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九十九章 长安笑迎八方客

    正午十二点,钟楼上的大钟正点报时,“当当当”的钟声响起,传向四方,宇文温停下脚步,掏出怀表对时,与此同时,周围也有一些行人如他一般,掏出怀表对时。

    需求产生需求,农业社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需要精确到分钟的时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若是不精确到分钟,上班会迟到、赶车(船)会误点。

    “呜呜呜”声传来,仿佛有巨兽在远处咆哮着,宇文温循声望去,却觉一阵“妖风”迎面吹来。

    他的面前(北面),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广场北面,是气势恢宏的长安火车站(南站)主建筑。

    长安火车站主楼及其附属建筑,为一期工程,经过历时一年多的建设,于今年年初正式投入使用,其外貌,和长安城城门很像。

    长安火车站,是长安的一个新大门,所以主楼建筑形如巨大城门,正应了“城门”的寓意。

    以“城门”为设计思想的火车站主楼及其附属建筑群,为砖石结构建筑,佐以大量玻璃窗户,宛若一个建立在夯土台基上的城门。

    “门”分为居前的瓮城门、居后的主门,上面都有“门楼”,前低(四层楼高)后高(七层楼)、错落有致。

    其上“门楼”飞檐走壁、层峦叠嶂,金黄色的屋顶,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主楼左右两侧又有前出的“门楼”,建筑风格一如皇宫宫殿。

    整个长安火车站主楼建筑群远远看去,仿佛一座宏伟的“天之门”立于天地间,又像皇宫太极殿建筑群那样气势磅礴,让人看了心生敬畏之感。

    宇文温站在广场南侧,看着眼前这座划时代的建筑群,心中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火车站,是工业时代的象征,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但在他将近四十年的努力下,奇迹出现了。

    没错,这是奇迹,当许多百姓还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当读书人还在摇头晃脑说着“之乎者也”时,喷着浓烟的火轮船、火车已经行驶在江河湖海和陆地上,一根根电报线、一条条铁路,将中枢和边疆连接起来。

    还有苦味酸、硝酸甘油,还有半成品的青霉素,以及正在研制的青蒿素,这些都是奇迹,这是他创造的奇迹,也将是他给这个时代留下的“遗产”。

    如今,一切的一切,仿佛全都浓缩在这气势宏伟的长安火车站上。

    长安火车站(一期工程),除了主楼及附属建筑群外,还拥有一个八车道的火车月台,为两个半圆形、钢结构单跨拱棚“罩”着。

    这种单跨拱棚结构,最先用于工场厂房顶棚,具有近二十年的设计、施工、使用、维护经验,如今火车站大胆采用这种建筑结构,让月台和停靠的铁车免受雨雪袭扰,登车和下车的乘客,可以从容走在月台上,不需要打伞。

    火车站建成、尚未对外开放时,宇文温就亲临现场转了几遍,所以,今天他不打算进去,就在广场处站着,远远看着,看着这座长安的新地标。

    等到数十年后全国铁路主干线建成,长安火车站会是天下铁路的枢纽。

    在这里,一列列火车会驶向四面八方,往东可以去河东和山东(太行山以东)地区,往东南可入荆襄地区,往西南可入汉中以及蜀地,往西可入陇右地区,往北可达河套(朔方)地区。

    宇文温看不到那时的盛况,但能为一个光明的未来打好基础,他已经心满意足,看着火车站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看看宛若城门的主楼,他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要不要搞什么“长安笑迎八方客”、“长安欢迎您”的标语?

    感觉这样很恶俗啊。。。

    但笑迎八方客是必须的,毕竟这是长安的门面,朝廷的脸面。

    宇文温收回思绪,向广场一侧走去。

    没必要立什么标语,因为这种方式太过于“惊世骇俗”,宇文温之前不是没想过在这站前广场上立个雕像,譬如立一个他骑着马、剑指前方的雕像,不过思来想去还是放弃这个念头。

    因为这种做法,只有在陵墓上才会用:陵墓的封山前,立个神道碑,佐以人像。

    宇文温的审美,和这个时代的主流审美不太一样,他不想给大家造成困扰,所以许多“后现代主义”的设计元素,全都没有用在定稿的设计方案上。

    但是,后世火车站的一些布局,现在却用上了,譬如站前商业街,如今的长安火车站(南站)就有。

    在火车站进出的乘客,有消费的迫切需求,而火车站人流量这么大,也是寸土寸金的商业宝地,两者一结合,自然就有了商业街。

    商业街里,有食肆、茶肆、杂货店,满足过往旅客的饮食、购物需求,而商业街的另一边则是客栈集中区域,方便过往旅客住宿。

    宇文温现在就是去商业街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隐患。

    当然,他不过是走马观花而已,具体的检查和暗中走访,自然由有司负责。

    火车站人流量极大,也是治安事件高发区,其中就包括商业街,如果火车站的治安不好,就会给长安丢脸,给朝廷抹黑,所以宇文温很重视火车站的治安情况。

    火车站鱼龙混杂,有不良奸商用碰瓷、鬼手换假钱、以次从好等手段敲诈、欺压过往旅客,又有“黑车”欺诈客人,还有各种小偷团伙作案。

    甚至有什么“砍手党”、“敲头党”进行抢劫,又有黑恶势力拐卖人口、欺行霸市、强买强卖,这一切的背后,基本上都摆脱不了“猫鼠勾结”,对此,宇文温“早有耳闻”,并且深恶痛绝。

    与此同时,火车站是人员密集的地方,一旦发生什么变故,譬如失火,惊慌失措的人们四散奔逃,很容易酿成踩踏等重大人员伤亡事故。

    所以,火车站的管理必须有备无患,既要防止火灾,也要强化治安管理,还得防止官吏、工作人员和黑恶势力“猫鼠勾结”。

    因为有这样的需求,火车站不仅设有警察局,警察局内人员定期流动,还设有驻军和救火队,随时应对各种意外情况。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卫生问题。

    火车站人流量大,一旦火车站周边的餐饮业、住宿业没能做好餐具消毒工作,就会成为疾病的扩散地,一个患病的人在某个食肆里用餐、在某个客栈里住宿,很容易把疾病传染给其他人。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又跟着火车向外扩散,所以,火车站饮食业、住宿业的卫生状况也是必须重视的。

    想到这里,宇文温忽然想到一个可能。

    不要说什么僵尸病毒,就是一般的流感,只要有患者在火车站活动,很容易传染给别人,然后通过流动的人群还有火车,快速向四周扩散。

    这就是交通便利的副作用,在缩短了地方和地方之间距离的同时,也缩短了疫区和其他地区的距离。

    宇文温想到这里,看着商业街来来往往的人群,忽然觉得肩膀上的担子又重了一些。

    公共交通提速了,公共卫生,也必须跟着提速才行。

    不然,如何能做到“长安笑迎八方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