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九十五章 藏宝

    爆竹声中,位于荥阳城内的荥州期货交易所迎来新年的第一个交易日,而就在今天,各地的期货交易所也按时“开市”,沉寂了一个新年假期的期货交易市场“春暖花开”。

    主持开市典礼的官员们,无论心中高兴与否,看着涌入交易所的人潮,面上都带着微笑。

    去年一年,荥州期货交易所以及各地期货交易所给朝廷带来不菲的交易税,数量之多都让政事堂诸公无法忽视,光凭这一点,朝廷就不可能如一些清流呼吁的那样,把交易所关掉。

    既然朝廷需要交易所,那么对于地方官员来说,即便心中再看不起市侩的商贾们,在这种场合里,该说的场面话当然要说,该笑就要笑。

    时钟上的指针指到九点整,交易大厅内响起锣声,这声音表示“开市”。

    热火朝天的期货交易今天开市,站在交易大厅二楼位置的官员们,见着大厅中间一个个交易池内高声讨价还价的“红裲裆”,表情各异。

    君子不言利,却不得不身处逐利之所,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呐!

    官员们心思各异,可参与期货交易的商贾们却全神贯注,许多人除了关注价格变化、向交易员写指令,还低头翻看着手中的一本书。

    一本被誉为“藏宝图”的奇书:《阴阳烛》。

    《阴阳烛》这本书,是对一种图形化表示期货交易信息的理论方法进行介绍,这种方法,根据开市价、收市价、最高价及最低价四个数字,绘制形如蜡烛的方框。

    收市(盘)价比开市(盘)价高,方框为中空(白蜡烛,即阳烛);收市价比开市价低,方框填满黑色(黑蜡烛,即阴烛)。

    此为基本图形,按照这样的方法,可以用各种由黑白方框和直线构成各种图案,以此表示单日各种不同的期货交易行情、价格走势。

    每个交易日的阴阳烛图案汇总在一起,就能构成很直观的行情、价格走势,帮助期货交易客户更好地做出判断。

    这本书不仅介绍了“阴阳烛”的理论,还把去年一年荧州期货交易行情的数据进行整理,按月给出用“阴阳烛”表示的走势图,可以帮助读者尽快熟悉“阴阳烛”这种理论及其分析方法。

    该书由求学社出版,在各地交易所处销售,消息传出后,短短数日之内便被纷至沓来的商贾们一扫而空,大家都把这本书当做藏宝图,想要以此为引导,在期货交易中找到宝藏。

    而该书第一作者张蒹葭,也成为大家议论的人物。

    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张蒹葭为何许人也,即便是在荥州期货交易所,也只有少部分人意识到这个“张蒹葭”,就是当初在交易所端茶送水的一名普通侍应生。

    直到去年年底,最后一个交易日开始时还在端茶送水的张蒹葭,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

    某交易大厅外侧、“大客户室”内,精神抖擞的张蒹葭,宛若一军主帅,指挥手下整理资料,并“遥控”交易员,开始进行期货交易。

    新年伊始,他没能如最初所希望的那样,穿上红色裲裆、进入交易池里讨价还价,却被大名鼎鼎的日兴昌银行聘为“期货理财专理(荥州所)”,手握巨额资金,开始在期货交易市场里搏杀。

    但他不想终生为笼中鸟,仰人鼻息而活。

    日兴昌银行就像一个寻宝队,请他做向导,“阴阳烛”就像一份藏宝图,被他牢牢记在脑海里,而宝藏是永远都找不完的。

    所以,他想要从“寻宝队”脱身是很难的,那么,不如把藏宝图交出来,卖个好价钱。

    寻宝队有了寻宝图,可以换个人带路去寻宝,不一定非他不可,但为了防止他把寻宝图又卖给别的寻宝队,必然会先挽留他几年。

    时间一到,转行创业。

    这就是张蒹葭的打算。

    但是,张蒹葭没想到日兴昌银行买下他的“阴阳烛”后,居然会公之于众,他实在想不通,对方到底是基于何种考虑才这么做。

    “专理,请喝茶。”

    说话声打断了张蒹葭的思路,他回头一看,却见身着绿色裲裆的吕宝树端着茶,笑眯眯的站在旁边。

    吕宝树辞去交易员一职,想要回家过小日子,却被张蒹葭聘请为助理,昔日的搭档,依旧在交易所里“奋战”。

    张蒹葭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提笔在指令单上书写着,随后交给吕宝树:“老吕,今日的开门红,就在这单了!”

    “好嘞!”

    。。。。。。

    “这个张蒹葭,打得一手好算盘,把藏宝图卖个好价钱,那么日兴昌就没道理“攥’着他,因为寻宝队可以让别人来看藏宝图,一样可以带路寻宝。。。”

    “二郎,看样子,这个小伙子蛮有想法的,怕是不愿久居人下,想要有一番作为。”

    “没错,与其做一只被人关在金笼子里的鹦鹉,还不如做一只自由自在的麻雀,依我看呐,这个张蒹葭意识到炒期货不可能长久,所以,将来迟早有一天要转行做贸易,或者做实业。”

    御苑里,凉亭下,宇文温正与看书的尉迟明月交谈,谈起炒期货奇才张蒹葭的事情。

    日兴昌荥州分行,聘请张蒹葭为“期货理财专理”,专门炒期货,而对方居然把自己的一个炒期货理论“阴阳烛”变现,卖给日兴昌银行。

    总行同意了这笔买卖,分行从张蒹葭手中买下“阴阳烛”的“专利”,而相关内容很快传到宇文温这里,他看到“阴阳烛”的示意图之后,不由得愕然。

    他不懂期货交易或者证券交易,却看过新闻里时常出现的期货/证券交易行情走势图,张蒹葭发明的“阴阳烛”示意图,和宇文温印象里电视中的走势图很像。

    所以。。。。

    要么,张蒹葭是“不正常人类”;要么,真就是个天才。

    宇文温命令“石塔西”对张蒹葭进行严密调查,与此同时做出了一个决定:将“阴阳烛”理论公开。

    立刻出版书籍,向大家介绍“阴阳烛”的理论,以此把购买该“专利”的费用赚回来。

    这种做法,可以大幅促进期货交易的“热度”,许多人会把“阴阳烛”当做藏宝图,试图在期货交易(投机)中找到更多的宝藏。

    还能刺激更多的人来研究期货交易的理论,达到“水涨船高”的目的。

    宇文温觉得,有了蒸汽机、火车、火轮船、电报的“加持”,经济发展必然越来越快,发展到一定程度,期货交易所、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所就会应运而生,这就需要强有力的经济学理论进行支持。

    而这个工作,只能靠“众人拾柴火焰高”,他本人是不行的。

    那么,每当有新的经济学理论或者分析方法出现,不该将其当做赚钱的独门绝技私藏,而是要将其当做一个学术观点进行公开发表,引发讨论,这样才能相互促进,提高经济学说的理论水平。

    按照“专家们”的初步研究,“阴阳烛”理论,比现有的“折线图”理论要好许多,但宇文温觉得理论再好用也只是工具,这个工具该怎么用好,完全看使用者的能力。

    道理和读书一样,同样的教材、辅导书、试题集,同样的老师授课,有的学生成了学霸,有的学生就是学渣。

    张蒹葭应该是想通了这点,所以选择把“阴阳烛”理论卖给日兴昌,一来赚点钱,二来是为了方便日后脱身。

    这个年轻人如此有想法,宇文温很感兴趣,“石塔西”的特工,会成为张蒹葭的“影子”。

    然而尉迟明月不感兴趣,她作为“财务总监”,正在利用一切“业余时间”提升自己的经济学理论知识水平,以便更好的在新形势下进行“财务管理”。

    此刻,尉迟明月正在看的书,是求学社出版的数学书,书名《概率论》。

    她平日常看的另一本书,书名《数理统计》。

    黄州商业集团的实力超群,其成员的经商能力已经超过了传统商人的平均水平,贸易、投资、买卖保险等行为,已经开始用先进的科学(数学)理论来作为行动指导。

    《概率论》、《数理统计》,就是无数理论和实践结果的汇总,尉迟明月特地请了学者当“家教”,给自己“开小灶”,花了两年时间才入门。

    此刻,宇文温看着尉迟明月手中这本《概率论》,忽然有些恍惚。

    他想起了“当年”,被《概率论》支配的恐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