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零七章 人去楼空

    皇宫一隅,景明阁,二楼会议室里,皇后尉迟炽繁坐在上首,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看着空荡荡的会议桌,看着空荡荡的六个座位,沉默无言。

    这里,是她每月召集诸妃开会的地方;这里,是她敲打诸妃的地方;这里,是皇后向诸妃展示威严的地方;这里,是后妃向皇后臣服的地方。

    但是,从今往后,再也不是了。

    不会再有频繁对账的月会、季会、年会;不会再有诸妃备下各类账目资料,低着头等皇后训话的情景;不会再有诸妃发言作总结,然后等着皇后点评的情景。

    正室敲打侧室的一个重要场所,已经人去楼空。

    想着想着,尉迟炽繁悲从心中来,宇文温提前分家,把皇家产业分了许多出去,使得身为内当家的她,失去了敲打诸妃的最大理由和“制度”。

    其实这种“制度”也只是她们这一家才有,若是寻常权贵家庭,名下产业都是主母说了算,哪里有小妾们插话的余地。

    但是,尉迟炽繁适应了这种制度,数十年来,靠着监督分管产业侧室的方法,巩固着自己身为正室的地位和威严。

    现在,这制度烟消云散,景明阁人去楼空,她还怎么有效敲打诸妃?

    当然,妹妹不在其列。

    想到妹妹,尉迟炽繁心情好了一些,妹妹是个好帮手,帮着她一起盯着其她妃子,还一起侍奉宇文温,让夫君尽兴。

    这一点很重要,后妃们一个个都很注重保养,还坚持健身“塑形”,所以不要说最年轻的陈婤,就是年长的杨丽华还有张氏,依旧保持着“勾人”的本钱。

    如果有得选,尉迟炽繁当然希望宇文温不纳妾,当然苦命的妹妹是例外,但男人怎么可能不纳妾,面对一个个妖娆的小妾,正室的压力很大。

    正室之前还可以靠着查账来敲打小妾,往后是不行了,小妾分得了家产,气焰只会嚣张起来。

    尉迟炽繁独坐无语,看着空荡荡的会议桌发呆,侍女识相的站在一旁,尽可能不弄出动静,以免惹得皇后不悦。

    协助皇后管理后宫事务的女官翠云,见着主母的身影有些萧瑟,想要劝皇后回宫休息,却听得阁外传来说话声,好像是天子来了。

    翠云低声提醒皇后,尉迟炽繁却因为走神没听见,不一会门口现出天子的身影,翠云见天子挥挥手,便和侍女们告退。

    对此,走神的尉迟炽繁依旧没有发觉,直到宇文温“嗯哼”了一声,才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啊?陛下....二郎来了?”

    “早来了,见三娘想事情,就没打扰。”宇文温笑着说,坐在一旁,又看看尉迟炽繁,问;“怎么,一脸苦相,是患上了交权综合症?”

    尉迟炽繁听得出宇文温这是调侃,苦笑着摇摇头,没接过话茬。

    宇文温继续说:“呐,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儿女们长大了,总是要搬出去各过各的,做耶娘的再不舍,也得接受,产业分家也是如此,我不是老早就跟你说过了嘛。”

    “唉,道理是这个道理,就是成真时,心里总是空荡荡的...”尉迟炽繁感慨着,宇文温决定提前分家,事前和她通过其气,并没有独断专行。

    宇文温接着劝:“怎么会呢?分家是分家,但分出去的产业总归是部分,主要产业不还在你手里攥着?你的工作量丝毫未减,很闲么?”

    “再说了,和外命妇们开座谈会,谈产业,谈合作,你,还有后妃都要参与的,事前不得协调立场?这种协调会是必然要开的,会上还不是你来定调么?”

    宇文温说的,尉迟炽繁都懂,就是有些放不下,接受不了昔日热闹的景明阁如今“人去楼空”的事实。

    “三娘莫要伤感,再过几日,等电话线拉起来,景明阁又会热闹了。”

    尉迟炽繁闻言问到:“电话线?电话音质失真,杂音又很多,线路越长杂音越大,不是说线路长到一定距离,杂音都能把说话声淹没了么?拉起来有用么?”

    “当然有用,电话技术不成熟,但不代表特定区域内不能用,譬如小范围内的专线专用。”

    一说到技术,宇文温就来劲,给尉迟炽繁讲解电话系统的应用。

    应用场景之一,交易所。

    譬如客户进行期货交易时,本人必须身处场外,靠着手写指令单,和身处交易池内的交易员进行沟通,那么,只要拉起专线电话,客户就能用语音直接和交易员沟通。

    因为是专线(大户室才有专线电话),所以即便电话音质失真(变调),通话双方都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客户可以看到交易池内情景)。

    应用场景之二,各类官、民机构的办公场所。

    在这些场所构建的电话系统,以“电话接线台”为核心,开通电话的办公室都是已知的,当其中一个电话“通电”连接电话接线台,电话接线员根据拨入电话的要求,为其连接目标电话。

    无论是拨入还是接受,其电话的位置都是已知的,所以即便通话音质差、变调,在电话里说一些非机密的事情都是可以的,因为这种专线电话可以默认通话双方的身份并无差错。

    如此一来,可以极大提高办事效率,有时候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事,打个电话就完事,不需要当事人聚在一起当面交流。

    譬如车站、港区内各部门的协调,譬如车站内列车的调度,譬如火轮船内各舱室的沟通等等。

    对于要进行大量频繁沟通、谈话内容不涉及机密的办公场合,电话系统很有用处。

    所以,即便电话的音质很差(变调,无法让人听出说话者是谁),即便杂音很大,即便无法进行像样的长距离通话,但目前的电话技术却依旧有发挥作用的空间。

    “宫里也要安装电话,是个宫内电话系统,我们大家各自的寝宫都接上电话,有什么小事要和我说,打电话就行了,至于接线台,就设在这景明阁,接线员三班倒,确保电话系统随时正常运转。”

    尉迟炽繁依旧不相信电话:“那,妾如何得知,在电话那一头说话的人是二郎或者其她人?而不是什么宦官、侍女?”

    “二郎,这种电话没有实际用处,无法确认通话双方的身份,谁愿意用?”

    “毕竟电话音质太差,甚至都听不出对面说话的是男是女,这问题不解决,谁敢用电话?”

    面对尉迟炽繁一连串的质疑,宇文温不回避:“这确实是个问题,但是将来会完善的。”

    尉迟炽繁听出宇文温的底气不足,毫不客气的反问:“二郎,说实话,是不是研制电话耗费过大,所以打算强行推广这种电话系统,以求回本?”

    此话可谓一针见血,宇文温厚着脸皮转移话题:“啊哈哈哈,今日天气真是不错啊....走,与我到御苑走走。”

    “二郎莫要回避这个问...”

    “啊呀,我好想忘了什么,去去就来....”

    尉迟炽繁话都没说完,宇文温立刻找借口开溜,反正无论如何,电话系统是必须强行小范围推广的。

    但这不全是钱的问题。

    一直在研究的电话技术,因为音质失真、杂音过大的两大难题迟迟未能解决,所以导致这项能够千里传音的技术无法实用。

    眼见着研制毫无进展,技术队伍无事可做,面临着队伍解散、实验室人去楼空的困境,宇文温是实在没办法,才厚着脸皮搞“小范围推广”。

    他不是承担不起实验的消耗,而是要想办法维持技术队伍的存在,让这支队伍有事做,让踌躇满志的技术人员有成就感,维持士气。

    顺便赚点钱,弥补科研开支。

    所以,即便如今的电话技术是一碗发馊的粥,他硬着头皮都要吃下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