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零六章 分家

    傍晚,吃完晚饭的宇文温优哉游哉看报纸,随着电报线路越来越多,发生在天下各地的趣事,隔得一两日就会抵达长安,被报社汇总刊印、发行,给读者带来乐趣。

    宇文温看的报纸属于晚报,也就是在下午发行,赶在傍晚宵禁前销售的报纸,当夜幕降临,读者就能看“晚报”上的各类新闻打发时间。

    这样的报纸,其内容多以民生消息为主,又有各类小说连载,十分适合打发漫漫长夜的无聊时间。

    另一种类型的报纸是早报,于上午七八点钟销售,主要刊载官府发布的各类消息、法令,或者天下各地发生的大事,两类报纸,将一天都囊括了,深受读者欢迎、

    皇宫里就订了许多份报纸,供宇文温及家人阅读之用,而宇文温也喜欢看报纸,从报纸这个途径看看世间民生,顺便感受一下各类“震惊”标题。

    看着看着,他就看到了个有点“震惊”的新闻:

    震惊!智缘法师在天台山讲法,竟然有人做出这种事!

    宇文温腹诽归腹诽,还是认真看下去,原来新闻说的是他的便宜小舅子、如今的得道高僧——智缘法师在天台山开坛讲经,引得信徒云集。

    至于“竟然有人做出这种事”,其实就是信徒们向智缘法师提出自己心中疑惑,智缘法师为其解惑而已。

    这是发生在前日的事情,讲经会持续十日,今天是第三日,而远在长安的宇文温,可以通过记者的报道,大概了解现场的情况。

    科技的进步,可是实实在在的,电报加速了新闻业的发展,假以时日,新闻记者这一群体,会发挥越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譬如跑得快的记者...

    宇文温想到这里,不由得会心一笑,而他这一笑,看在杨丽华眼里,却带着杀气。

    杨丽华在一旁整理报刊,见宇文温对提到弟弟的新闻十分感兴趣,居然还冷笑起来,顿时心惊胆颤,又不敢问,于是时不时察言观色。

    她弟弟在天竺求学十余载,平安归来,宇文温没有为难,还让她弟弟到天台山开坛讲经、翻译带回来的佛经,对此,杨丽华很感激,却总怕宇文温哪天反悔。

    宇文温无意间瞥见贵妃偷瞄自己,觉得莫名其妙,开口问:“我脸上有什么?”

    杨丽华赶紧回答:“没,没啊...”

    宇文温看看报纸另一页,发现是一则新闻,标题为“惨剧!黄州股票交易所开盘后走势不稳,搅起腥风血雨!”

    宇文温以为杨丽华是被这标题所“震惊”,笑道:“哎,这新闻标题的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瞎操心。”

    这下轮到杨丽华觉得莫名其妙,她还没回过神,宇文温又说:“淡定些,股价涨跌都很正常,不要一有风吹草动,就紧张得坐立不安.”

    “上市的皇家产业都是优质企业,股价必然攀升,莫要担心。”

    杨丽华算是回过神了,随后就附和:“是呀,二郎说得对...”

    宇文温放下报纸,拿起茶杯喝了几口茶,笑道:“都说了许多次,产业在股票交易所上市,不是为了套现或者炒股赚钱,是为了募集资金扩大生产,想通这一点,你就不会为股价波动坐立不安了。”

    杨丽华见宇文温的注意力从那新闻转移开,当然求之不得,陪着宇文温聊“股市”。

    自家产业在股票交易所“上市”后,股价波动频繁,着时让她有些担心。

    不过也好,许多产业在股票交易所“上市”,意味着正式分家已成定局,杨丽华的一块心病算是治好了。

    这三十多年来,宇文温创下的产业其规模已经大得惊人,涉及很多行业,而分管各产业的后妃们都知道,自己手中管着的产业,就是自己儿女将来能分到的家底。

    宇文温多次表达过这样的决定,正室也没有什么异议,但是,杨丽华就怕万一。

    万一宇文温“走”了,太子继位后,和皇后一起翻脸不认,她和儿子们很难“据理力争”。

    这不是杨丽华以小人之心揣测皇后和太子,她是真的放不下,因为自己用心打理了几十年的产业,无非就是想交到儿子们的手上。

    现在,宇文温提前分家,用的还是一种很特别的方式:分拆上市。

    按照宇文温的说法,所谓“分拆上市”,指一个商社总号将各分号分拆,然后分号各自公开招股“上市”,成为独立的商社,实现分家。

    而总号力负责该分号的股东,在上市过程中成为该分号的东主,实现了对分号的控制,和总号完全断绝隶属关系。

    以宇文温一家而言,这个大家庭的所有产业就是“总号”,其下各产业(分号),由各股东(侧室)代管,如今分拆上市,和总号断了隶属关系,自负盈亏。

    却可以通过公开招股上市,募集资金,实现完全的独立,正真的分家过。

    这样的分家,过程十分复杂,但效果确实不错,宇文温实现了承诺,让后妃们各自管的一些产业分出去,不再受皇后管辖。

    因为是“上市企业”,所以要受证监会、股票交易所的监督管理,而购买了股票的股东们,同样有权对产业进行监督。

    若皇后将来要把产业“抢”回去,手续上会很麻烦,面上也不好看。

    所以,这下算是成功分家,但分出来的产业却又被“武川控股公司”管着,避免东主改姓。

    当然要管,因为这是皇室/宗室产业,即便分家了,也是如此,外人不可以鹊巢鸠占。

    而且控股公司会派人监管产业的日常运营,一旦发现有人吃里扒外,或者内外勾结转移资产、挖墙脚,控股公司会介入。

    这对于杨丽华来说是好事,因为她就担心儿子、孙子败家,把好端端的家业败光,吃喝玩乐欠下一屁股债,只能靠变卖产业还债。

    或者是中了别人的圈套,欠下高额债务,不得不把下金蛋的鸡卖掉。

    她也怕儿媳、孙媳心向娘家人,占夫家的便宜。

    现在好了,宇文温解决了这个问题,提前分家,从此以后,她自己带着儿媳们管这几个产业,再也不需要向皇后汇报。

    想着想着,她忽然心中一动,看着脸上已有岁月痕迹的宇文温,觉得有些心酸。

    提前分家,莫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快不久于人世了?

    一想到宇文温可能先自己而去,杨丽华有些心慌,虽然不至于当场就哭出来,心里却不好受,径直上前给宇文温摸额头,把脉搏。

    一番折腾下来,弄得宇文温莫名其妙:“怎么了?怎么回事?我好好的,你给我把什么脉?”

    杨丽华不可能把担心说出来,毕竟这有点晦气,只是讷讷:“妾..妾担心二郎身体不适...”

    “哎呀,哪有什么身体不适....喔....”宇文温说着说着,大概明白杨丽华的意思,笑着摆摆手:“不就是提前分家嘛,这事情迟早要做,那还不如早做,你莫要多想。”

    “你啊,也要学会放手了,产业让儿媳去管,莫要紧紧攥着不放手,你在后面把关就好,再说了,这股市很复杂,你也不懂,管多了,不是让人笑话么?”

    杨丽华听着听着就不乐意了:“什...什么不懂股市,妾..妾也可以现学现用....”

    “别,你莫要折腾股市,上次有人炒期货输得底朝天,你莫要步其后尘。”

    宇文温不经意间说漏嘴,引得杨丽华好奇:“谁?谁炒期货输得底朝天?”

    “啊...啊,那个...”这下轮到宇文温讷讷了,陈媗炒期货失败,这件事他没有声张,结果不小心说漏嘴:“啊,没事,那什么,炒股有风险,你莫要乱来。”

    “二郎,到底是谁啊?”

    “不知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