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七十三章 血与沙

    茫茫大漠寸草不生,烈日当空,晒得大地一片炽热,风带着热气吹来,又夹杂着些许细沙,吹到人脸上,可以割出一个个细微的小口子。

    但是,热风的杀伤力,比不上成群结队来袭的马匪。

    此时,一支遇袭的商队,将车辆围成圆圈,人、马都在圈中,戒备着在外围游走的不速之客。

    这些明摆着想要抢劫商队的不速之客,在大漠里来去如风,仗着人数优势,袭击那些力量薄弱(相对)的商队,杀人越货之后扬长而去,留下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骸。

    横穿大漠(这个时代称漠为‘碛’)的商队,必然面临马匪袭击的风险,如今“可能”变成现实,商队成员们却并不慌乱。

    一名中年男子,向身边的年轻人讲解着:“马匪遇到一口吃不下的商队后,常见伎俩,是压迫商队人马聚在一起,宛若小阵,如此一来,商队就失去了移动能力,或者移动速度大幅下降。”

    “大家看看,现在烈日当空,在毫无遮挡的荒漠里露营,人汗出如浆,必然会不断喝水,又没有水源,只能靠随身携带的水囊供水。”

    “马匪如此反复袭扰几日,商队必然口渴难耐,然后人心浮动,最后阵脚大乱,于是,马匪就可以大开杀戒。”

    “这道理,和骑兵对付步兵的办法类似,就是不断袭扰,让步兵构成的军队连日行十里都做不到,不得补给,不得靠近水源,不出数日,军心大乱,然后队伍就不战自溃。”

    “当然,马匪除了骚扰,还会使出一些手段,譬如在袭扰商队时,故意射杀驮马,导致商队的驮马损失,无法负担货物或者驮人。”

    “亦或是围困商队时,在上风向点火,放烟,让下风向的人口干舌燥,喉咙干渴难受....呐,看看,他们现在开始点火放烟了。”

    中年人向外一指,其他人顺着方向看去,果然看见在前方八九十步距离,马匪们点起火堆,却不知用了何种手段,使得火堆浓烟滚滚。

    浓烟顺着风飘过来,大家都能闻到些许刺鼻的味道。

    不过因为大家戴着风镜,所以眼睛倒没什么适。

    中年人继续讲解:“大家可能觉得奇怪,为何马匪能够在这荒漠里弄到大量生火的燃料,其实这很简单,将马粪收集起来即可。”

    “干马粪能点着,却会冒出刺鼻的浓烟,大家也许都听说过,战阵之上,上风向的一方时常会点起马粪烟,熏下风向的结阵步兵。”

    “所以,大家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并不是文人胡编瞎造,全都是实战经验,这在以前,要么靠自己悟,要么靠见识,要么靠家传....”

    一旁,手握火铳向外瞄准的商队武装人员,听着这军校教师给一群军校生“现场教学”,无奈至极: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教学生?

    日头这么毒,不赶紧把苍蝇赶跑,絮絮叨叨的讲“战术”,你都不觉得口渴的么?

    不过他们腹诽归腹诽,面对已经将己方包围的马匪,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却一点也不慌。

    今时不同往日,装备着先进火器的武装商队,不是这些癞皮狗能够占便宜的。

    自从有了瀚海贸易公司牵头,中原商贾开始组建战斗力极强的武装商队到碛西做贸易,商队不仅装备了火铳,还有‘六响子’等利器,所以即便碰到数倍于己的马匪都不慌。

    瀚海贸易公司又和官府密切合作,合作内容之一就是“拥军”,让军校生随着商队行走碛西诸国长见识,是为“实习”。

    所以这支商队里有为数三十人的军校生,由军校教师“带队实习”。

    军校教师一番长篇大论后,看向跃跃欲试的学生们,笑起来:“如何,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

    “那好,按学号,依次射击!”

    “得令!”

    军校生们齐声应允,声势惊人,随后提着手中新式火铳,来到马车围成的“墙”边,将火铳搭在马车车厢上,向外瞄准。

    商队成员们看着这些军校生手中的火铳,个个面露羡慕之色。

    这种新式火铳,是从枪膛(后)而不是枪口(前)装弹药,据说枪膛里还刻着“线”,而且枪上还配着“千里镜”,射击精度很高,熟练者能够轻松百步穿杨。

    或者轻松射杀百步外飞过的飞鸟,故而得名“鸟铳”。

    鸟铳,如今是和六响子齐名的利器,商队里的射击高手有一杆鸟铳在手,可以轻易射杀两百步距离上的骑马疾驰者,所以鸟铳是对付马匪袭扰的绝佳武器。

    但是,鸟铳的结构复杂,用的“子弹”也很特别,只有军器监能够做出来,所以各商队只能向官府申请购买,数量受限,管理也很严格,若有遗失,要受重罚。

    所以,这支商队里,目前只拥有三杆鸟铳,而这些军校生,人手一杆,自然让商队成员羡慕不已。

    此时,军校生们用鸟铳瞄准外围马匪,待得教师下令,第一组十名学生陆续扣动扳机。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数名策马疾驰的马匪身上绽放出血花,随后栽倒马下。

    第二轮、第三轮铳声响起,前后又有十余名马匪倒毙。

    而双方距离,在一百五十步左右。

    如此远距离的射杀,让马匪们的嚣张气焰瞬间消失,惊慌失措的四散奔逃,没一会便消失在地平线上。

    马匪溃逃,完成了一次实战射击的军校生们议论起来:“一铳爆头,谁啊这是,不是说要瞄准躯干么?那么那么有信心,瞄头?”

    “我觉得不是,肯定是运气那么好,瞄胸口却射中人头!”

    “反正不是我,我射歪了,真是....”

    军校生们议论着,商队成员忙着将马车重新展开,准备继续赶路。

    有十余名军校生奉命骑马出列,上前打扫战场,将被击毙的马匪“处理”一下,即要搜刮有用的物品,又要给没断气的人补刀。

    当然,为了防止重伤的马匪垂死挣扎,军校生们都小心戒备,手中握着六响子。

    策马近前,看着倒毙地上的马匪,看着鲜血淋漓,大家没有丝毫不适。

    一名马匪胸口冒血,却用手撑起身体,满是哀求的看着这些年轻人,口中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似乎是在求饶,亦或是在哀求对方救自己一命。

    军校生尉迟融,大概能听出这个面色惨白的马匪说的是突厥语,不过对方语速太快,只听出“救我”等意思。

    对方胸口不断冒出鲜血,染红了前胸,又流到地上,和沙子混杂在一起。

    没多久,这马匪身体一软,躺在地上抽搐。

    尉迟融手握短矛,策马上前,心中暗暗提防对方暴起伤人,然后提起短矛一刺,将那马匪胸膛刺穿,矛头插入地面。

    这一下肯定死透了。

    尉迟融提起短矛,环顾四周,看着猩红的血与黄色的沙,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背着的鸟铳。

    时代变了,真的变了,火器的出现,改变了打仗的方式。

    一杆鸟铳,“神射手”可以在二百步距离射杀一名冲锋的猛将,这意味着什么?

    尉迟融不敢想太多,他在军校里深造,学习如何使用火器打仗,而这些火器之中,就有鸟铳,围绕着鸟铳,有着很特别的战术。

    其战术,名为“狙击战术”,手持鸟铳作战的火铳兵名为“猎兵”,猎兵游离于火铳兵方阵外,伺机射杀敌阵中的督战将领,或者射杀冲锋陷阵的敌军猛将。

    鸟铳子弹的威力,尉迟融可是见识过的,因为军校在教学时,用猪替代人,向学生们展示过鸟铳子弹的杀伤力。

    所以,一人破军的猛将,遇到这样的战术,恐怕....

    恐怕项羽在世,面对装备火器的军队,也无能为力了。

    尉迟融收回思绪,看着一片荒凉,看着血与沙,心中有些感慨。

    时代变了,真的变了,光靠个人勇武冲锋陷阵的仗,必然越来越难打,不过还好,官军的对手,根本就没有火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