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七十章 巧合

    傍晚,皇宫,刚视察完玉米地归来的宇文温百无聊赖,正等着吃晚饭,因为饭菜是现做,要花一点时间,他便想看些资料打发时间。

    转到书案前坐下,从案上堆着的资料里随手一抽,抽出一张规划图。

    这是太子宇文维城所呈天下铁路规划图,若能够实现,一个初步完善的铁路网就会将天下各地笼罩,所以这规划图能让人看过之后心旷神怡。

    但是,若要实现,大概要一甲子。

    六十年一甲子,以二十五年一代人计,至少要过两代人再多十年的时间。

    为什么这么久呢?

    道理很简单,国力撑不住,财政没钱,铁产量也紧张,只能想办法筹钱慢慢修,一段一段的修,修个六十年,也就能修出来了。

    对此,宇文温想得很明白,太子也想得很明白,这是几代人接力才能完成的事,若是好大喜功,为了赶在自己“任内”完工,强征百姓服劳役、赶工修铁路,铁路修好了,天下也乱了。

    到时候遍地烽烟,修好的铁路被人拆了熔掉打造兵器,攻入长安来个“玉石俱焚”,有意思么?

    宇文温收回思绪,继续看规划图。

    人总要有个念想,人生路上才不会迷茫,他身体健康,大概还能活许多年,于是太子距离继位遥遥无期,所以处境总是有些尴尬。

    现在好了,太子全权负责铁路建设,并且一心一意改进火车、为火车提速,还能锻炼管理能力、组织能力,又有一众佐官可以差遣,一身精力有了发泄的地方,就不会胡思乱想。

    宇文温不想闹到父子相残的地步,所以要给太子定个“小目标”,太子很争气,定下了宏伟的目标,分几个阶段实行,为此还构思了许多可行性极高的方案。

    朝廷财政不支持大规模修建铁路,又不可能无限制发行国债,所以采用“官督商办”的方式,筹集民间资金修铁路,由朝廷居中规划,官商合力修铁路,进度比预期要快。

    等关中铁路(东起渭口、西抵洛邑)修好,就要将其向东延长,将长安和洛阳连接起来,而为了照顾黄河中下游航运,太子认为“客货分离”能够照顾多方利益。

    所谓“客货分离”,就是一旦长安至洛阳铁路建成通车,在一定期限内只进行客运,货运依旧由火轮船承担(渭口至洛阳河段),而这个期限,名为“缓冲期”。

    等缓冲期结束,铁路运输会逐步增加货运量,慢慢让三门峡地区航运让路,让从事航运的船行、轮船招商局有调整的时间。

    之所以要这么规划,是为了照顾航运的利益团体,毕竟三门峡天险才克服没几年,许多人购置了新式火轮船跑航运,若一下子被铁路运输冲击,会让这些人亏得倾家荡产。

    除去海运不说,江河航运肯定比不上铁路运输,朝廷将来必然倚重铁路,所以要给一个缓冲期,让大部分从事航运的人能够规避风险。

    太子能想到这一点,说明眼界不错,宇文温很满意。

    再有,太子拟定了一个方案,要在长安之外,建设一个天下铁路“副枢纽”,承担关东地区的铁路网调度职责,这个副枢纽,将会是一个十字形铁路网的中心。

    这个十字形铁路网,由一横(东起东海之滨、西抵河西的铁路)、一竖(北起幽燕、南抵两广)两条铁路构成,而其中心,不在洛阳。

    按照太子组织相关人员的初步论证,这十字形铁路网的交汇点(副枢纽),在荧州或汴州一带会比较合适,一旦铁路网成形,其繁荣程度,必然不亚于洛阳。

    宇文温看到这个铁路规划时颇为惊讶,因为这个构思,很像后世的“事实”:横跨南北的京汉铁路(还有后来的京广铁路),以及横跨东西的陇海铁路,交错在一起就是个十字形。

    其交汇点是郑州,而郑州就是因为成为铁路枢纽,才快速发展起来,最后取代开封的位置,成为河南省省会。

    宇文温曾经为此琢磨了一阵子,觉得后世的郑州,应该大概位于现在的荧州和汴州之间。

    这是巧合么?宇文温认为不是,因为这是基于现实的铁路建设最优结果。

    太子不是拍脑袋就想出来这种方案,而是大量技术官员经过多方论证之后,初步拟定的一个规划方案,计划大概用三十年时间完成。

    一开始,这个铁路网是要以洛阳为交汇点,但考虑到未来黄河铁路桥的选址,还有洛阳南面伏牛山脉的阻挡,所以多备了个预选方案,将交汇点落在虎牢关以东。

    结果这个备选方案越看越顺眼,优点比第一方案多,所以...

    宇文温正在感慨历史的巧合,宦官端来饭菜,而贵妃杨丽华也来了。

    看上去有些心事重重的杨丽华,陪着宇文温用膳,宇文温默默地吃着,杨丽华默默地坐着。

    气氛有些微妙,宇文温吃饱喝足,见杨丽华如此“内热外冷”,觉得好笑,干咳数声,哼哼起来:“哎呀,南风起,天气越来越热呀,都差不多和天竺一般热了。”

    “呃....是呀....”杨丽华讷讷,见着宇文温挑起了话题,却不说下去,硬着头皮说:“二郎,这..这....五山十刹制已经实施了吧....”

    宇文温点点头:“嗯,名分已定,赶不上趟的人,怕是没有位置了。”

    “啊....那、那...那他回来了,还有容身之处么?”

    “哪个他?”

    面对宇文温的反问,杨丽华说话声越来越低:“二郎,他..他已经出家差不多三十载了...”

    “嗯,然后呢?”

    “莫要为难他...”杨丽华看着宇文温,双眼满是哀求。

    宇文温看着杨丽华,良久,笑起来:“这话说的,当年没有发生的事,现在也不会发生,他从天竺学成归来,能不能站稳脚跟,就看他能不能靠学问折服南北两宗。”

    “我会给他机会,这机会能否把握住,就看他有没有真才实学。”

    杨丽华的弟弟,俗家名“杨广”的智缘和尚,在天竺那烂陀寺求学十二载,如今已乘坐南洋贸易公司的海船返回中原,不久前在广州番禹登岸。

    宇文温收到密报(电报)后,想了几晚,还是决定把这消息告诉杨丽华。

    智缘和尚此次回来,携带了大量“原版”(梵文版)佛经,又有几名同伴随行,要将原版佛经翻译,以便让中原佛教获得“真经”。

    这种便宜亲戚,宇文温本是不待见的,不过看在杨丽华的份上,他不会为难这位“留学僧”,还要给机会以对方,让其与同伴翻译佛经,并且和中原佛教南北两宗的高僧交流交流。

    前提是对方识相,不要想着什么“反周复隋”,若真是一心修行,那倒也不错。

    “古”有唐玄奘西天取经,“今”有周智缘天竺留学,如此“巧合”,让宇文温颇为感慨。

    杨丽华探得宇文温口风,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她不是想为弟弟争取什么好处,弟弟出家前留下血脉,这就够了,她只是想为弟弟求个免死。

    宇文温正和杨丽华交谈,皇后尉迟炽繁也来了,宇文温见着皇后入内,不由得心中一叹。

    哎,亲戚,亲戚,这年头便宜亲戚怎么这么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