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七十八章 巨兽

    中午,大冶地区浓烟滚滚,无数烟囱冒出的黑烟聚集成云,使得太阳黯淡无光,半山腰,登高远眺的皇子宇文维新,看着浓烟环绕之中闪烁着火光的大冶地区,看着其中那一个个庞大的身影,无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感觉。

    他仿佛置身于小说中的世界。

    妖雾弥漫的群山之中,栖息着一头巨大的洪荒巨兽,这巨兽正在沉睡,不知不觉中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纳于己身。

    它的头颅,枕靠在山峰上,巨大的重量,压得山峰咯吱作响;

    它的脖子,依靠在山坡上,粗硕的黑色血管浮现表皮,一股股黑色血流在血管中流动;

    它的身躯,压在大地上,挡住了田野,挡住了沟壑,遍布全身的凸起,是一个个鳞片,还有一根根棘刺;

    鳞片和棘刺之间的缝隙里,有大量火光闪烁,那是巨兽体内的烈焰正在熊熊燃烧。

    跃动的火苗遍布全身,而其脊背上为火光环绕的七根巨刺,仿佛即将化作利刃,刺透长空。

    沉睡中的巨兽,发出雷鸣般的鼾声,鼾声传到数十里外,飞禽走兽都不敢近前。

    就在巨兽身边的宇文维新,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说话声大一些的话,就会惊醒这头巨兽。

    它会如那鲲鹏一般,展开遮天蔽日的翅膀,扶摇直上九天么?

    宇文维新收回思绪,看向山下大冶制铁所,看着那七座巨大的炼铁高炉。

    以新式冶炼原理设计、建造的巨型炼铁高炉,炉体宛若山丘,其尺寸是如此巨大,以至于要在炉身外箍上铁架进行加强。

    这种巨型炼铁高炉,单炉日产铁十万斤,一旦点火终日不熄,一年至少可以运行八个月(累计),年产铁两千四百万斤。

    单炉年产铁两千四百万斤,这是什么概念?

    就在去年,产铁量天下第一的大冶制铁所,全年的铁产量也就比这个数字高一些。

    有如此惊人的突破,得益于去年年底实现了关键技术的突破,随后,巨型炼铁高炉在大冶动工建设,共计七座,其中一、二号高炉已经建成投产,点火十二日。

    三、四号高炉这两日点火,五、六号高炉刚刚建好,七号高炉即将完工。

    每座高炉耗资数十万贯,造价不菲,而投产之后,其产量累计起来十分惊人:七座炼铁高炉,累计年产量为一亿六千八百万斤。

    这又是一个让人听了不敢相信的数字,如今却即将成为现实,担任观察使到大冶巡视的皇子宇文维新,看着硕大的炼铁高炉,艰难的咽下口水,问陪同参观的官员:

    “这高炉...得消耗多少矿石,消耗多少燃料?”

    “回大王,通常而言,普通铁矿的含铁量,在三成左右,若有五成,便是富矿,大冶铁矿石含铁量在五成左右,下官便以此推算。”

    “要炼出一斤铁,需要两斤矿,而要熔化一斤矿,就要三斤木炭,当然,如今用煤炭(焦炭),从宽了计,等同于熔一斤铁矿要两斤煤炭,毕竟煤炭热值高...”

    “这高炉烧的是煤气,且不计制作成煤气的损耗,依旧以一斤矿消耗两斤煤计,那么...”

    “单座高炉日产铁十万斤,所以日消耗铁矿石二十万斤,消耗煤炭四十万斤。”

    “若以七座高炉全年(八个月)的消耗来看,就是消耗铁矿石三亿三千六百万斤,消耗煤炭六亿七千两百万斤。”

    宇文维新听到这个数字,不知该说什么,这种以“亿”做单位的铁产量和原料消耗量,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父亲让他到大冶走一圈,一开始他还觉得无聊,现在身处大冶,看着眼前这个巨兽,他终于明白父亲的用意何在。

    眼下,有识之士都会意识到铁路、火车的好处,可要修建铁路就得有足够的铁料制作铁轨、道钉,然而,一里铁路就要消耗铁料六万斤。

    从长安到洛阳,官道长度有七百余里,若要修铁路,长度应该差不多,那就意味着要修这条铁路,至少耗铁四千二百万斤,接近去年大冶、利国、舞阳三大制铁所合在一起的年度铁产量。

    所以,铁不够,铁路就修不快。

    然而,从明年起,这个问题不再是大问题了。

    年轻的宇文维新不过二十出头,他不像几位兄长那样生于西阳、长于西阳,所以对于大冶没什么直观的印象。

    现在,宛若巨兽的大冶,在宇文维新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七座炼铁高炉,累计年产量为一亿六千八百万斤,加上现有高炉的产量,差不多有两亿斤,宇文维新去年秋天时,还听父亲闲谈时提起,说争取未来五年,让大冶制铁所的年产量达到四千万斤。

    结果还不到两年,直接就翻了几倍,这是不是骗人的啊....

    宇文维新如是想,看着眼前的浓烟滚滚,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一旁,陪同皇子公干的杨济,看着眼前的七座高炉,心中也是吃惊不小。

    他记得,在大明的时代,一座常见的炼铁高炉,正常运行时,一天(昼夜)十二时,每时都要出铁一版,一昼夜出铁十二版,每版十钧,累计一百二十钧。

    一钧等于三十斤,也就是说,崇祯年间的炼铁高炉,单炉铁产量是三千六百斤。

    现在,周国的新式高炉(常规尺寸),日产铁约四千斤,比如现在正在修建的秦兰铁路、关中铁路,其沿途几个铁冶,单座高炉的日产量就是四千斤。

    所以杨济判断,这个时代的铁冶平均水平,仅以单座高炉的日产量计,和大明崇祯年间的铁冶水平差不多。

    两个时代之间,可是差了一千年。

    当然,考虑到火轮船、电报、火车,这不算什么。

    但是,杨济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居然有单炉日产量十万斤的“巨兽”出现。

    而这样的巨型炼铁高炉,本来可以早几年就有的,之所以拖延到今年,完全是因为落后的采矿水平限制。

    大冶制铁所这七座巨型炼铁高炉,单从建筑难度来说,并不算太难,杨济觉得即便是在大明的时代,也能修起这么大的高炉,但问题是限制太多了。

    道理很简单,炉子越大,需要的通风量就越大,大明的时代,给高炉鼓风靠人力或者水排,根本就不足以给如此巨大的高炉通风。

    硬要上马巨型高炉的结果,就是高炉内温度上去不,甚至连过半的铁矿石都熔不掉。

    其次,高炉的炼铁量越大,消耗的铁矿石和燃料就越大,日产铁十万斤的高炉,要堆积多少铁矿石、木炭或者煤炭才能喂饱?

    通风的问题,在这个时代已经解决,但是煤炭、铁矿石依旧靠人力来开采,开采量较低,根本就撑不起巨型炼铁高炉的巨大消耗。

    一个矿工,平均每日开采的铁矿石是十斤,平每日开采的煤矿均是二十斤左右,面对宛若饕鬄的巨型高炉,这样的开采效率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所以,巨型高炉不是没办法修建,却受限于原料、燃料不足,导致建起来没什么用。

    但是,去年年底,采矿技术出现突破,因为猛炸药、烈炸药的产量大增,所以“爆破采矿”的技术实用化,极大提升了采矿效率。

    其次,蒸汽动力的辅助采矿机械出现,可以协助矿工采矿,节省时间、人力,提升采矿效率。

    所以,当采矿由人力采矿改良为机械(炸药)辅助之后,一个矿工的每日平均采矿量翻了数倍甚至十余倍,煤炭、铁矿石的开采量暴涨。

    最后,制作耐火砖的工艺改良,使得巨型炼铁高炉的内衬寿命得到保证,降低运行成本,降低炉体崩溃危险。

    正是有了这样的底气,政事堂诸公才最终下了决心,为大冶制铁所募集资金,新建七座巨型炼铁高炉。

    与此同时,舞阳制铁所、利国制铁所也在筹建巨型炼铁高炉,再过几年,周国的铁产量,怕是要以十亿斤计。

    由此,杨济可以作出判断,周国的铁冶水平(包括铁产量),已经超过了大明,至于将来会达到什么高度,他无法想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