城,还有广陵、成都,都会开始改造。”

    黄州西阳的“公寓式廉租坊”,是新型的“模范坊”,类似于后世的商业住宅区,其基本结构,是把坊墙变成商铺,然后在其上多修建二到三层楼房,坊内也建起楼(公寓楼)。

    商铺对外(坊外)开门,坊内除了公寓楼,还有公共空地及戏台,让住户们有活动的场地。

    用商铺的租金来维持廉租坊的开支,而公寓楼的管理,等同于强化官府对居民的管理。

    每一栋公寓楼,都有专门的管理员(不止一个),平日里负责处理住户的投诉、报修以及日常管理,所以管理员就会对住户的情况了如指掌。

    住户要入住公寓楼,需要提交申请,审核通过后才可以搬进公寓楼,住进廉租房里,平日里进出公寓楼,都要经过管理员值班的大厅,那么,要是有外来不明身份人员,管理员很容易就能发现。

    每栋公寓楼都有管理员,加上配套的坊内派出所,官府对于居民的管理力度,要比之前大幅提升。

    住户的婚丧嫁娶,患病情况,派出所的户籍警都能很快掌握,无论是维护治安还是防病防疫工作,这都是极为有利的。

    与此同时,“容积率”很高的“公寓式廉租坊”,还能吸纳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毕竟再这么发展下去,长安的常住人口翻倍都不是不可能。

    宇文温简要说明了“公寓式廉租坊”的情况,这可都是黄州西阳的成功经验,陈媗越听越疑问就越多。

    她还是觉得商铺的租金未必能撑起这种“廉租坊”。

    宇文温继续解释:“这要看是在哪里,只要在工商业发达、人气旺的地方,商铺租金只会逐年上涨,断不会出现降租金都租不出去的情况,特别是长安....”

    “长安的常住人口都已经过百万了,人气那么旺,怎么会担心商铺租不出去、这租金必然每年上涨好不好?”

    宇文温对于“公寓式廉租坊”的好处可是很看重的,他觉得传统的里坊制度该改变了。

    长安城是典型的里坊制城池,城内是棋盘布局,一个个矩形的坊,构成了长安城的宏伟规模。

    这些坊大概有五个等级,每个等级的坊大小各有不同,但每个坊都宛若一个个村落,容纳着大量住户。

    长安城的规模很大,但是,一道道坊墙把居民们隔离起来。

    在“古代”,中原的城池都会实行宵禁制度,此时的长安也不例外,当宵禁开始时,城门落锁,各坊的坊门也落锁,大街上除了巡夜的队伍和更夫,不允许闲杂人等出现。

    这个时候,偌大的长安城,仿佛分裂成一个个坊,而不是一个整体。

    按照里坊制度,不同的坊承担着不同的功能,譬如风月场就集中在几个坊里,客人们想要花天酒地,必须在宵禁之前入坊。

    邸店云集的“市”,夜里是不营业的,居民聚居的坊却不允许开设店铺,所以当夜间降临,即便是世界第一的长安城,其居民瞬间就回到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村生活状态。

    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但是,时代已经变了。

    火车站已经出现在长安城里,这本该是工业时代才会有的建筑,若长安城内还是农耕时代的生活方式,简直是可笑至极。

    宇文温觉得,如今日益兴旺的工商业活动,不停地冲击着原有的里坊制,朝廷既然要修订律法以适应新时代,那么,里坊制也得做出改变。

    宵禁有存在的必要,但是每当夜幕降临、宵禁开始后,全城陷入“沉默”的状态,也该改一改了。

    他计划将长安城内平民聚居的坊,慢慢改造成“公寓式廉租坊”,这样的坊保留着坊的形式,但是一楼商铺却可以对外开放,商业和居住混合在一起。

    即便到了晚上,商铺愿意经营多久都行,反正住户分开管理,而坊内派出所的存在,加上巡夜队伍,足以让各坊之间“联防”,确保夜间治安。

    届时,长安城的宵禁制度会逐渐放松,除了皇宫、官署及官员聚居区附近要加强戒备,城门依旧要关闭,平民生活的城区以及各个商业区,不会再有宵禁。

    长安城内的居民们,不再受宵禁制度的束缚,丰富的夜生活,更能刺激商业、娱乐业的发展。

    宇文温描述的美好前景,陈媗大概能从其语言中想象一二,但她还是有疑问:“总不能全城都是廉租坊吧?”

    宇文温摆摆手:“当然不会,这得分层次...”

    他拿出资料,给陈媗做讲解:“皇宫就不说了,共分五个层次....”

    按照后世的地产概念,宇文温对长安城住宅区的阶层划分如下:高官、权贵,住处不变,依旧是传统的大宅院,其面积甚至可能大到占一个坊的四分之一。

    中级官员或者豪商巨贾,住的是“独栋别墅”或者“联排别墅”。

    一般官员,住的是“公务员小区”;有钱人,住的是‘高端小区“。

    一般百姓,有点财力的,住普通小区,住房是“全产权”。

    囊中羞涩的百姓,以及外来流动人口,住的是“公寓式廉租房”,对于房屋没有“产权”,每月交租金。

    但不管是那种住宅区,官府对于住户的管理会更加细致,搭配上警察制度来维持昼、夜间治安,而不是仅仅靠简单粗暴的宵禁制度管理长安的夜生活。

    当然,逐步取消宵禁制度的只能是各大都会和商埠,普通城池商业不发达,没必要搞新制度。

    宇文温觉得,新时代的长安城,就该有新的面貌,未来工业国的首都,就得有工业时代的气质。

    将来,每当夜幕降临,各条街道上的煤气路灯就会亮起,将夜长安装扮得璀璨夺目。

    长安,天下第一的大都会,就该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为天下模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