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九十八章 随机应变

    “呐,大家看看,这就是如今最热门的期货藏宝图,名为‘阴阳烛’。。。。”

    “嘿,这黑白框框,看起来还真像蜡烛哎!”

    “我看看、我看看。。。这玩意就是藏宝图?宝贝在哪里?”

    “嗨,这图可不容易看,我要看出来了,早发财去了!”

    茶肆里,茶客们聚在一起,研究着说书先生拿出来的“藏宝图”,也就是期货交易行情的走势图,因为上面的图案是黑白长方体组成,所以又名“阴阳烛”。

    期货交易,据说是有钱人才有资格做的买卖,所以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期货交易等同于发生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

    但是,不知何时起,茶肆、食肆里的说书先生给大家念报纸新闻时,开始介绍期货行情,把行情说的是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无数商家一夜暴富或者一夜倾家荡产,听说书先生将期货交易的行情,就仿佛在听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让客人们听得入迷。

    茶肆一角,便服逛街的宇文温,听茶客议论着这几日又有谁炒期货暴富,又有谁炒期货亏得连妻子都气得回娘家,不由得莞尔。

    他很注意对舆论的控制,而这个时代没有广播、电视,即便有了报纸,但很多人都是文盲,所以百姓们的消息来源基本靠道听途说。

    正所谓三人成虎,消息在扩撒的过程里,很容易走样,若被人加以利用,造成的影响便无法控制。

    造谣的手段之一就是童谣,许多所谓的童谣,根本就是某些人有意编造出来的政治童谣,然后教会几个孩童,让其在街头反复唱,于是这所谓的童谣就传播开来。

    例子有很多,譬如周、齐相争时,齐国的顶梁柱、“落雕都督”斛律光为周国忌惮,于是周国大将韦孝宽为了除掉这个劲敌,就让人在邺城传播“童谣”两首:

    其一: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

    百升就是一斛,斛(律)要上天,意思是斛(律光)要当皇帝,明月照长安,意思是斛律光不仅要当齐国的皇帝,还要灭掉周国。

    其二:高山不摧自崩,槲树不扶自竖。

    高山,齐国皇帝姓高,槲树又是指代斛律光,一崩一竖,用意再也明显不过。

    本来齐帝高纬就觉得岳父斛律光威胁很大,又听了童谣,杀意更重,于是在战场上常胜的斛律光,被自己女婿诳进宫里杀了。

    高纬杀斛律光,主因是权力斗争,但童谣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宇文温可不会让人有机会用童谣来推波助澜,所以,老早就布局了。

    那就是培养“说书先生”这门行当,充当他的舆论喉舌。

    百姓们看不懂报纸,却又对报纸上的新闻感兴趣,茶肆、食肆里的说书先生就给大家念报纸、讲新闻,然后用通俗的词汇,向听众讲解时事,加上一些评论。

    若是哪里有凶案发生,要适当“普法”,若是有哪里的特产大卖,要适当介绍当地风情,若官府公布了一些法令,说书先生要对此做一些简单的讲解,方便听众理解。

    若是有新事物出现,譬如蒸汽机、火轮船、火车、电报,说书先生要让听众知道这就是机器,而不是妖怪。

    简而言之,宇文温靠着“说书先生”这种“人肉广播站”,不断地进行消息的“发布”和传播,然后在这些消息里掺上一些想要宣传的内容,让听众们不知不觉中就接受了灌输。

    为了控制好这个舆论阵地,宇文温专门成立了机构,作为各地说书先生的后台,随时“定制”各种消息,审核“说书稿”,并且随机应变,与那些奇奇怪怪的流言、童谣作斗争。

    顺便时不时吹捧一下官军是多么英勇无畏、朝廷是多么爱民、天子是多么英明神武等等。

    当然,吹捧得讲技巧,太直接的吹捧只会适得其反,让百姓心中起疑,也会显得说书先生像个“朝廷鹰犬”。

    宇文温今日出宫,是想考察一下舆论控制战线的实际情况,所以特地跑来这家茶肆,看看“手下员工”的业务能力如何。

    眼见着临近中午,他便向人群中正热火朝天吹牛的便装侍卫使了个眼色。

    那侍卫如今的身份是一个刚从外地来长安没几天的货郎,见天子下令,干咳一声,向旁人说:“眼见着会试就要开始了,我听说呀,长安里有人卖答案呢。”

    话音刚落,旁边一个茶客笑骂道:“你听哪个烂舌头的乱说?这答案谁敢卖?”

    “我也不信来着,可有几个人都这么说,而且。。。。”侍卫压低声音,“而且,我听说了,上次,就有人买答案,所以过了会试呢。”

    又有茶客说:“这不能吧,人家真做了这种事,还能让外人知道?”

    “这不在风月场和小娘子作乐时炫耀么,被小娘子当做笑话,又说给别人听。。。”

    侍卫这么一说,茶客们倒是不好反驳了,毕竟风月场里本来就消息满天飞,许多恩客喝多了,或者被小娘子伺候得爽了,一时不慎把些许秘密说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那说书先生听得“货郎”这么一说,明显愣了一下,宇文温看得清楚。

    却见这位眼珠子一转,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把折扇一甩,“啪”的展开扇面。

    他扇着风,笑道:“这位兄弟,依某愚见,这是不可能的。”

    “喔,老兄何以见得呀?”侍卫反问。

    “且不说有没有人卖答案,大家没考过科举,对于试卷的命题怕是有些误会,这试卷上的题目呀,可都是临考前摇号摇出来的。。。。”

    说书先生简要的把科举考试题目的选定过程介绍了一遍,众茶客听过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既然如今是临考前用摇号机摇号,其他人如何得以提前知道答案?”

    “货郎”见大家不以为然,哈哈一笑,从背篓里拿出一个东西:“大家请看,这玩意,是我从一人手中买来的,就是一个小号的转盘摇号机。”

    他把那摇号机放到大桌子上,让大家都能看见,然后拿出几个黑色的念珠,放到转盘里去,又拿出一个红色的念珠,从摇号机侧面一个不起眼的小口放进去。

    这颗红色的念珠,并未和那几颗黑色念珠在一起,甚至在转盘里都看不见这颗红色念珠。

    “大家看,我现在摇号。。。。”

    “货郎”让转盘转起来,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只见那几个黑色的念珠在转盘里滚动,却怎么也滚不出来。

    “大家注意了,我按一下这里。。。。”

    “货郎”说完,按了摇号机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只见出口处骨碌碌滚出一个念珠,却是那颗红色的念珠。

    如此情形,让茶客们看得目瞪口呆,说书先生也愣住了,“货郎”又演示了一遍,大家无言以对。

    “大家也许知道,有些商家搞促销,搞什么摇号抽奖,而我这摇号机,是从一个奸商那里买来的,就是骗人的,想要什么号码,都能控制。。。。”

    说到这里,他看着那说书先生:“老兄,我是个粗人,没考过科举,可那选题目的摇号机,怕不是不能做手脚吧?”

    “只要有人提前拟定号码,那么就可以在选题前做好答案,那么,兜售答案给考生以牟利,不是不可能吧?”

    “货郎”的一番话,直指科举舞弊是有可能的,却只说是可能,而不是言之凿凿的说有。

    面对质疑,说书先生明显猝不及防,宇文温见着这位面色一阵白一阵青,心想大概是应对无力,而那些茶客眼巴巴的看着说书先生,想听听说书先生的说法。

    第三届科举会试即将举行,宇文温让人拿这个话题来考察说书先生的“业务水平”,当然要考虑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所以要把泼出去的脏水处理掉。

    宇文温正打算让另一个便装侍卫开口说话,把问题圆回来,却听说书先生哈哈一笑:“哎呀,方才肚子不舒服,差点就忍不住了。”

    “你说的,没错,确实,有不良商家在摇号机上作假,控制摇出来的号码。”

    “但是呢,乡试且不论,会试的题目摇号。。。。我可是听说了,用的号码球,是西域秘银制作,平日里存在禁中,就在天子的御书房里锁着,到会试即将开考时,才会让礼部拿去,现场摇号。”

    “这西域秘银,可没人知道如何制作,即便那摇号机有机关,作弊者也无法伪造秘银号码球,以此控制题目。。。”

    众人听了恍然大悟,“货郎”无话可说,讷讷说道:“啊呀,那是我孤陋寡闻了,不过呢,商家的摇号抽奖,大家可要多个心眼,这总是没错的。”

    茶客们闻言点头称是,说书先生完美化解了一场小小的舆论危机,笑容在脸上重新浮现,潇洒地收起折扇,摊开报纸,开始讲新闻。

    宇文温让陪同的侍卫结账,起身向茶肆外走去,虽然面无表情,但心情是不错的。

    这个员工。。。。说书先生表现不错,胡扯。。。随机应变的本事不错,他很满意,所以决定回去后要让有司给其发奖金。

    不过呢。。。

    宇文温想着想着,腹诽起来:神特么西域秘银,这是玄幻世界么?秘银都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