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一十六章 模板

    时值正午,阳光灿烂,凉棚下,大家庭的成员们正欢天喜地的聚餐,午餐以烧烤为主,烤各种肉串、鱼等,这让亲自动手的孩子们高兴得笑逐颜开。

    当然,为了防止烤不熟吃了拉肚子,大人们在一旁把关,一个个烧木炭的烧烤炉边回荡着欢声笑语。

    一家之长宇文温,看着儿孙们欢聚一起,心中当然高兴,手里拿着一串烤羊肉,眼睛却一花,思绪万千。

    太子最近在研究《晋书》草稿,所以宇文温猜测儿子大概是在研究晋武帝司马炎那失败的权力制衡架构,说实话,他也对这失败的制衡嗤之以鼻。

    但是思来想去,从魏晋起到赵宋以前,皇帝们还能怎么选?

    且不说司马衷是低能儿,姑且将其归为弱势太子,那么,司马炎构建的这套权力制衡架构,就是弱势太子加上双外戚、宗王。

    事实证明,这一套玩脱了,那么过了若干年,有一个君王按着这模板又构建了类似的权力制衡架构。

    那就是后赵的石勒。

    石勒嘲笑司马家无能,嘲笑司马炎立个废物当储君,轮到他,他的选择却和司马炎出奇的相似。

    同样是弱势太子加双外戚(刘氏、程氏)、宗王(石虎),这种权力制衡的架构,很快就玩脱了,强势宗王石虎把外戚、侄子干掉,自己当皇帝。

    又过了许多年,有一个君王,继续按着这模板,构建了类似的权力制衡架构。

    那就是唐太宗李世民。

    李世民让诸子之中最柔弱的李治成了太子,以外戚(长孙无忌)、宗王(江夏王李道宗、吴王李恪)互相牵制。

    司马炎用双外戚加一个宗王相互制衡,又分封藩王、给藩王实权;李世民用单外戚加双宗王相互制衡,分封藩王,却不给实权。

    可以说李世民和司马炎的布局大致上相同,一个是原版,一个是高仿。

    结果呢?

    第一步:原版是外戚杨氏把宗王挤走,高仿这边同样是外戚长孙无忌把江夏王李道宗、吴王李恪干掉。

    第二步:原版是外戚决战,皇帝老婆贾南风把皇帝母族杨氏干掉,高仿这边,是皇帝李治的老婆武媚娘把皇帝母族、舅舅长孙无忌干掉,同样是外戚决战。

    第三步,外戚和诸宗王决战,原版是诸位司马家诸王把贾南风干掉,高仿这边,是武媚娘把李家诸王干掉。

    司马家诸王手握兵权,内讧同归于尽,差点一锅端;李家诸王没有兵权,被人如同杀猪羊般屠杀,差点一锅端。

    至此,“剧情”出现些许波动,高仿版和原版有所不同

    结局,却都是一样的:所谓的权力制衡架构,崩溃了,过程都差不多。

    如果说司马炎蠢,石勒蠢,难道能说李世民蠢?

    宇文温连吃几串烤肉,喝茶解腻,又开始琢磨。

    这次是琢磨暴君石虎。

    石虎作为强势宗王,在叔父石勒死后,杀叔父一家,夺了帝位,吸取经验教训,强化太子的地位,让太子掌权,自以为天衣无缝,高枕无忧。

    然后,他的太子石邃打算弑父,提前上位,事泄,被石虎杀全家。

    石宣成为第二任太子,石虎心有余悸,让另一个儿子石韬作为强势亲王,在权力、地位与太子并驾齐驱、分庭抗礼,以此为掣肘。

    然后太子石宣杀石韬,并且试图在石韬葬礼上干掉石虎。

    事泄,石虎先发制人,杀石宣全家。

    血洗东宫时,石虎最宠爱的孙子、石宣的幼子,扯着爷爷衣角哭喊着饶命,却依旧被杀。

    至此,石虎终于明白自己嘲笑过的叔叔石勒,为何会立一个弱势太子:太子强势,父子必然决裂。

    他立了个弱势太子,然而弱势太子并不能守住江山。

    可以说,从魏晋开始,到李唐结束,皇帝为了儿子能坐稳江山,什么能想的办法都想了。

    司马炎、石勒、李世民的选择出奇一致,不是他们蠢,是实在没得选。

    石虎立太子,又以亲王制衡,玩脱了,兄弟相残,胜者还要谋父,为父所杀。

    数百年后,李渊立太子,又以亲王制衡,玩脱了,兄弟相残,胜者...好歹只是逼父,提前上位,让李渊做太上皇。

    有名的暴君石虎蠢,那么李渊也蠢?

    不是他们蠢,是他们没得选。

    外戚、宗室、皇室,数百年来,无数皇帝用这三张牌玩权力制衡的牌局,即便玩出各种花样,都逃不过权力制衡崩溃的结果。

    靠外戚,外戚篡权篡位;靠宗室叔伯,叔伯内讧或者取而代之;靠儿子相互掣肘,儿子们自相残杀。

    强化太子地位,太子弑父;弱化太子,太子坐不稳御座。

    这就是死循环。

    如果把司马炎创建的权力制衡架构命名为“司马炎模板”,那么这个模板在后来依旧被人拿来用,说明不是司马炎蠢,而是当事人没得选。

    宇文温收回思绪,看着自己的儿孙。

    换作是他,他该怎么办?

    他已经做出了布局,不同于历代皇帝的布局,这布局有效与否不得而知,但仅就概率而言,成功几率还是挺大的。

    唯一的问题,父子年纪差距小,太子成年了,皇帝还没老。

    宇文温干咳一声,把思绪收回来,见着儿子们正好都在附近,招呼大家过来,他要继续和儿子分享一些经验:如何引导舆论。

    思索片刻,宇文温向儿子们说一件事:“前日,官军破高昌,屠城,又杀一条狗。”

    话音刚落,太子和皇子们目瞪口呆,片刻后不由得齐声问:“父亲,为何要杀一条狗?”

    “看看,看看,你们不问朝廷何时对高昌用的兵,不问官军如何破的城,不问官军为何做出屠城暴行,一开口就问为何杀一条狗....”

    宇文温嘿嘿笑起来,笑得很开心:“什么是引导舆论热点?这下明白了吧?”

    太子和皇子们尴尬的笑起来,父亲突然说这个消息,确实让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杀了一条狗”上,以至于忽略了更重要的问题。

    “有了电报,报纸的普及率越来越高,那么,报纸作为舆论喉舌,是必须要用好的,而舆论实际上是可以引导的,还可以造成先入为主的效果,进而影响权力博弈....”

    “为父方才举的例子,就是操纵舆论的方法之一,还有很多,你们可以以此为模板,自由发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