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八十六章 最初的约定

    陈媗居然“炒期货”,这让宇文温大吃一惊,但是,他不会粗暴干涉陈媗的决定,毕竟对方用的是私房钱,这点点小自由,宇文温还是能容忍的。

    但是,期货交易他真不想碰,也不想家人碰。

    所谓“期货”,其含义和“现货”相反,现货是实实在在的货物,而期货,是未来某个期限到了之后才有的货,由此产生的交易,名为期货交易。

    宇文温当然听说过期货交易这个名词,但在他的印象中,期货交易是一种高风险、高收益的交易形式,说白了就是对赌,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人一夜倾家荡产。

    所以,他是不会去碰期货的,也不打算“发明”期货交易。

    但是,这个时代,早就有期货交易的雏形,那就是预购和赊卖,这就是远期(提前)交易,各地商人玩得那叫个顺溜,没有宇文温“发明”的余地。

    宇文温是“不正常人类”,有着千年的见识,但不代表“当代人”就比他蠢,而这个时代商人们玩的花样,基本上都是很多后世经济手段的雏形。

    所以,无论宇文温想不想,预购和赊卖的进阶形态——期货交易,还是诞生了。

    最初,其实很简单,在一处商埠,有几个粮商聚在一起喝酒、打发时间,他们说起自己听到的趣闻,议论着物价的波动。

    “我觉得吧,到时候粮价可能低过每石一百八十文。”

    一名粮商如是说,他身材消瘦,皮肤黝黑,拎着一个酒壶,充满自信。

    “不会那么低的,我跟你讲,粮价最多降到每石一百九十文。”

    另一名粮商反驳,他身材臃肿,方头大耳,打着饱嗝,同样充满自信。

    “怎么会呢?入夏以来气候温和,没有暴雨连绵,没有什么灾祸,粮食丰收已是事实,粮价如何会不降?”

    “那可未必,我听说,有许多酒坊准备大量收购粮食酿酒,所以,粮价下跌势头必然受到遏制,粮价呀,跌不到每石一百八十文。”

    “你只是听说而已,未必是事实。”

    “呵呵,我的消息一向灵通,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做粮食买卖的人,谁消息不灵通,消瘦的粮商闻言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我不信,你敢不敢赌?”

    “赌就赌,赌注是什么?”肥胖的粮商也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

    “那就....”消瘦的粮商沉吟着,在想该以什么做赌注,大家干这一行,钱袋鼓鼓,堵注可不能小。

    他还没想好,另一名留着八字胡的粮商忽然说:“你们要赌粮价的话,依我看,不如这样....”

    胖、瘦两位粮商,还有其他人看向那“八字胡”,听对方的提议。

    八字胡提议,对赌双方不如做一个约定,一个粮食买卖的约定。

    瘦粮商认为粮价为每石一百八十文,那好,约定当数月后秋粮上市时,无论粮价到底多少,他以每石一百八十文的价格,卖一百石给胖粮商,共计十八贯。

    同理,无论粮价如何,胖粮商都要以每石一百八十文的价格,从瘦粮商手上购入一百石粮食,共计十八贯。

    如果粮价高于每石一百八十文,亏的是瘦粮商,如果粮价等于一百八十文,胖粮商还要按每石十文的价格补差价,赔给瘦粮商。

    若粮价低于每石一百八十文,胖粮商不需要额外赔付差价。

    这种赌约,没必要去官府立契,今日在场的人,都是见证。

    “啪”的一声,胖、瘦两位粮商击掌为誓,定下约定,约定的日期具体到日。

    数月后,还是这家酒肆,还是那几个人,站在门口,完成了最初的约定。

    当日粮价,是每石一百七十五文。

    这一个约定,成为一次小小的赌搏,但是,参与约定的粮商们,忽然有了一个念头。

    这种约定式的交易很有意思,很刺激,不仅是预购和预售,还有投机成分,风险有,收益也有,不如.....

    在粮食还没上市时,先定下一个粮食预购、预售契约,买卖双方约定粮价和交易额,等到粮食上市,就按照这份契约进行粮食买卖。

    这不但是预购、预售,还是一种赌博(投机),如果实际粮价比预购粮价低,那么卖方就赚了,如果实际粮价比预购粮价高,那买方就赚了。

    反正粮食都是要买卖的,还能靠着差价,再赚一笔。

    这样的交易,很有挑战性,全凭交易双方的眼光,加上些许运气。

    商人,讲的就是投机,风险越大,利润越大,如何取舍,全看个人,加上些许运气。

    所以这样的约定交易,可以加大“赌注”,那几位粮商,开始了新的买卖,作为“庄家”,和同行们对赌,以商誉做担保,愿赌服输。

    渐渐地,他们有了名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粮商前来“对赌”,交易场所转移到当地商会,见证者,自然也有商会人士。

    这种交易越做越大,不但涉及的粮食交易数额越来越大,涉及的货物,除了粮食,又增加了一项:蔗糖。

    蔗糖产自岭南、交州,其产量受气候影响颇大,每年十月开始进入榨季,来年二月榨季结结束。

    蔗糖输入中原的时间,大概是年底和来年年初,正好在粮食丰收季节之后。

    于是,聚集在商会“对赌”粮价的商人们,决出胜负之后,还有一个机会盈利,那就是“对赌蔗糖”。

    之前大赚一笔的商人想多赚,之前输了的商人想回本,趁着大家还没离开,便定下赌约,等数月后见分晓。

    而来年年初,又是海外香药到岸的季节,那么,香药等舶来品也可以对赌。

    年初,完成了蔗糖对赌的商人们,可以继续定下赌约,对即将到岸的香药进行“预售”和“预购”,与此同时,春茶也要出货了。

    待得香药到岸、春茶出货,价格揭晓,赌局结束,然后,可以开始赌粮价,于是,新一轮赌局又可以开始了。

    粮食,蔗糖,香药,又加上茶叶,让这个商会一年四季都在进行对赌交易,周而复始,参加进来的商人,有粮商、茶商、糖商和投机商。

    于是,这种对赌交易成为常态化的交易方式,而商会为此提供固定场所和固定人员,有固定的交易日,方便商人们进行“对赌”。

    柜坊也加入进来,为双方提供信用中介和转账、存储服务。

    随着时光流逝,这个交易场所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参加交易的货物种类越来越多,而参与交易的商人也越来越多,既有正经的销售商,也有投机商。

    销售商在这里进行预购、预售,确保货源和销售,这是正常的交易需求;投机商在这里投机,靠着玩心跳赚差价,赚大钱。

    两者各取所需。

    交易场所的交易额越来越高,官府通过交易场所收取的交易税,也随之水涨船高,高到父母官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于是,参与这种交易的货物,被某人命名为“期货”。

    这个交易场所,自然就是期货交易所,那几位粮商,成为创始人和管理者。

    自然而然,这个时代的第一个期货交易所,在工商业极其发达的黄州西阳诞生了。

    最初的约定,根据市场需求,演变为期货交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