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零五章 笼子

    上午,散朝后,宇文温在太极殿外东堂召见侄子、杞王宇文理,就谏议院的“开门红”一事进行沟通,宇文理如今是平章政事,组织几位参知政事成了一个“审查会”,对尚书省去年一年的财政收支进行审查。

    另外三名平章政事,同样组织了三个“审查会”,分别对黄河航运及沿岸水利设施、全国棉纺织业以及矿山安全生产现状进行审查。

    宇文理负责的这项职责,其工作量很大,需要调集大量人手,还得和海量数字打交道,虽然不需要宇文理亲直打算盘、摇计算器,但作为“会长”,需要把握好大方向。

    什么是大方向?让参知政事们熟悉如何运用谏议院的制度,更好的行使各项权力。

    锻炼能力、适应制度,这才是此次审查的主要目的之二,宇文温怕侄子一头雾水,分不清楚重点,特地指点。

    此次谏议院的“第一期选拔”,选出三十四名参知政事,然后在其中选出四名平章政事,但其中一名,是宇文温按规定行使皇帝权力,直接任命宗室藩王宇文理为平章政事。

    如此来,宇文理等于被“锁”在谏议院这个笼子里六年,期间不得担任其他文武官职。

    然而,这不是宇文温要架空侄子(至少不是主要目的),而是要侄子给后辈们“趟路”,摸索出一条宗室如何借助谏议院,协助皇帝处理国务的道路。

    宇文温认为,平章和参政们享受“同三品”、“同从三品”的待遇和荣誉,不能就坐在谏议院里审核诏令,这样就是“拿工资不做事”,必须切实行使监督、审查、弹劾权。

    具体办法,就是平章牵头,组织各种“会”,以此行使职权。

    与此同时派出佐官到各地探查,收集民意,酝酿议题,和其他参知政事、平章政事进行协商、妥协,以便议题在谏议院通过后,提交政事堂会议讨论。

    相关制度和运作方式都在摸索和完善,宇文理作为宗室“下一代”的年纪最长者,当然有义务来“开路”。

    现在,宇文温就按照自己的构思,将一些原则和注意事项给侄子交底,争取来个漂漂亮亮的开门红,然后进行下一步工作。

    对于宇文理而言,以这种方式参与国务,确实有些“别扭”,但他认为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免得日后自己处境微妙。

    他已经年逾不惑,而叔叔年纪也不小了,万一哪天叔叔驾鹤西去,新君即位,会采取什么手段来“安排”自己,一直是宇文理的一个心病。

    单就亲情而言,太子宇文维城和宇文理关系其实是不错的,毕竟当年宇文理在黄州求学,就住在叔叔家。

    宇文理成日里和几个堂弟玩耍,关系当然不错,但是涉及权力,亲兄弟翻脸都难免,更何况堂兄弟。

    宇文理知道,叔叔总归会念及亲情,不会下狠手,但另一方面也是叔叔有绝对的自信,容得下他,问题是将来新君即位,有没有自信容得下他,那可就难说了。

    当年,武帝在时能容下功劳赫赫的齐王宇文宪,然而武帝去世后,新君即位没多久,便迫不及待把齐王杀害,问题就在于新君不相信皇叔,干脆杀了,一了百了。

    宇文理不想步齐王宇文宪的后尘,但他无力改变什么,自从有了晋王的先例,皇朝宗室的处境就很尴尬,宇文理想不出什么办法急流勇退,因为当年宇文宪就急流勇退过,却无效。

    所以他有时候会祈祷,祈祷叔叔再多活那么几十年,或者自己“先走一步”,大概能保得后代平安。

    现在,叔叔弄出个谏议院,设平章政事、参知政事,也算是给宗室们一条新出路。

    或者说活路。

    担任平章政事或参知政事,任期六年,期间不得担任文武官职,可以说是被变相架空,但却又有了类似于宰执的权力,在谏议院的架构下参与政事堂会议。

    如此状态的宗室,如同被关在笼子里,对于皇帝来说,“可控性”很高。

    有必要时,如此状态的宗室又能作为皇权的助力,只要皇帝本人稍微有些肚量,宗室知道韬光养晦,双方很大概率能相安无事。

    参知政事一百人,皇帝可以直接任命八名宗室就任,六年一换,按照如今皇族和宗室的数量,足够轮换的。

    而宇文理任满六年后,还可能进入别的“笼子”,继续处于“受控状态”。

    别的笼子,目前有两个,一个名为“银监会”,一个名为“证监会”。

    银监会,全称“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为监督银行、柜坊等金融机构的官方机构,可以说是天下银行、柜坊的最高级官方主管,今年成立。

    证监会,全称“证券、股票、期货监督管理委员会”,为监督期货、股票、证券交易的官方机构,是各交易所的最高级官方主管,今年即将成立。

    期货交易早已有之,那么,什么是股票、证券交易?

    前几日,黄州成立了股票交易所,诸如“四大”贸易公司、大冶等制铁所、各轮船招商局、铁路公司等公开募股的公司、工场、商社、商行,都将自己的股票在交易所“上市”。

    首轮上市的公司、工场、商社,共计两百家,通过发行股票、债券(证券)在交易所募集资金,以此扩大生产规模,增加业务能力。

    也就是说,这两百家的股票(或发行的债券)都可以在交易所公开交易,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轰动程度不亚于期货交易所的成立。

    那么,朝廷为了有效监督期货交易、股票(债券)交易,自然就有了设置主管部门的需求,证监会应运而生。

    无论是银监会还是证监会,其成员都必须经过相应规则选拔,但无论如何,其中必然有宗室的位置。

    同样是固定任期、任期内不得担任文武官职、任满不得连任,待遇和荣誉同样是“同某品”,同样是任职后不得悠闲、必须行使监督、管理职权。

    这就是两个笼子,宗室被皇帝“关”进去后,有事做,不会闲得无聊,有丰厚的年俸拿,地位依旧清贵,可以作为皇帝的耳目,盯着银行、柜坊,盯着期货、股票、债券(证券)交易,却无法对皇帝构成什么威胁。

    谏议院、银监会、证监会,任期均为六年,三个“笼子”过一遍,十八年就过去了。

    这样就完了么?

    没完,还有一个“笼子”,差不多修好了,那就是武川控股公司。

    此次在黄州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商社、工场、商行,有皇室及宗室产业,按照管理规定,其经营状况、业绩必须定期向交易所和大小股东公开,并且允许部分股东参与日常管理和监督中。

    于是,为了配合相关规定,为了更好管理皇室及宗室产业,天子下令成立了一个“控股”公司,集中管理皇室、宗室产业的股权。

    取名武川,是因为武川是宇文家最初的“郡望”。

    可以说,这个武川控股公司类似于监管宗族产业的一种宗亲会,目的是加强对族产的管理和监督,防止族产流失,防止外姓人(包括外戚)挖墙脚。

    所以,武川控股公司必须有宗室任职、把关,同样是固定任期、任期内不得担任文武官职、任满不得连任。

    那么,四个笼子加一起,过一遍,二十四年就过去了。

    二十四年,是一代人的时间,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四年?

    一个年满二十的宗室,在这四个笼子里“流转”,转一圈出来,都快知天命了。

    所以,有了这四个“缓冲区”,只要皇帝稍微有点肚量,那么皇朝的宗室们,很大概率能和皇帝相安无事。

    宇文理明白,这都是叔叔费尽心思给宗室还有皇子们安排的一整套后路,叔叔为宗室和睦、相安无事都做到这份上了,他再怎么不适应,也得把“平章政事”的工作做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