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午后,长安城外某庄园,宇文温漫步在郁郁葱葱的玉米地里,和“玉米使”杨济交谈着,今年“新到货”的新一批美洲玉米即将种下,宇文温对此很关心,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随着探险队和美洲(中美洲)土著的接触、交流加深,从不同的部落手中换回不同质量的玉米,这些玉米运回中原后,大部分都会用于种植,然后经过不断选育,尽可能选出果实饱满的植株。

    这就是“玉米使”杨济的工作,但现在,宇文温和杨济说的话题却不是玉米,而是铁路。

    现在是入夏,年初,黄亳铁路发生一起火车劫案,在车上乘警和乘客的反击下,这些劫匪未能得逞,还被制服,但这一次未遂抢劫,引发人们对铁路运输安全性的关注。

    对此,宇文温的看法是劫匪必须严惩,以儆效尤,但不能因为劫案的发生就折腾新生的铁路(火车)运输,因为拦路抢劫这种行为古来有之,火车也是交通工具,所以免不了发生类似事件。

    因为铁路运输(有轨马车)最早出现在鄂州、黄州,所以杨济对于铁路运输颇为了解,现在见天子提起相关话题,于是建言:

    “陛下,铁路运输想要盈利,只能靠货运,客运从总体而言是必然亏损的。”

    “微臣以为,铁路运输近期要以货运为主,确保可观的盈利能力,确保出现更多的好消息,如此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投资修铁路。”

    “朝廷财政无法支撑大规模建设铁路,只能以‘官督商办’的方式募集民间资金修建、运营铁路,那么为了确保投资,就要尽可能避免出现坏消息,影响大家对铁路的信心。“

    “至于客运,能够乘坐火车出行的人大多有财力,所以总会引来亡命之徒,即便列车安保做得再严密,也防不住亡命之徒一次又一次的铤而走险。”

    “劫案一旦发生,即便未能得逞,但这样的消息一传出去,只会让人认为乘坐火车不安全,也会让潜在乘客也就是有钱人们心中忐忑。”

    “更何况乘坐火车又颇多不便,富贵人家不得前呼后拥,没有机灵的仆人贴身侍奉,没有部曲严密保护,上了车,即便是在一等车厢,也等于把身家性命全都交给寥寥几个不知底细的列车员、乘警手上....”

    说到这里,杨济总结:“陛下常说事有轻重缓急,微臣以为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吸纳民间投资,尽快修建更多的铁路,所以为了确保‘利好’,微臣建议,适当减少现有铁路线的客车车次。“

    “以一个投资项目的运作而言,你的建议确实没错。“宇文温看着身边的玉米作物,缓缓说着,“但是,铁路运输的用法有很多,你要把眼界放开些。”

    “客运列车给人们的印象,就是乘客大多非富即贵,那么想要发财,就不如抢火车,分赃后远走高飞,靠抢来的赃物过下半生,所以劫匪是会不断出现的。”

    “那么,客车的安保问题就成了重中之重,于是,铁路运营方和沿线各地官府,自然就要想方设法确保列车的安全。”

    “且不说流窜作案的亡命之徒,就说铁路沿途的大小豪强、宗族,必然会成为官府的盯防对象。”

    “对于这些地头蛇,可以软硬兼施,拉拢他们进入铁路运输体制,成为铁路运输利益集团的一份子,顺便肩负起维持铁路沿线地区安全的职责。”

    “与此同时,官府以保护铁路安全为由,派兵在铁路沿线驻防,这种套路,你不会觉得眼熟么?”

    杨济闻言沉吟片刻,问:“陛下的意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着保护铁路安全的名义,加强对沿线地区的控制?”

    宇文温点点头:“没错,朝廷的铁路修到哪里,朝廷的控制力就跟着延伸到哪里,那些武断乡曲的豪强,面对参与铁路运输的丰厚利润诱惑,面对官军的虎视眈眈,自然而然就会选择当守法良民。”

    “沿着铁路布防的官军,补给非常方便,可以有效减轻驻防的日常成本,驻军威压地方豪强,然后地方官就有底气采取强硬态度,清查田亩、隐户、收税、执法都会轻松很多。”

    “此是其一,其二,铁路延伸到哪里,哪里的庄园经济就会瓦解,因为低廉的货运成本,会让外地商品大规模涌入沿线地区,无数物美价廉的商品大规模倾销,足以彻底动摇庄园经济的根基。”

    “与此同时,随着铁路出现的铁路客运,让沿线百姓可以数日内抵达千里之外的地方务工,养活自己和家人,而四等车厢的车票其实不算贵,这就会进一步促进人口流动。”

    “持续二十年的粮价、布(麻布)价走低,让务工的人可以靠工钱养活自己甚至一家人,那么,与其给地主种地、做牛做马,甚至还要让妻女陪睡,不如拖家带口去外地务工。”

    “那些大地主们,会面对佃农、雇工大规模流失的风险,想要要留住佃农、雇工,就得减轻压榨,于是成本上涨、收益继续下滑,旧庄园更加无力和新式农场竞争。”

    宇文温所说的内容,其实来自于后世一段耳熟能详的控诉:帝国主义的铁路修到哪里,帝国主义的霸权就延伸到哪里。

    铁路运输,不仅仅是交通运输方式的进步,也是势力扩张的强有力工具,这一点,这个时代的人们基本上都还没有意识到。

    西方列强在别国修建铁路,然后依靠铁路倾销商品,摧毁当地经济,又以保护铁路运输安全为借口,派兵沿着铁路布防,派驻人员进行管理,接着得寸进尺,要求治外法权。

    一步步将该国的主权践踏,将铁路沿线地区变成殖民地或半殖民地。

    可以说,在西方列强横行的时代,铁路就是帝国主义为非作歹的工具,无论是修建过程还是使用过程,都充满着罪恶。

    但是,把“帝国主义”换成“中央朝廷”,这“画风”就不一样了。

    中央朝廷可以依靠火轮船、火车,将自己对地方的控制能力进一步加强,瓦解许多地方的庄园经济,连带着加速瓦解世家、豪强的经济基础。

    火轮船、火车的出现,加快人口流动,蓬勃发展的工商业,让许多百姓不需要种田、靠务工也能养活自己和家人,于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摆脱对地主、宗族的人身依附。

    杨济当然不知道什么“帝国主义”、“西方列强”,但他很快就明白宇文温的意思。

    铁路(火车)运输,是比火轮船运输还要犀利的工具,朝廷完全可以借口保证铁路安全为由,强化对铁路沿线地区的控制,然后将地头蛇们好好的收拾一顿。

    这样的好处,可比卖车票赚的钱多多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