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九十二章 阴阳烛

    傍晚,荥阳一隅,俗称“廉租坊”的坊内,居民们忙着生火做饭,家家户户冒起炊烟,欢声笑语不时响起,其间又掺杂着狗叫声,使得坊内洋溢着无穷无尽的生活气息。

    荥阳工商业发达,聚集着大量外来务工人员,官府为了方便管理,兼之体恤外来务工人员生活不易,特地设租金低廉的坊,建起一排排平房及必要的公共设施,专门安置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家人。

    这样的坊俗称“廉租坊”,无数满怀着梦想的外地人,携家带口在这里落户,靠着在荥阳务工挣钱,养活自己及家人。

    白天,成年人“上班”,坊里组织老人看护幼儿,提供简单的午餐,晚上,忙碌了一日的成年人“下班”,一家人团聚,边吃饭边说话,待得夜幕降临,早早歇息,迎来新的一天。

    某院落里,一户人家正聚在一起吃夕食,主食为炊饼,佐以几根辣椒,还有几碗汤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辣椒是个好东西,不仅辣,还下饭,对于贫苦人家来说,用眼下已经很便宜的辣椒来送饭,完全可以省去菜,也省下不少钱。

    旁边,一个烧水兼取暖的火炉里,一个年轻人借着火光,用一块木板权做书案,用木炭在一张纸上画着图,咬了半截的炊饼放在旁边,已经有些发凉。

    在他身边,有许多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许多文字和符号。

    男主人见着这位如此模样,让妻子监督一对儿女吃炊饼,随后起身走到火炉旁,看看那年轻人画的图。

    年轻人用的纸,是一张白底黑字的宣传单,在其空白处画的图案是很多小方框,方框长短不一,有的方框里被木炭涂成黑色,有的方框则没涂。

    无论是哪种方框,其上端或者下端都有直直的黑线,仿佛蜡烛的芯,男主人见着这一根根“黑白蜡烛”,打趣道:“小五,你又画蜡烛了?”

    张蒹葭抬起头,看着这位皮肤黝黑的男子,笑着点点头:“嗯啊。”

    男主人拍拍他的肩膀,说:“嗨,蜡烛可以慢点画,炊饼再不吃可就要凉了,吃坏肚子可不好。”

    张蒹葭点点头,放下炭块,在衣角擦了擦手,然后拿起炊饼,就着一根辣椒继续吃起来。

    男主人看不懂他画蜡烛有何用意,交谈了一会便坐回食案旁,和家人边吃边说话。

    张蒹葭看着这个生活拮据却又其乐融融的家庭,有些羡慕,联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由得黯然。

    不过想想今日的收获,他的心情很快好转,一边吃炊饼,一边画图。

    他在期货交易所做侍应,收入微薄,又无依无靠,于是和这家人搭伙过日子,有个落脚的地方,多一个照应,节省开支。

    就在今日,他从“合作伙伴”那里,得了一张面值五百匹的流通券。

    这张流通券,等同于一百五十贯钱,有了这笔钱,他距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想到这里,张蒹葭看向自己画的草图,这草图上的方框,被户主称为“蜡烛”,因为一黑一白,又被户主戏称为“阴阳烛”,现在想想,倒也贴切。

    张蒹葭读过书,学过算术,加上自己这几年的摸爬滚打,对期货交易颇为熟悉,所以自创了一套判断行情的办法,那就是画这种方框,将各种价格数字“图形化”。

    方框的长度,为某个期货的开盘价和收盘价之差,差值越大,长度越大。

    方框上下如同阴影般的两条竖直细线,代表着一天中这个期货的最高价和最低价。

    若收盘价高于开盘价,那么方框为白色(中空),若收盘价低于开盘价时,方框为黑色(填上黑色)。

    当开盘价等于收盘价时,烛身变为一条短的水平线,这种情况下的烛形类似“十”字,张蒹葭认为这说明期货的价格涨、跌没有明确的方向。

    按照这样的图形表示方法,可以用很多种简单的方框、线条图案,表示期货当日行情,体现了期货市场供需平衡与否的信息。

    这是张蒹葭自创的数字“图形化”表达方式,可以很直观的将价格变化及趋势表现出来,他一直没有给这种办法取名字,如今想想,“阴阳烛”的名字倒也贴切。

    白框(中空,收盘价高于开盘价)为阳,代表涨;黑框(框内填黑色,收盘价低于开盘价)为阴,代表跌,而方框本身就是烛身,带阴影的直线就是蜡烛的芯。

    将一连串的阴阳烛放在一起,作为一个形态来分析期货市场动向,能提高炒期货的成功率。

    尤其在短中期走向预测方面,张蒹葭发现这种方法的预测成功率很高。

    这并不是张蒹葭臆测,他这几年在交易所端茶送水,不放过任何记录期货价格、了解市场行情的机会,不断地用自己的方法来预测,再总结经验教训,才得出像模像样的“理论”。

    眼见着自己的理论成功率很高,张蒹葭当然想过大显身手,靠着炒期货发家,然而他无亲无故,囊中羞涩,没什么人可以依靠。

    没有本金,连入场交易的资格都没有,而除了本金,还得缴纳保证金、各种手续费,累加起来的费用,他仔细算过,即便是做最小一单买卖,需要的费用光靠自己打工,一辈子都攒不到。

    没本金,不要紧,可以帮人炒期货,然而没有人会相信他一个来路不明的穷小子,不过张蒹葭又想到另一个办法,那就是当期货交易员。

    期货交易员,不仅工钱高,而且还能根据每一单成功的交易获得提成,若交易额大,提成就高,可以说只要眼光好、能力强,做交易员来钱是很快的。

    张蒹葭想要去当交易员,用别人的钱来炒期货,积累“实战”经验,然后攒下自己发家的本金。

    但是想要进那个门槛很难:想要做交易员,必须有一定分量的人担保,而他无亲无故也认不得什么大户,哪来的担保人。

    没有担保人,经纪公司不会雇佣毛遂自荐者为交易员,这条路走不通。

    张蒹葭没有气馁,很快又想到了一个办法:找一个交易员做合作者,他出主意,对方执行,所得利润大家分。

    期货交易所里,有许多经纪公司的交易员,因为炒期货风险很大,市场行情千变万化,所以交易员们的业绩压力也很大。

    张蒹葭认为一定会有“苦苦挣扎”的交易员会接受他的建议。

    但是,许多人都当他是疯子,因为没有人相信,一个在交易大厅外端茶送水的穷酸侍应有精准的眼光,能够判断期货的行情、价格走势。

    张蒹葭厚着脸皮,和不同交易大厅的交易员们私下接触,寻求合作,却招来白眼以及嘲笑。

    他依旧不气馁,继续“磨”,好不容易以“八、二分”的开价,说服了一个业绩太差几近被扫地出门的交易员,一起合作赚钱。

    当然,所得收益的切割中,对方是八,他是二。

    虽然有些不公平,但这是当时张蒹葭和对方定下的约定,不然没人相信他这个穷小子。

    一年下来,这样的合作获利颇丰,而张蒹葭通过一年的“实战”,用获胜或败的成绩,还有这一年时间里对行情、价格走势的观察,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理论。

    待得明年。。。

    想到这里,他心中激动,不由得直接吃了大半截辣椒,结果被辣椒辣得涕泪横流,赶紧吃炊饼解辣。

    男主人见状哈哈大笑,递来一碗温水,张蒹葭道了声谢,接过水,三两口将其喝完。

    张蒹葭见着这一家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又想起了许多事情。

    他姓张名蒹葭,寻常平民家庭是不会用《诗经》里的词给儿子取名的,虽然他家中排行第五,却不被亲人承认,道理很简单:

    一个外室生的“野种”,有什么资格认祖归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