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一十二章 放手(续)

    大街上,微服出巡的宇文温和杨济化身路人,悠闲地走在街边,边走边谈,满身轻松,但谈话内容却不轻松,

    “陛下,恕微臣直言,制度再好,也得靠人来执行,而人性,总归是趋利避害的。”

    “举个例子呗。”

    “譬如李唐安史之乱时的潼关惨败。”

    “一上来就投剧毒,这话朕如何接?”

    宇文温“啪”的一声甩开折扇,潇洒地一边摇扇一边走,走了几步,说:“朕已经尽力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管他呢?”

    宇文温的态度很直接,杨济心中明白:“原来如此,臣知道了。”

    天子这段时间又对制度进行改革,在门下省设谏议院,在中书省设翰林院、枢密院,说是要完善制度,杨济现在这么说,算是犯言直谏。

    不过既然天子心里有数,杨济就不好再多说。

    “说真的。”宇文温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面色淡然:“人死如灯灭,两眼一黑,便再没知觉,子孙后代做得再出格,朕又有何办法?”

    “玄宗一世英名,老了老了,晚节不保,潼关之战,本来哥舒翰只要死守,坐等河北局势好转即可,届时叛军退路被唐军截断,不战自溃,安史之乱也就提前结束了,不至于天下沸腾,开元盛世一去不再。”

    “玄宗在急什么?很简单,杨国忠跟他说,哥舒翰恐怕有拥兵自重、拥立太子的嫌疑,于是这位坐不住了,逼着哥舒翰决战,待得战后就收兵权,结果呢?败得一塌糊涂。”

    “你说得没错,制度再好,也得靠人来执行,即便皇朝名臣大将如云,若皇帝出昏招,谁也拦不住。大把趋炎附势的人,为了迎合上意,把制度当儿戏。”

    “但那是他们的事,届时朕早已不在人世,又能如何?”

    宇文温的态度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他费尽心机搭建起来的制度,若是子孙后代乱来,那么这些制度就是纸糊的房屋,没什么用。

    封建王朝的死结就在皇帝,皇帝无人可制,所以皇帝就是一个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若有人能制得住皇帝,那么这个人迟早取而代之变成皇帝,于是各种制度在为所欲为的皇权面前,基本上无力招架。

    皇帝有才能、有眼光、有自制力,那还好,要是碰上个熊孩子,若大家业也就算不被败掉,也会被挥霍得所剩无几。

    宇文温现在和杨济说这种话,其实心态有些悲凉,人死如灯灭,他再能干,死后也干涉不了儿孙的行为。

    但是,他还抱有希望,那就是靠利益集团而不是什么忠臣来掣肘皇帝。

    利益集团是一个个由无数人组成的群体,可以说虚无缥缈,却又切切实实存在,皇权之剑再锋利,最多多砍几个人头,想要把利益集团斩草除根,那是难上加难。

    然而利益集团并不是好相与的,控制不当,不仅会伤人,还会吃人。

    明末的晋商,还有东南士绅,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国家利益,看着国家、百姓坠入深渊,却可以心安理得高谈阔论,迎接新主子。

    那么,如何处理好皇权和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

    宇文温有自己的看法,那就是制度化的权力博弈,皇帝尽可能通过政治妥协的方式实现和利益集团的双赢,而不是双输。

    当然,不按游戏规则来的人或利益集团,这种游戏规则必须有能力将其消灭,不然规则的权威性得不到保障,谁也不会把柜子当回事。

    所以,宇文温引入代议制度,让利益集团们能有制度化的权力博弈途径,参与到中枢决策中来,并且避免让这种博弈走向失控。

    那么,这些利益集团有了在体制内主张、保护自己利益的有效途径,卖国的可能性相对降低。

    与此同时,皇帝虽然有兵权,但要摊牌的代价过大,以至于只能妥协,那么,只要中原保持对外的技术碾压,就能把国内矛盾转移到国外去。

    他现在,给国家制定一套相对完善的政治制度,有很大概率保证国家熬过数十年时间,迎来工业时代的降临。

    到时候,帝制转变为君主立宪制,皇帝变成吉祥物,再怎么作死,也搞不乱国家。

    权臣们可以当首相,一样掌大权,又有制度保障,不需要和皇帝翻脸,两边相安无事,算是总结了自魏晋以来权臣和皇帝一山不容二虎的死局。

    当然,若是帝制被共和制取代,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种事,宇文温不可能和杨济说,两人走在街上(周围跟着一群便装侍卫),走着走着来到期货交易所边上。

    长安期货交易所可以看到各地交易所的行情,如今也能看到黄州股票交易所的行情,所以其热闹程度不亚于荥州期货交易所,宇文温看着热闹的交易所正门,颇为感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交易所和赌坊类似,你有没有入场试试手气?”

    “陛下说笑了,期货和股票,微臣一点都不懂,哪里还敢入场?”

    “你家的产业,不需要套期保值?”

    “陛下,这产业之事,都是贱内管着,微臣概不过问。”

    “你这甩水掌柜当得可真是自在....”宇文温说着说着,停下脚步,看着热闹的交易所,又说:“那么,将来呢?儿子们分家,你这一家之主总得提前定个调吧?”

    宇文温话里有话,杨济小心翼翼的回答:“陛下,自然是嫡庶有别,当然,微臣身为人父,总不能太过于厚此薄彼了。”

    “嫡庶有别...那你不管女儿的么?娘家人不给点底气,女儿在婆家怕是说话都不敢大声呐,朕就不同了,朕的女儿、外孙,都是有好处的。”

    “微臣怎敢和陛下比....”

    “不不不,你这观念得改,女儿怎么了?女儿也是你的血脉嘛,不要....不要因为女婿身份,你就扣扣索索的,不像个父亲,也不像个外祖父,真是不像话,”

    “是,陛下说得是,微臣必当反省....”

    “朕知道,你不善经营,不过儿女总是不少,日后总要给他们留下些家底不是...“

    宇文温絮絮叨叨的说着,杨济的女儿杨念云,嫁给唐国公次子李世民为妻,如今为李家生了个儿子,杨济则做了外祖父。

    大概是杨济顾及到宇文温的观感,不敢给女儿女婿什么经济上的支持,而李世民如今入了军校,在军校住宿,只有假期才回家,杨念云带着儿子在私第独自过日子,杨济很少探望女儿。

    基本上都是他夫人冼氏派人去给女儿嘘寒问暖,但也许是因为杨济有交代,杨家给女儿的经济支持相对有些少,宇文温觉得这样太那什么了,今日就给杨济交底。

    他不需要防李世民,也不需要害怕什么,所以认为杨济可以放开手脚,和女儿女婿正常往来。

    “朕又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你不疼女儿,也得疼外孙不是?唐国公几个儿子,相继成了亲,又不缺这个孙子,你呢?有几个外孙?多让女儿带着外孙回来走动走动,能花几个钱?”

    “再说了,堂堂英国公的女儿,和妯娌们聚会,手头紧巴巴的,穿的、用的都不比不上妯娌,这不是给你老杨家丢脸么?”

    杨济不确定宇文温是不是在搞什么“套路”给他下套,只是不断点头:“是,陛下说的是,微臣必当反省。”

    宇文温见这位如此模样,不乐意了:“你那敷衍的样子!是不是觉得朕老了,变得啰嗦了?”

    ‘你以前就一直这么啰嗦...’杨济腹诽着,当然这种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他正色道:“微臣家事,还得陛下过问,微臣真是惭愧至极,过几日,就让女儿、外孙回来小住几日。”

    宇文温闻言一瞪:“还过几日?”

    杨济立刻改口:“是,微臣明日就让女儿、外孙回来小住。”

    “这才对嘛,你外孙年纪小,离不开阿娘,等过几年大点了,让你女儿多进宫给妃主们请安,陪着妃主和其她外命妇聊天,长长见识,结交人脉。”

    听到这里,杨济暗暗叫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陛下,臣女并非外命妇...”

    “喔....那是,你女婿不是什么高官,又未有爵位....”宇文温本来想适当放放嘲讽,不过想想杨济在这件事的处境有些微妙,于是收起毒舌,说:“不立军功,不得封爵,这是朕定的制度。”

    “唐国公的爵位,自然是传给世子的,唐国公这些年又未带兵打仗,没什么军功荫庇其他儿子,那么你女婿想要封爵就只能靠自己...”

    “他如今在军校深造,大概..按时间,毕业时,也该赶上....”宇文温说到这里,笑起来:“也该赶上收复汉四郡的大战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