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零八章 来电惊魂

    傍晚,书房内,宇文温把张丽华按在书桌上,进行着不可描述之事,眼看正要“渐入佳境”,外间忽然响起电话铃声。

    这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宛若弹奏的琴弦忽然发出杂音,差点让一首行云流水的曲子戛然而止,还好宇文温意志坚定,未受太多干扰。

    与此同时,在外间回避、看报纸的尉迟明月,快步来到电话座机旁,拿起座机上架着的话筒,放到耳边,然后说:“喂,御书房。”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诡异的声音:“陛下呢?请陛下接电话。。。。”

    尉迟明月听不出对面说话的是谁,却听得出房间里的两位正忙,赶紧回答:“陛下正忙,请稍后打来。”

    “大胆!我乃皇后,快请陛下。。。。”

    原来是姊姊打来的,尉迟明月依旧很淡定的回答:“姊姊,我是明月,陛下正忙,无暇分身。”

    “是明月呀,那你帮姊姊给二郎。。。。”

    尉迟炽繁在电话那头口述一件事,让妹妹帮她转达给宇文温,尉迟明月提笔把内容记在纸上,和姊姊聊了一会天,放下话筒。

    书房里有电话分机,然而里面的人无暇分身,尉迟明月坐在一旁,听着里面的动静,大概是到了紧要关头,她便继续看报纸,结果电话铃声又响起来。

    她拿起话筒,听着话筒里传来的诡异声音,依旧无法分辨说话的是谁,只能根据对方的称呼“二郎”,猜出是某位妃子。

    待得自报门户,尉迟明月才知道对方是贵妃,对方才知道接电话的不是陛下或者守电话的宦官,而是淑妃。

    当然,因为声音变调得严重,尉迟明月觉得也许电话另一头有人假扮贵妃也说不定。

    贵妃有话要和陛下说,因为不是什么要紧事,便请尉迟明月转达,尉迟明月把内容记在纸上,再将话筒放下。

    听得里面风平浪静,尉迟明月没有急着进去,她知道张氏很会撩人,身材和肌肤又保养得好,既然方才能撩得夫君急吼吼“办事”,那绝没有一次就结束的道理。

    果不其然,风雨声再起,尉迟明月听着里面的动静,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拿起报纸继续看。

    这是晚报,多刊载各地新闻,而其中必然少不了黄州西阳的新闻,报纸基本上可以做到刊载昨日发生在西阳的事情,这都多亏了方便的电报。

    因为昨天是期货、股票交易日,所以新闻里也介绍了“当日行情”。

    黄州期货、股票交易所的当日行情,在报纸上各自占了一个版面,不仅有“阴阳烛”作为图解,还有“今日行情点评”,只要读者有基础的期货、股票交易知识,就能从中看出许多有用的信息。

    尉迟明月当然懂这些知识,所以看起当日行情来十分入神。

    看着看着,她忽然有感而发,想和姊姊交流一下,于是放下报纸,一手拿起电话听筒,一手握着电话座机侧面的摇把使劲摇了几圈。

    听筒里传来声音:“接线台,请问陛下要接哪里?”

    尉迟明月说;“接皇后寝宫。”

    “好,请稍后。。。”

    不一会,话筒里传来声音:“这里是皇后寝宫,请问。。。。”

    尉迟明月听不出对方是谁,不过听语气,知道应该是皇后寝宫守电话的侍女接电话,直接说:“我是淑妃,请皇后接电话。”

    话筒那头应了一声,片刻,又一个声音响起:“明月么?二郎忙完了么?”

    尉迟明月听不出这是不是姊姊在接电话,不过想来侍女没胆子乱来,她听着书房的动静,眉毛一扬,说:“姊姊,陛下还在忙,我有事和姊姊说。”

    。。。。。。

    夜,开着“空调”的寝宫里,宇文温和尉迟明月入睡,他刚开始做梦,外间忽然响起电话铃声,还好铃声经过调整,音量不是很大,所以不至于把做梦的宇文温吓得跳起来。

    守电话的宫女禀报,说是皇后打来的,睡眼惺忪的宇文温探手去摸放在床头的电话分机,按下“接通”按键,将话筒拿起,放到耳边,问:“喂,三娘有何事?”

    话筒那头传来诡异的声音,还夹杂着“沙沙”的杂音,让宇文温听了之后心跳加速:“二郎,让四娘接电话。”

    “嗯?”宇文温好一会才回过神,把尉迟明月推醒,然后把话筒交给对方:“你姊姊的电话。”

    因为尉迟明月睡在内侧,距离座机有些远,话筒的电线长度不够,于是尉迟明月和宇文温换了个位置。

    听着这两姊妹在电话里说事情,宇文温忽然烦躁起来。

    特么成日里煲电话粥,不烦的么?

    自从宫里接了电话线,构成了一个小小的电话系统,宇文温就有了“作茧自缚”的感觉,一开始对电话颇为排斥的皇后和诸妃,适应了这种新式通讯工具后,乐此不彼。

    芝麻绿豆大的事情,都喜欢打电话说,宇文温有时候正在书房看奏章、看资料,正是全神贯注的时候,思路经常被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

    思路被打断,是个人就容易恼火,傍晚他在书房一下子没忍住、按着张丽华办事时,电话铃声连续响两次,也让他有些恼火。

    试问天下间,有哪个男人喜欢办事时被人打断?

    万一吓出什么毛病怎么办?

    更别说大半夜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来,让宇文温总有一种“来电惊魂”的感觉。

    即便电话主机在外间,位于床头的分机不会响,但深夜铃声依旧让宇文温觉得有些渗人。

    然而是宇文温自己要求装电话,并且要求后妃们多用电话,所以心中各种不爽只能忍着。

    渐渐地,后妃们不仅经常打电话给他,相互间还打电话说事情,进而演变为打电话聊天,尉迟姊妹尤为突出,感觉电话线成了维系姊妹关系的重要媒介。

    除此之外,后妃们还学会了用电话发号施令、指挥宫女和宦官办事,电话的优点,被这些之前从未接触过“现代科技”的女人们发挥到了极致,从而造成了一个严重后果。

    那就是宇文温打电话给皇后或者某位后妃时,接线台那边总说“线路正在通话中,请陛下稍候”。

    宇文温实在想不通,这帮女人哪来那么多话要靠电话来讲,也亏得这电话系统只是“宫内网”,要是和宫外连接,连接到西阳,怕不是电话都要被打爆了。

    现在的电话,因为通话音质严重失真、线路一长杂音就很大,所以适用范围受限,难以像电报那样推广,只能作为“局域网”使用,之前宇文温还觉得很遗憾,现在想想,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不知过了多久,眼见着尉迟明月还拿着电话和姊姊聊天,宇文温无奈至极,默默地蜷缩身体,把薄被往头上一蒙,不住腹诽:

    算了,电话还是不要改良的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