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世风日下(续)

    傍晚,长安,东宫,吃完晚饭的太子宇文维城正和太子妃交谈,谈起火车的事情,宇文维城听太子妃说客运列车只分四等不分贵贱,让贵贱混杂不太合适,容易被人诟病“世风日下”,马上就反驳:

    “什么世风日下?火车能和马车、牛车一样?一列客车的运行费用是多少你知道不?火车拉着车厢跑上千里,如果上座率太低,跑得越远亏得越多。”

    “可是...可是这也太、太....”韦氏有些讷讷,这又不是她的想法,只是转述而已。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看,一条铁路好不容易修起来,在上面跑的火车,来来回回都是走这条铁路,就像河两边的人过独木桥般,必须错开时间行驶,也就是按照列车时刻表行驶。”

    宇文维城拿起笔,在一张白纸上边写边说:“那么,各趟车次的发车时间都是固定的,变动余地不大,所以,到发车时间就只有两种选择:开车,停开。”

    “对于客运列车而言,无论上座率如何,到时间就得发车,即便乘客少,也不能因此少挂几节车厢,因为沿途站点也会有乘客买票上车。”

    “客运火车是要以运输乘客来盈利,所以要尽可能吸引更多的人乘车,尽可能服务更多的人,才能确保利润,所以得吸引不同身份的乘客,但票价必须分档次。”

    “火车票越贵,能买得起的人就越少,若火车票票价过低就会导致亏本,所以,按四等级车厢售票,可以在吸引大家乘车的同时,尽可能实现贵贱之别,我这里说的贵贱,指的是钱多钱少。”

    见着韦氏想说话,宇文维城摆摆手:“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一项制度能否长期实行,关键在于执行这项制度的成本,你想想,若是火车站按照地位尊卑来售票,会产生何种成本?”

    “地位的尊卑是什么?官职大小、爵位大小、士庶之分、阀阅、郡望等等,请问,面对自报身份的买票人,你让火车站如何分辨对方所说身份的真伪?”

    “是不是要对方出具证明?是不是要核对?那为了售出一张车票,要花多少时间、多少人力物力去核对?”

    韦氏听着听着,默默点头,宇文维城见状换了一张纸,继续向太子妃介绍自己精心拟定(批准)的火车客运制度。

    “你看,用钱来分贵贱,这就简单、省事多了,四等级车厢,富贵之家自然可以选前两等,一般人,选三、四等,这其实也是贵贱有别,只不过评价标准是钱。”

    “其次,除了普通客车,还有专列不是?所谓专列,是皇族、贵族、高官们出行时乘坐的专用列车,其随员、行李都在一列车上,不需要和庶民混在一起。”

    “同理,领着使职出行的官员也有专列或专用车厢,方便执行公务。”

    “还有,等铁路客运推广,各条线路上,每日都会有挂着一节“公务车厢”的一到两趟列车行驶,方便品秩不高不低的官员乘车外出公干,但必须买票上车,然后回来报销。”

    “为了防止有人蹭车,购买公务车厢的票时,必须手持官府的证明,按照证明上的人数来买票,上车时,一票一人。”

    “至于那些低品官以及吏员,乘坐火车外出公干,若公务车厢有位置,那就持证明买票上车;没有位置,就买普通车厢的车票,回来报销。”

    “官(包括贵族)民有别,品秩高低有别,这也是贵贱之分,官不和民混杂,何来“世风日下”一说?”

    韦氏听到这里,看看宇文维城,犹豫片刻,提了几个问题。

    如果,有大户人家出行,除了家眷,还有仆人、部曲若干,可能人数过百,那么乘坐火车时会多有不便。

    主人及家眷自然是要座一/二等车厢,可仆人们怎么办?且不说仆人们能否买到同一车次的车票,就算买到票,也不可能买一/二等车厢的车票。

    这就会导致主仆在一列车上分乘不同的车厢,那么仆人就无法贴心的服侍主人。

    又或者,有官员乘坐火车外出公干/赴任,亲随该怎么办?若主仆加起来有十人,却只能买到三张票,那可如何是好?

    再有,若官员出行,因为事发突然,买不到一/二/三等车厢的车票,岂不是就要坐在四等车厢里,和平民混在一起?

    宇文维城听出太子妃话里有话,却不说破,只强调一点:铁路运输有特殊性,执行的是“官(包括贵族)本位”。

    日行千里的火车,为乘客节省了大量时间,这样的服务,收费贵点理所当然,毕竟时间有时真的很值钱。

    乘车时想要舒适,没问题,花钱买舒适即可。

    付不起一、二等车厢车票的钱,就买三、四等车厢的车票,如果出行人数多、钱不够,又要一起出行,那别坐火车,骑马、乘坐马车一样可以前往目的地。

    除了军(军队调动)、官(一定品秩以上的官)和贵族(皇族和有爵位的人)以及特殊需要可以动用专列,其他人没有任何特权可以让火车专门为自己(免费)服务。

    铁路不像江河,行驶在铁路上的列车,需要严格遵守调度才能通行,不可能有私人经营的车次,随便在铁路上兜客。

    所以,某条铁路一旦制定了列车时刻表,那么其他列车想要“插队”,必须从整体上进行调度,才能确保线路不瘫痪。

    这样的特权,只有官(包括贵族)才有,至于其他人,就得老老实实按照列车时刻表乘坐普通客运列车。

    这些“其他人”,就是没有官职、品秩、爵位的人,想要在乘坐火车时获得舒适体验,没问题,请买高等车厢的车票。

    当然,铁路客运制度不会太死板,铁路运营方也会变通,会推出“包车(厢)”服务,大户人家出行,数十、上百人的规模,可以提前预约,花钱购买包车服务,包下一到数节车厢(专用车厢),方便出行。

    前提是出得起钱。

    听到这里,韦氏知道夫君的意思,她问的问题,有双重含义,而夫君的回答,对她没有明说的问题做了解答:士族乘坐火车,没有优待。

    清贵的高门望族(士族)乘客,只要不是官,或者未达到能够动用专列或者专用车厢的品秩,想要乘坐火车,就得花钱买票。

    买到什么等级的车票,就坐在什么等级的车厢里。

    同理,那些市侩的商贾,只要舍得花钱,一样可以坐在一等车厢内,届时,士族乘客若觉得和市侩同车厢有辱声誉,受不了可以下车(不退票),不然就忍着。

    自魏晋以来的贵贱之别(士族高人一等),在铁路运输上行不通,当然,贵贱之别依旧有,首先是“官本位”,然后就是钱多钱少之分。

    宇文维城收起纸笔,笑道:“官越大,特权就越大,这是延续千年的惯例,没什么不对,所以什么‘世风日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可是、可是...”韦氏难以接受士族居然要和庶民一起挤火车的现实,却不知该怎么争辩,想了想,又说:“可是,若出行是没有亲随、部曲跟着,或者同乘一个车厢,一旦出事,可如何是好?”

    宇文维城问:“你是说发生劫案?或者说有人欺辱主人、仆人却因为身在别的车厢却无能为力?”

    韦氏点点头:“嗯,对的,大户人家出行前呼后拥,除了讲排场,也有保证安全的原因,可上了火车,贵贱....呃...主人没有仆人护卫,万一,万一....”

    宇文维城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所以需要乘警来维持列车秩序,处理一般的治安事件,与此同时,还要有押运员押车,防止匪徒劫车,为此付出的成本不会低,但无论如何也得确保乘客安全。”

    “你要知道,‘安全’,也是列车提供的一项服务,乘客买了车票乘坐火车,那么铁路运营方就有责任保证乘客的安全,绝不能容忍各种不良行为,至于劫匪....”

    宇文维城说到这里,语气变得严厉:“敢劫车的匪徒,流放澳州都是轻的,必须枭首示众,才能震慑那些亡命之徒!”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