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二十九章 真相只有一个

    上午,太平间外院子,站着许多吏员,太平间内某房间,弥漫着腐肉的臭味,一个散发着寒气的长方形铁匣中,躺着一具无头男尸,又有许多身着白大褂的男子,站在一旁。

    他们都带着口罩,表情严肃,看着面前的一个操作台,一个中年男子在助手的帮助下,在操作台上清理一颗煮熟的头颅,一边清理,一边说着什么。

    场面有些渗人,细节十分恶心,“观众们”眼神各异,却都盯着那头颅。

    角落,汗出如浆、面白如纸的黄三郎瘫坐在胡床上,根本就不敢抬头看这些人,更不敢看那中年人在忙些什么。

    前方铁匣里,躺着的尸体,是他姊夫蒋义渠,而中年男子正在处理的头颅,就是他姊夫蒋义渠的头颅。

    之前,他姊夫回家,结果死了,闻讯赶来的警察,对遗体进行初步检查之后,将其放入盛有冰块的铁匣,保存在这太平间。

    蒋家对蒋义渠的死,给出的说法是出言不逊,激怒父亲,以至于蒋父蒋万年失手打死儿子蒋义渠。

    这样的说法,黄三郎不接受。

    官府为了查明蒋义渠的死因,数次进行尸检,查明的原因是死者头部遭到重击,导致死亡。

    尸检结果,和蒋父所说盛怒之下、顺手拿起砚台一砸、砸中蒋义渠头部致死的情况大致吻合。

    但是,黄三郎不服,他认为蒋万年是故意杀人,然后借口管教儿子不当、失手杀人,以此逃脱罪责。

    蒋家父子、兄弟间的纠葛,黄三郎知道,他也知道姊夫不是个忤逆不孝的人,即便不受父亲待见、被兄弟欺负,也是打掉牙和血吞,从没想过什么‘断绝父子、兄弟关系’。

    除了父兄那些太过分的要求,蒋义渠都忍了,那些过分的要求,也只是表示不行,没道理因为口角,直接顶撞父亲以至于对方暴跳如雷。

    黄三郎一直在坚持,不是为了什么商行,而是要给姊姊和外甥讨个公道,也要给枉死的姊夫讨个公道。

    现在,京城来了很大的官,譬如什么“观察”、“鱼使”、以及此刻正在摆弄头骨的“老军医”,要对蒋义渠的死进行最权威的判定。

    这次尸检,是最后一次尸检,要对死者遗体进行彻底检查,其头颅是检查的首要部位。

    尸检结果,将会作为“终审判决”的证据,而“终审判决”的结果一下来,无论原告、被告服不服,都不会再做出更改。

    对此,蒋家和黄家人都无异议,同意官府“深度处理”遗体。

    因为要赶时间,不可能等头颅慢慢化作白骨,那么,一直在“冰棺”里保存的遗体,其头颅需要进行特别处理。

    一想到这里,黄三郎就觉得反胃、想吐。

    此次尸检,他作为苦主家属,愿意在现场做见证,但这场景太渗人,黄三郎能待在太平间里,已经到了极限,根本就无法站在平台边,看着姊夫的头颅被人“处理”。

    恍恍惚惚间,他断断续续听到那中年人说的话。

    “颅骨局部形变颅盖受打击后,着力部分先发生凹陷,着力中心区向颅腔锥形陷入,引起先内后外的骨质破裂...”

    “若破裂止于内板,则为单纯内板骨折,若外板也折裂,则形成局部凹陷及外周环状及线形骨折。“

    “若致伤暴力作用仍未耗尽,可使骨折片陷入颅腔,形成粉碎凹陷性或洞形骨折。”

    “暴力方向横向作用时,骨折常垂直于矢状线,折向颞部和颅底。”

    “暴力是前后方向,骨折线常平行于矢状线,向前至颅前窝,向后可达枕骨。”

    “当暴力垂直作用于身体中轴时,可沿脊柱传至颅底,轻者造成颅底线形骨折,重者可致危及生命的颅基底环形骨折,陷入颅内。”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中年人用戴着手套的手托起头骨,将其底部展示给“观众”,黄三郎瞥了一眼,看不真切,只觉胃部翻腾,实在忍不住,捂着嘴往外跑。

    门外,黄三郎抱着个痰盂吐得稀里哗啦,院外候着的吏员们,见着这位如此模样,眼睛里俱是同情的目光。

    发生在扬州的失手杀子案,如今闹得沸沸扬扬,恰逢朝廷要修订律法,这起案子又牵扯到律法条款的适用与否,成了各方辩论的焦点,所以,此案的最终裁决,会对律法的修订构成极大影响。

    如今电报发达,发生在扬州的案件,被各地报社大幅报道,闹得天下皆知,扬州官府上下,只觉头痛不已。

    按照现有证据,蒋万年失手打死儿子蒋义渠,这一推断并无疑问。

    虽然从事前种种表现以及动机上说,蒋万年确实有故意杀害儿子的嫌疑,但没有确凿的证据,也没有蒋家儿子们、亲属们的口供。

    亲亲相隐,当日在家的蒋万年几个儿子,还有家人、仆人都对现场发生了什么沉默不语,官府对此也无可奈何,因为一旦用刑问讯,必然招来极大非议。

    凶案发生,真相只有一个,但是,官府只能根据现有的证据和口供,对案件进行裁决,无法判定蒋万年是故意杀人。

    刑部、大理寺派出高官到扬州,和扬州官府一起进行最后一次、最彻底的尸检,所以,今天的尸检能否有关键性突破,就看京城来的验尸高手其手段如何。

    吐了不知多久的黄三郎,实在是吐得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扶着墙站起来,被一名吏员搀着,问他还进不进去。

    双腿发软的黄三郎,想起终日以泪洗面的姊姊,还有哭喊着要阿耶的外甥,一咬牙,点点头,再入太平间。

    刚进去,却听围在操作台处官员们喧哗起来。

    那验尸的中年人,大声说着:“根据检查结果,死者头部受到的重击,是其丧命的主因,根据颅骨受击打位置裂口的情况,还有颈椎以及新发现的颅骨伤口的线索....”

    “头部受重击致死,这在战场上很常见,根据战场统计,死于各类破甲钝器的士兵,头部受重击的比例不低,所以,根据军事医学的头部受创理论,以及历次尸检结果来判断...”

    “很明显,被告在撒谎,真相,只有一个!”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