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路顺风

    列车行驶在铁路上,发出“况且、况且”的声音,路旁田野里,正在劳作的人们看着慢慢接近的火车,纷纷驻足观看,对于他们而言,这种会喷火、喷烟的车辆,宛若怪物般令人害怕。

    火车只要“吃煤”就能动,不需要如同牛羊一般吃草,为什么会这样,寻常百姓根本不知道,所以面对这样的“怪物”,大多避之不及。

    想想也知道,一个会移动的大火炉,要多危险有多危险,万一这火炉失控冲下铁路,甚至直接爆炸,那么周边的人必然会倒大霉。

    然而,当铁路修好后,每天都会有火车从大家面前经过,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冬去春来,数月时间过后,沿线百姓对火车算是见怪不怪。

    关于火车的消息,也越来越多。

    官府已经张榜公告,宣布许多关于铁路的法令,譬如谁敢偷窃铁路设施,轻则鞭挞,重则坐牢。

    谁要是向行驶的火车投掷石块等物品,抓到后十倍赔偿,谁要是故意破坏铁路,轻则坐牢,重则流放澳州。

    铁路沿线地区,无论人畜,横穿铁路时要长眼,见到火车来了赶紧避让,若是被火车撞死、撞残,那也是白撞,不会有一文钱赔偿。

    各种法令,让铁路沿线百姓对于火车既敬畏又好奇,许多人没钱坐火车,却可以在铁路沿线地区等着,等着一列列火车喷着浓烟呼啸而过,便可一饱眼福。

    眼下是下午,即将结束田间劳作的人们,看着经过的列车,感慨着列车的庞大身躯,感慨着火车日行千里的速度,感慨着车上乘客的非富即贵。

    坐火车得买“车票”,据说车票很贵,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那么能坐得起火车的人,在寻常百姓看来就就是非富即贵。

    而想要打劫火车的贼人,说是胆大包天也不过分。

    官府说了,抢劫火车罪大恶极,轻则流放澳州,重则斩首示众,如此重刑,让百姓们议论纷纷,大家都觉得没多少人敢打劫如此一个庞然大物。

    在大家看来,火车有那么多节车厢,乘客不少,押车的“警察”也是有的,谁那么大胆子,敢抢劫火车?

    看着从眼前经过的火车,许多人兴奋的欢呼着,向车上乘客挥手致意,不管车上的人看不看得见,反正他们是“礼数到了”。

    眼见着列车车厢上一个半开的车窗,有人探出头,伸出手向他们挥舞,田里的农民们见状更加激动,奋力挥舞着手,高呼:“一路顺风啊!!”

    那个从车窗上探出头的乘客,高呼着“救命”,没喊几声便被人扯回车内,随后脑门上挨了一棍,昏死过去。

    这是五号车厢,乘客们乱成一团,数名男子前后守着车门,又有数人站在车厢通道中段,握着匕首,短刀以及木棍,不怀好意的看着车内乘客。

    两名身穿警察制服的男子倒在地上,已经没了知觉,一人脑袋鲜血淋漓,是被人偷袭敲了后脑勺;另一人脖子处血如泉涌,被人偷袭抹了脖子。

    买票上车的劫匪,故意引发一些小矛盾,引来两位乘警,然后偷袭得手,两位乘警甚至连警哨都没有来得及吹响便殉职。

    劫匪很快控制车门,切断了五号车厢和其他车厢的联系。

    两名劫匪蹲在警察尸体旁,不住在尸体上摸索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不一会两人没好气的站起身,说道:“大当家,这两个没带着六响子。”

    一名身材消瘦的中年人闻言“啧”了一声,随后说:“不要紧,抓紧时间办事!”

    他用一双狭长的眼睛扫过车内乘客,随后发出宛若漏风风箱般的声音:“各位父老乡亲,我等兄弟手头紧,日子过不下去了,向大家借点钱花花,还请大家行行好,施舍施舍!”

    “如果谁不识相,下场嘛...呵呵,就和这两个警察一样!”

    话音刚落,他的手下分别从两头开始向乘客“借钱”,手中明晃晃的匕首、短刀,时不时划破乘客的手臂、后背,激起一阵哭喊声,还有许多愤怒的目光。

    车上有许多乘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许多男性乘客看着车内二十多个劫匪,眼睛冒火,却发作不得。

    谁也没有想到,居然真有歹徒铤而走险,光天化日之下抢劫火车,虽然车厢里男性乘客为数不少,但大家互不认识,没人敢出头,因为不确定其他人会不会跟着自己一起与劫匪搏斗。

    扮作乘客的劫匪忽然发难,打死了两名乘警,又制服了列车员,现在把车厢两头的门一关,仗着人多开始打劫,乘客们谁也不敢冒险,只能听之任之。

    一些乘客动作慢,被劫匪划了几刀,鲜血淋漓不说,还被抽耳光,幼童惊恐的哭喊,妇女吓得瑟瑟发抖,老人惊恐的看着劫匪,面如死灰,不住呢喃着“佛祖保佑”。

    火车继续行驶,抢劫正在进行,面对明晃晃的匕首,乘客们只能屈服,忽然有惊叫声起,却是劫匪在调戏一名女客,旁人闻言纷纷低头,不敢多事。

    女客很年轻,有些姿色,想来正是这个原因让劫匪心痒难耐,先是借口搜身往身上摸,然后开始动手动脚,甚至要把人扯起来,拖走。

    其夫同样年轻,眼见着劫匪不住淫笑,眼见着妻子即将受辱,忍无可忍,咆哮着扑向拉扯他妻子的劫匪:“你们要做什么!”

    两人打斗起来,劫匪被男子一拳打翻在地,其他劫匪见状嚎叫着过来,却被临近男性乘客扯住、撕打。

    有人起了头,参与反抗的人也多了起来,就在劫匪们开始失去对车厢的控制时,几个默默坐着的男性乘客忽然起身。

    拔出散发寒光的匕首。

    他们是劫匪的同党,作为后手“以防万一”,当抢劫开始时依旧扮作无辜乘客“被抢劫”,若抢劫顺利完成,同党们跳车逃亡,他们就坐车抵达目的地。

    若是有人反抗导致局面失控,他们就第二次发难,扭转局面。

    车厢里的乘客,没想到劫匪还有同党,当这些人握着匕首向反抗劫匪的乘客扎去时,几乎所有乘客都没反应过来。

    但还是有人反应过来了。

    又有几名男子暴起,抡起铁尺将试图偷袭的劫匪轻易击倒,形势变得太快,无论是劫匪还是乘客,见着这几个不速之客,脑子都蒙了。

    “我们是便装警察!大家不要怕,一起打劫匪!!”

    亮明身份的呼喊声,以及随后响起的警哨声,激起乘客们的勇气,大家呼喊着与身边的劫匪撕打,而眼见着大事不妙的劫匪们招架不住,想要跳窗逃跑,却没有机会。

    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匕首试图吓退乘客,却被一件件扔来的硬物砸得头破血流,与此同时,临近车厢的列车员和乘警也撞开车门,冲进五号车厢。

    不久前还气焰嚣张的劫匪,有的被当场打死,有的被打得奄奄一息,被乘警反手捆住,动弹不得。

    倒在血泊中的两名乘警被同事们抱起,已经冰凉的身体,再不可能动起来。

    为了保证列车安全,乘警们分工协作,一部分人便装扮作乘客乘车,一旦列车出事,就能协助身着制服的同事对付歹徒。

    然而此次事发突然,两位身着制服的乘警遭遇偷袭,瞬间便遇害身亡,便装警察们根本就来不及支援。

    现在,他们看着殉职的同事,自己紧握双拳,泪流满面。

    口中喃喃着“一路走好”,转头看着被抓的劫匪,双眼燃起熊熊怒火:“入娘贼!你们等着游街然后千刀万剐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