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零三章 代议

    新落成的办公大楼里,宇文温一边视察,一边和陪同的许绍交谈,两人缓缓走在楼道间,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将他们的身影映在楼道上。

    门下省本来和中书省一样,位于宫城内,但因为机构改革,规模扩大,于是搬出宫城,“在外办公”,如尚书省一般。

    现在,这座回字形的办公大楼,就是门下省的官署所在,不仅为门下省官吏提供办公场所,也为平章政事、参知政事们提供专用办公室。

    这些专用办公室,不仅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还有各种相关配套设施,确保平章政事、参知政事们拥有等同于高官的办公待遇。

    宇文温就在几个不同方位的办公室里感受了一下,看看采光,看看通风,又看看有无“装修污染”。

    古代有堪舆(风水)概念,知道建筑物要注意采光、通风、朝向,却没有什么装修污染的概念,宇文温却很注意“室内空气污染”的问题。

    因为在明德年以前,各种奢华装潢的技术和材料,按照后世的化学分析来看,基本上都是剧毒。

    这些装修污染的来源主要是涂料,或者诸如鎏金等工艺,各种重金属含量极高且不断挥发的涂料,会让金碧辉煌的宫殿,变成一间间毒气室。

    许多王朝一开始,皇帝很能生、寿命也长,皇子们夭折率也不高,但越往后,子嗣越艰难,皇帝寿命也不理想,其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皇宫建筑的装修污染很严重。

    事关身体健康,宇文温对此很重视,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一直都对起居环境是否“干净”很注意,要保得家人不受装修污染的毒害。

    他也不希望文武官员因为办公场所的装修污染问题导致发病率增加,所以对于各官署的新建办公场所很关心。

    大概走了一圈,宇文温对新办公楼很满意,在一间办公室里坐下,和许绍交谈起来。

    门下省换了个新的办公地点,还增设了谏议院这个机构,谏议院的长官,由门下高官官侍中担任。

    门下高官官——侍中有两位,现在一位负责门下省日常事务,一位负责谏议院日常事务,所以为了加以区别,负责谏议院日常事务的侍中改名为纳言,许绍便是纳言。

    纳言,古官名,主出纳王命,从字面看,“纳言”寓有居高位而广纳群言、广征贤论之义。

    若把谏议院比作“群贤”议政之处,那么主持谏议会议的纳言,就是广纳群言、广征贤论然后向天子汇报之人。

    当然,在宇文温的规划中,纳言一职会随着谏议院的蜕变而蜕变,当谏议院蜕变为议会时,纳言就会蜕变成为议长类型的官职。

    那是许多年以后的事,宇文温现在和许绍交谈的内容,就是如何把即将试行的代议制度做好。

    谏议院的设计原则是一个代议机构,所谓代议,就是各方利益集团的代表在通过会议讨论、辩论的形式参与议政,谏议院就具备这样的职能。

    当政事堂召开国务会议时,天子、三高官官以及谏议院的平章政事、参知政事齐聚一堂,对每一项议题进行讨论、投票表决(参知政事无投票权)。

    而平章政事、参知政事们,代表着皇权(宗室)、勋贵(有爵位者)、官僚(文武)、各类势力集团(地域等)的利益,共聚一堂开会,协商解决问题,本身就是变相的代议制。

    各方势力,靠着平章政事、参知政事,将自己的利益和政治述求、立场以及各种要求,在政事堂会议上体现出来,然后公开讨论(讨价还价),进行利益博弈。

    虽然这样的制度对皇权有些许掣肘,不让皇帝能随心所欲发号施令,但也是皇帝向各方势力体现出来的善意:大家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坐在一起有商有量。

    让大家知道:皇帝不会一意孤行,损坏自己人的利益。

    让各方利益集团有“大家都是自己人”的感觉,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皇权再强,治理偌大个国家也不可能单干。

    宇文温认为政治就是妥协,那么代议制度及其实施平台——政事堂及谏议院,就是凝聚各方利益集团人心的必要手段和工具。

    所以,谏议院的职能,不能仅仅是审核诏令那么简单。

    宇文温觉得自己既然要妥协,进一步收买各方人心,自己就得有诚意,否则把别人当猴耍的后果,就是大家离心离德。

    他为了建立有效的代议制度,着实下了一番功夫,而不是抱着糊弄人的心态来行事:谏议院承担对中书省所拟诏令的审核职责,并且参与政事堂会议,但这只是权力之一。

    所以,有弹劾权。

    弹劾权,指的是平章政事、参知政事可以发出议案(参知政事要至少三人联名才可),在谏议院发动对正四品以下官员(不含正四品)、公爵以下(不含公爵)勋贵的弹劾。

    只要弹劾通过,该官员、勋贵就要倒霉,丢官、降爵,皇帝不得干预。

    当然,为了防止出现党同伐异、只对人不对事的恶劣党争行为,发动弹劾不能信口开河,必须言之有物,有事实依据、人证物证。

    或者有御史的弹劾奏章、警察局的立案文书等等。

    简而言之,谁主张谁举证,而不是随意发动弹劾,然后让被弹劾者自证清白,导致弹劾权变成无底线官斗的工具。

    谏议院还有审查权,包括对朝廷(主要是尚书省)各类财政收支进行审查(查账),也包括军功的审查。

    审查不通过,尚书省必须对问题账目进行复查,没有合理解释,视同贪污。

    若军功不实或者有水分,各类奖赏要进行相应调整。

    谏议院又有监督权,对各大型工程的施工进度、质量和运营维护进行监督,对各类官督商办机构进行监督,对刑部、大理寺的判案过程进行监督。

    还要对尚书省执行的诏令进行监督,如果发现执行的诏令未经谏议院审核通过,视为乱命,不得执行。

    在审查、监督过程中一旦发现有问题,可以就此发动质询,质询主管官员,一旦谏议院判定官员自圆其说,可以发动弹劾。

    三个权力相辅相成,让谏议院具备切实的大权,可以有效审核诏令(封驳权),可以监督财政开支,可以监督尚书省,可以参与国事的决策,可以监督百官(弹劾权)。

    可以集结更多的力量,阻止皇帝绕过门下省用“乱命”(未获门下省审核通过的诏令)指挥尚书省办事。

    宇文温这么安排(妥协)算是很有诚意了,而他摆出的丰盛筵席,必然引得各方纷纷“入座”。

    然而光有筵席,没有规矩可不行,否则筵席秩序会乱,到头来弄得主宾都不开心。

    谏议院的根本,在于参知政事,参知政事的人选不能频繁变动,否则何以称得上“代议”?

    况且“喜怒无常”的谏议院会严重降低办事效率,很容易误事,所以参知政事的任期不能太短,人员不能频繁变动。

    又有一个问题:参与议论国事的平章政事、参知政事,到底怎么算品级?

    定高了,那些苦苦熬资历、循资格的官员能忍?

    宇文温认真考虑之后,定下原则:平章政事、参知政事一旦任职,任期六年,任满不得连任。

    任职期间,除非本人去世或者犯下重罪(谋逆或者大不孝等)否则不得免职,即便是皇帝,也不得剥夺平章政事、参知政事职务。

    参知政事的员额一百人,品级是从三品,实际上是“同从三品”,类似于散秩,只体现官阶和待遇,不代表可以凭着官品就凌驾于职事官之上。

    从参知政事中选出来的平章政事,其三品,也是“同三品”,虽然在政事堂会议上有投票权,但不代表平章就能和三高官官并驾齐驱。

    宇文温琢磨了许久弄出来的这个制度,并没有推翻现有体制,算是对现有体制的强化改革,将门下省的作用强化,盯着中书省和尚书省。

    又进一步碎化相权,导致门下省无法产生强势宰执,还给皇权装上了一个不痛不痒却无法忽视的限制,为将来的变革埋下了种子,可以说是用心良苦。

    许绍不可能想到将来谏议院有蜕变为议会的可能,但他能体会到宇文温的良苦用心:为了尽可能凝聚各方力量,选择出让部分权力(妥协),换得更多的支持。

    是一个父亲作出妥协,换得儿子们将来相安无事,有个善终。

    现在,见天子长篇大论,许绍有些感慨。

    差不多四十年前,意气风发的西阳郡公,坐在新落成的巴州(后改名黄州)官署里向他展望未来,如今,天子依旧意气风发,坐在新落成的门下省办公楼里,继续向他展望未来。

    未来是什么样子?

    未来很美好,但他们年纪大了,已经看不到了。

    可是,儿孙们能够看到。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他们累一些,把树苗种下,施肥、浇水,等到将来枝繁叶茂,儿孙们就可以享福了。

    许绍翻开写满字的笔记本,向宇文温汇报:“陛下,参知政事的选举已经圆满结束,接下来会在此基础上选出十二位平章政事,待得科举殿试结束,谏议院便可运转起来。”

    宇文温很满意,笑道:“那么,许纳言,谏议院的开门红是什么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