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九十章 获益

    上午,专列行驶在铁路上,发出“况且、况且”的声音,专列车厢里,郝吴伯看着窗外快速后退的景色,只觉感慨万千:火车真的能够改变天下。

    关中铁路一期路段(东端),于今年秋天建成通车,但目前这条铁路还在试运营阶段,主要以货运为主,与此同时有司还在抓紧时间完善沿线配套设施。

    待到来年年初,这条铁路就会正式运营,而那时,长安南站、北站也会正式投入使用。

    按照规划,长安南站主要为民用,长安北站则为官用(军用),今日一早,郝吴伯是在长安北站登上自己的专列,前往渭口车站。

    全程将近三百里,中途不停靠站点,耗时大约六个小时,到了渭口车站,休息一晚,次日就排开仪仗,走官道出潼关,经洛阳去荥州。

    从长安到渭口,若走官道,一般要七天,以郝吴伯作为宰执,队伍排场当然不小,浩浩荡荡上千人,要花七天才抵达渭口附近。

    而现在,同样多的人,六个小时即可抵达,省时省力又节约成本。

    等到将来长安和洛阳接上铁路,全长约七百里的路程,当天清晨从长安出发,晚上就能抵达洛阳。

    届时,东都仿佛就是长安远郊的一个城池,好像不过七里远而已。

    想到这里,郝吴伯收回思绪,看向书案上的资料。

    他年轻时挑灯夜读,学习知识,没想到已是知天命的年纪,还得挑灯夜读,学习期货交易的知识。

    期货交易最早产生于西阳,期货交易的产生,源自已有的预购、赊卖交易,并且以现货预期交易为基础。

    但是,只有越来越多的商品生产、贸易和加工需求,才会刺激期货交易的产生。

    郝吴伯作为当事人,可以说是看着黄州“长大”的,所以对于期货交易的诞生,多少都知道一些具体原因。

    随着黄州西阳发展成为重要的农产品集散地和加工中心,大量的农产品在西阳进行买卖,商贾们按照传统方式,在市集里面对面讨价还价进行交易。

    这样的交易方式,使得价格波动异常剧烈,收获季节,有大量粮食运抵西阳,出现供大于求的现象,导致粮食价格暴跌,使运粮贩卖的商贾常常连运费都收不回来。

    而到了来年春天青黄不接,粮食匮乏(相对),导致西阳城内大量脱产(脱离农业生产)人口对粮食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于是价格上涨。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粮食产地(譬如汉沔地区)出现了许多粮商,当地粮商设立商行,修建起仓库,收购农民的粮食并且存储。

    按照传统的做法,这些粮商在开春时,就通过预购的方式收购农民还未收获的粮食,待到秋天,把购入的粮食先储存起来,然后分批外销。

    这种做法,可以避免粮食集中上市时引起价格暴跌导致粮商亏本。

    但粮商们在销售粮食的过程中,存在着两个问题:粮商通常需要向柜坊贷款,以便有充裕资金从农民手中预购粮食,确保秋天有足够的粮食存入仓库。

    其次,粮食在分批销售中,那些储存在仓库的粮食,面临着巨大的过冬后价格风险。

    存粮来年出售,很可能此时的价格波动会导致粮商亏本,甚至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最好办法是“未买先卖”,粮商在和农户定下粮食预购契约前,就以预售的方式,与黄州西阳的“坐商”谈妥粮食出售契约。

    这样的做法,让粮商能够转移价格风险,于是,预购加预售的远期交易,便成为一种普遍的交易方式。

    同理,从事麻等原材料销售的销售商,也按着粮商的办法来降低自己的经营风险。

    而西阳的贸易商和生产商,同样也面临着粮商所面临的问题。

    粮商、原材料供应商能通过预购、预售降低风险,贸易商和生产商自然也能。

    于是他们也预估交货时的预期粮价(或原材料价格),然后以比这价格还要低的价格和销售商定远期交易契约,以避免交货期价格下跌的风险。

    由于西阳贸易商和生产商的买价太低,那些商谈远期合约的粮商、原材料商为了保证自身利益,不得不去寻找更广泛的买家,为他们的粮食、麻等原料定个好售价。

    一些非粮商、原材料供应商认为这其中有利可图,就先从别人手中买进远期交易契约,到交货期临近再卖出,从中盈利。

    这就演变为期货投机交易,如此以来,购买远期交易契约的行为渐渐增加,促进期货交易市场的规模,由此改善了粮商、原材料供应商的收入,他们支付给农民的费用也有所增加。

    于是,当期货交易所在黄州西阳成立,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商人,都能从中获取好处,而愈来愈越活跃的期货交易,也起到了稳定物价的作用。

    还间接保障了农民的利益,毕竟许多农户没有什么销售渠道,等到秋天粮食上市时,因为要急着将收获的粮食脱手,所以不得不忍受低价,把辛苦种出来的粮食贱卖。

    粮商的预购,可以初步缓解这个问题,而有了期货交易作为支撑的粮食预购,粮商们因为可以很好地“预售”,于是利润有了保障,所以愿意给出更高的粮食预购价,这对农民来说是好事。

    种植粮食的农民,可以从期货交易中间接获益,种植瓜果蔬菜、棉麻、甘蔗的农民,同样可以间接获益。

    所谓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能够一定程度上保护农民利益的期货交易,等同于有了个不错的护身符。

    正是这个原因,当朝野内外反对期货交易(主要是投机交易)的呼声高涨时,支持期货交易的郝吴伯等人,才能靠着再明白无误的事实,在一次次激烈辩论中击败反对者。

    然而,期货交易的投机属性很刺眼,依旧有许多人对此不满,并且提出了各种质疑,其中不乏真知灼见。

    对此,朝廷的决定是加强对期货交易所的监管,完善期货交易的各项规章制度,尽可能避免恶意的期货交易投机行为有机可乘,导致粮食、布匹、棉花等重要商品的物价出现剧烈波动。

    荥州期货交易所,是天下交易所的“总号”,可以说是期货交易这个蜘蛛网的核心所在,所以,肩负使命的郝吴伯,以门下高官官的身份到荥州公干,要把期货交易制度进一步完善。

    既要规范期货交易行为,也要平息反对者的非议,与此同时,还要为将来做准备。

    郝吴伯这几日恶补期货交易的相关知识,得知期货交易有许多复杂的“玩法”,若工商业者能够学以致用,那么期货交易这种交易方式,对于工商业经济的发展来说,就是如虎添翼。

    朝廷要大力发展工商业,所以,期货交易是不可能取消的,商人可以从期货交易中获得好处,朝廷同样可以从中获益。

    粮食、棉花、蔗糖、茶叶可以成为期货,国债,将来同样可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