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期货

    宇文温不太懂期货交易,只熟悉名词,所以对于期货交易不是很看好,但是,随着经济发展、切实需求而诞生的期货交易所,还是壮大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许多工商业发达地区,其主要商埠,都陆续出现了官府监督下运营的期货交易所,其中也包括长安。

    粮食、木材、生丝、药材、茶叶、棉花、蔗糖、香药、皮货等,都是各地期货交易所的期货,大量商人在期货交易所进行期货交易,销售货物或者投机。

    对于正经的经销商而言,期货价格即便略微吃亏也值得,因为他们可以通过期货交易所,提前销售手中的货物,或者提前预购货物,收入(进货、出货)是预期可见的。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做买卖就怕有价无市,买方怕自己喊出高价却无法进货,卖方怕自己喊出低价都无法把手中的货物脱手。

    做买卖,最怕货物滞留导致资金周转不灵,所以即便吃点亏、换得手上有相对充裕的资金,实际上是很划算的。

    所以,期货交易所对于正经的经销商(需求量大)来说是个不错的交易场所,而对于投机商来说,这就是一个充满着无数机会的巨大赌场。

    说白了就是靠着预测来赚差价,而所谓的预测,和个人的眼力、经验、见识、消息灵通程度有很大关系,只要操作得当,策略对头,赚大钱不是问题。

    这样的方式赚差价,不需要商人四处奔波,只需要优哉游哉坐在期货交易所里吹“空调”、“暖气”,或者坐在家中“运筹帷幄”,轻轻松松就能赚大钱。

    如此诱惑,又如何不让各路投机商蠢蠢欲动。

    随着几条大运河以及火轮船的出现,交通运输越来越便利,海贸规模越来越大,周国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各地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额也持续增长。

    为此产生的非议也越来越大。

    官僚们本来就不待见商人,而期货交易这种带着强烈投机行为的交易方式,更是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官僚们的心。

    商人逐利,靠低买高卖致富,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行为,而在此基础上的期货交易,其性质在许多“有识之士”看来更加“恶劣”。

    不说一夜暴富,就说一夜输得倾家荡产,导致许多投机失败者自杀,“有识之士”认为,期货交易所和赌场差不多,是败坏社会风气的罪恶之源,朝廷不应该支持期货交易。

    更不该设立期货交易所,从中抽取税费,若这样也行,那是不是朝廷还要开设赌坊,吸引百姓来赌钱,然后从中收取税费?

    换而言之,有识之士们认为,期货交易就是赌博换了个名头,朝廷要是允许期货交易大行其道,只会败坏社会风气。

    宇文温认为,期货交易确实有赌的成分,但不代表这就是纯粹的赌博,因为期货交易讲的是分析和预测,而不是纯粹的拼运气。

    这个时代的有识之士,经济学知识很缺乏,无法理解或正确区分期货交易和赌博之间的区别,宇文温懒得废话,直接出书。

    《论期货交易和赌博的区别》

    此书是宇文温召集“商业才俊”们编撰,共有二十册,既介绍期货交易的操作流程、原理,也举例进行说明:对许多各类型的期货交易案例(有成功有失败)进行分析,向读者解释期货交易和赌博的区别。

    而这套书,也算是期货交易的入门读物。

    现在,宇文温见陈媗跃跃欲试的样子,问:“那套《论期货交易和赌博的区别》,你看过么?”

    陈媗点点头:“看过呀。”

    “你看得懂么?”

    “呃....看懂一些....”

    “说说,你有什么心得。”

    宇文温的发问,让陈媗颇为窘迫,她是看过那套《论期货交易和赌博的区别》,但确实看不太懂。

    只知道自己若能准确预测数月后某期货的价格,就能从中获利。

    说白了,她不经营具体产业,没有进货从事生产、出货赚取利润的需要,纯粹就是想投机,赚差价。

    赚来的钱,汇给娘家人,让娘家人的日子过得更好些。

    宇文温见这位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都说不清楚,心中明白了七八分,也不说破,就问陈媗如今炒期货,有没有借债。

    陈媗回答:“没呢,妾只是用自己得积蓄。”

    “你不要把所有积蓄都投进去。”

    “妾知道的...”

    宇文温又问:“你看中的是哪种期货?”

    陈媗见夫君不追问,松了口气,回答:“是生猪。”

    “生猪?”宇文温闻言愣住了,“这玩意有什么好炒的?”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的...”陈媗开始向宇文温解释她“炒生猪”的理由。

    猪,浑身是宝,猪肉、猪内脏可以吃,猪骨头磨成粉可以烧制骨瓷,猪鬃可以制作各类刷子,猪油可以做肥皂,还可以用来提取甘油,进而制作硝酸甘油。

    可以说,猪不仅是肉食的来源,还是许多产业的原料来源,所以,市场对于生猪的需求持续扩大,各地养猪场的数量和规模持续增加。

    以养猪闻名的黄州,其交易所就以生猪为期货,开展期货交易,生猪的价格按说会相对稳定,但是,因为养猪场时常会爆发猪瘟,所以生猪价格随时会因为一场猪瘟导致巨大波动。

    宇文温忽然打断:“猪瘟,你方才说瘟字了,没有避讳哟!”

    陈媗赶紧认错:“啊,是妾口误了,是猪疫,猪疫...”

    然后接着说:“大型养殖场,无论是养猪、养鸡、养鸭,因为都是圈养、笼养,所以很容易爆发....疫...疫病,一旦发病,一死就是一大片,甚至整个养殖场的猪、鸡、鸭都会死绝,所以....”

    “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生猪的价格就容易受影响,而如今正是疫病多发时节,又临近生猪出栏,所以变数很多,期货交易所里的生猪价格,波动很大。”

    “前不久,黄州有养殖场爆发疫病,虽然疫情不大,但消息传开后,期货交易所里的生猪价格瞬间就上涨,接连涨了数日,若是再有疫情发生,恐怕还得涨...”

    “但是呢,因为新型兽药的投入使用,也有人认为养猪场爆发大规模疫病的可能性较小,所以等到今年生猪出栏,价格必然和去年差不多...”

    “两种看法掺杂在一起,导致生猪的期货价格不停波动...”说到这里,陈媗的眼睛都在放光,“妾觉得,这就是机会呀。”

    陈媗所说新型兽药,宇文温当然知道,这是青霉素研制过程中的妥协产品:给人吃的药,其药效不理想,那就先拿家畜、家禽做实验。

    这种兽药的药效,一开始的批次确实不怎么样,与其说是科学,还不如说是玄学。

    但现在,经过无数次改良,药效可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宇文温决定透露点内幕消息:“那兽药,听说药效不错的。”

    “哪里哟,之前的兽药,也说药效不错,结果呢?”陈媗振振有词的反驳,“结果,去年长安许多养猪场爆发猪..疫,兽药压不住。”

    “妾觉得,今年黄州地区爆发猪疫的几率很大,交易所也对生猪价格看涨,所以,生猪价格必然长居高位....”

    宇文温见着爱妃如此有信心,不住腹诽:高位?你莫要输得倾家荡产哟!到时候欠了一屁股债,走投无路,莫非要以身还债?

    然而并没人有胆子敢让皇帝的妃子以身还债,所以宇文温虽然腹诽,却不打算阻止对方:有时候,人要吃过苦头,脑子才会清醒一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