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七十七章 温度

    浓烟缭绕中,巨大的炼铁炉,温度很高,炉体散发着热气,即便离得大老远,邵王宇文皛也能感受到热浪迎面扑来,他有些担心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担心工人若操作不当导致这炼铁炉发生爆炸。

    但是,就这么畏畏缩缩不敢靠近,也太丢人现眼了。

    宇文皛按捺心中不安,在官吏的陪伴下,慢慢靠近炼铁炉,不过却在一处高台上停下。

    宇文皛可以不怕死,陪同官员可不敢拿这位的安全开玩笑,虽然炼铁炉很安全,但凡事就怕万一,所以,大家护着这位现场视察的藩王,待在安全区边缘观看炼铁过程。

    这是采用大冶制铁所最新冶炼技术建造的新式炼铁炉,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一座炼铁炉日产量(熟铁)约四千斤,出炉后的熟铁经过数十道工艺,在铁轨工场制作成铁轨或道钉,用于修建秦兰铁路。

    宇文皛看过这种炼铁炉的技术资料,却看不太懂,如今现场观摩,于是不耻下问,拿着炼铁流程示意图,向技术员们请教起来。

    技术员们哪里敢嘲笑这位藩王什么都不懂,考虑到对方大概只是随口问问,所以他们尽可能用简单明了的词汇,向对方介绍这种新式炼铁炉。

    炼铁的原理很简单,把铁矿石放入炉子里加热,将其熔化,熔化的铁和杂质分离后离开炉子,冷却后就是铁。

    铁分生铁、熟铁,生铁比较脆,熔化的生铁如水一般,可以浇铸到各类模范里成形,是为铸造;

    熟铁比较韧,熔化的熟铁很粘稠,不像水更像糊,所以无法铸造,只能锻造。

    炼铁的要点之一,就是要保证炼铁炉内炉温尽可能的高,为此,烧的燃料要“猛”,还得不断鼓风,让炉火烧得更旺。

    燃料、鼓风,新式炼铁炉就在这两点上做文章。

    首先是燃料,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炼铁的燃料从木炭演变为焦炭,如今变成了“煤气”,所以,这种新式炼铁高炉烧的不是固体燃料,而是气体燃料。

    煤气燃烧的温度很高,比木木炭和焦炭都要高,所以能够进一步提升炉温。

    因此,新式炼铁炉必须配备煤气发生炉,以煤作原料产生煤气。

    其次是鼓风,如果鼓入炉膛的风是冷风,那么冷风就会降低炉温,所以需要对鼓进炉子里的空气进行预热,也就是要把热风鼓进炉子里。

    新式炼铁炉,用的是蒸汽机驱动的新式鼓风机,风量大不说,还让空气和煤气混合,经过预热,进入蓄热室。

    所谓蓄热室,可以看做两头通风(交替切换风道)的高温烘箱,由炼铁炉自身排放的高温废气加热,可以让经过炉体的空气和煤气混合气体进一步升温到数百度。

    这样的灼热混合气体进入炼铁炉内燃烧,可以有效确保炉内高温。

    高温有多少?稳稳保持在一千五百度以上。

    铁矿石在这种炼铁炉里,很快便熔化,经过各种除杂工艺,变成铁水从炉口流出去。

    宇文皛听到这里,发问:“一千五百度以上。。你们如何知道炉内温度有多少?一般的温度计,根本就受不了那么高的温度。”

    一名技术员回答:“回大王,新式炼铁炉用的是热电温度计,能耐高温。”

    “寡人知道,就是这热点温度计的测温原理有些复杂。。。。”

    “大王,热电温度计的原理大致如下:由两种导体构成的棒状回路,若两端出现温度差,其回路内就会产生电流。。。”

    “回路两端温差越大,电流越强,于是可以根据电流的强弱,判断受热端温度的高低。”

    “所以,用耐热合金制作的热电温度计,透过炉壁进入炉内,工人们在外面看电流表,看指针所指刻度对应的温度,就能知道炉内的炉温有多少。”

    “当然,原理很简单,要实现起来却不简单。。。。”

    “温”字,是天子名讳,按说要避讳,用别的字替代,但这个字确实难替代,所以朝廷对于“温”在工业、科学技术上的使用不做限制,故而宇文皛和技术员才能大大咧咧的说“气温”、“炉温”。

    这样的解释简单易懂,宇文皛点点头,又问:“炉温达到一千五百度以上,这不是可以炼钢了?”

    那技术员回答:“大王说的是,这种炼铁炉,实际上就是炼钢炉,因为炉温足够高,只要控制好铁水含碳量,就能炼出钢。”

    “按照如今的研究结果,生铁和熟铁的区别在于“含碳量”:含碳量大于百分之二的铁就是生铁,含碳量小于千分之二的铁就是熟铁。”

    “而含碳量在千分之二到百分之二之间的铁,就是钢。”

    “所以,炼铁时,控制好含碳量,尽可能除去其他杂质,就能得到想要的生铁、熟铁还有钢。”

    “生铁、熟铁的冶炼相对容易,至于炼钢,难度颇大,细细说起来,几日都说不完。”

    按照技术员的介绍,新式炼铁(钢)炉,要针对所用的铁矿石进行“优化”,因为铁矿石分“酸性”和“碱性”,那于是炼铁(钢)炉的内壁耐火砖就得用不同的材料制作,以便“属性相克”。

    与此同时,还得调配对应的“助熔剂”、“造渣剂”,将炉内杂质和铁水分离。

    若炉膛内衬及药剂的“属性”不对,即便炼出钢,这种钢也会发脆。

    譬如大冶铁矿,出产的铁矿石,需要用碱性炉来冶炼,只有这样,炼出来的钢才是好钢,而同样的炼铁(钢)炉在利国制铁所、舞阳制铁所使用,必须针对当地的铁矿石“属性”进行“优化”。

    现在,眼前这座炼铁炉,因为还没有对当地出产铁矿石进行“优化”,所以目前只能炼生铁、熟铁。

    听到这里,宇文皛再次看向炼铁炉。

    这处铁冶,有三座新式炼铁炉(每座炉日产量约为四千斤),昼夜不停、轮流冶炼,为铁轨工场提供铁料。

    而工场生产出的铁轨,供应该地区路段的铁路修建工程。

    一般而言,一里长的铁路耗铁量为六万斤,这里的铁轨工场,在拼命提供“养料”,促进分段铁路的“缓慢生长”。

    从兰州金城到秦州上封,有数个类似的铁冶用新式炼铁炉炼铁,加上配套的铁轨工场,每日吞食大量铁矿石和煤炭,日夜不停为铁路建设工地提供铁轨、道钉。

    加上各类蒸汽机械、工地小火车对煤炭的需求,极大刺激了沿线地区的煤矿开采、运输业,连带着让货运车队(马车)忙得不可开交。

    铺设铁轨需要枕木,需要碎石做路基,修筑铁路桥时也要大量石块,所以伐木场、采石场的生意愈发红火,木材商人开始活跃。

    铁路沿线各地百姓,纷纷向施工队伍出售粮食、禽畜、蔬菜,或者接受雇佣,到工地干活,最简单的砸石子(把大块石头砸成小石头),连妇孺都能做。

    又有许多青壮趁着农闲到铁冶、铁轨工场务工,还有大量小商小贩在建筑工地做起了小买卖。

    可以说,铁路的修建,带动了沿线地区百业发展,许多人从中获得了好处。

    一条五百余里长的秦兰铁路,即便尚处于施工阶段,就已经带动了沿线地区的人气和经济,宇文皛不敢想象,等铁路建成通车后,沿线地区的“温度”,会升高到什么程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