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合作

    某车站,站内铁轨停着一列火车,不算火车头共有十节车厢,一大群服色各异的男子在各节车厢内上上下下、来回走动,时不时聚集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又围着列车转圈。

    身着官府的厍狄钧,和几位镖行的老镖头交谈。

    这几位老镖头,厍狄钧都认识,毕竟三十多年前,黄州几大镖行成立时,这几位就开始做镖头,而厍狄钧当年就和对方打过交道。

    也真是因为这个渊源,才有了今日的现场会。

    铁路运输势在必行,但列车的安全行驶是重中之重,为了防止劫车等恶性犯罪事件的发生,列车的安全保护(简称安保)措施必须到位。

    所以,有司向黄州几大镖行寻求帮助,请对方派出经验丰富的镖头及镖师,对列车的行车安全献言献策,今天就是现场会举办的日子。

    镖头们假设自己是劫匪,拟定各种劫车方案,以此来寻找列车安全保护措施的漏洞,现在,厍狄钧就在汇总大家的意见。

    抢劫火车,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却不算难,因为火车即便行驶在平原,速度也快不过全力冲刺的马,所以数十甚至上百马匪抢劫火车的情景不是不可能发生。

    火车在平原都有被抢劫的风险,在上坡路段或者多弯路段,火车速度会大幅下降,那么劫匪出现的概率会更大。

    即便没有半路打劫的劫匪,也会有以乘客身份乘车的劫匪混上车,等列车行驶到某些路段,这些劫匪把车厢两头一堵,就可以洗劫这节车厢的乘客。

    若是劫匪策划周密,以数十甚至上百人的规模买票乘车,那么整列车被洗劫也不是不可能。

    一旦发生这种恶性事件,会造成极大的财产损失,干扰铁路的正常运行,也会打击人们对铁路运输的信赖感、安全感,所以,相应的安保措施要有。

    譬如乘客进站上车前,人和行李要接受检查,乘客不能携带各类易燃易爆危险品、违禁刀具武器。

    譬如每列列车上都有一定数量的乘警(乘车警察),负责处理车上发生的普通治安事件,譬如偷窃、打架等,又有专门的小牢房,临时关押被拘捕的人员。

    但乘警数量不可能太多,而且一旦遇到图谋已久的匪徒团伙,对方以有心算无心,乘警很可能自身难保,更保证不了列车安全。

    所以就需要押车的武装人员,即押运员。

    押运员不可能和普通乘客混坐在一起,所以要设专用的押运车厢,即押运车。

    押运员在押运车内休息,一旦有事便采取行动,而押运车本身也可以作为行李车,放置乘客的大件行李,以及为官府的驿传提供便利。

    以正常编组的十节车厢车组而言,押运车应该“殿后”,也就是排在最后一节,以此获得“最佳射击角度”。

    如此一来,若有劫匪半路袭击,位于列车车尾的押运员们可以用火铳射击试图靠近、攀爬列车的劫匪。

    与此同时,若列车内有劫匪发难,押运员可以沿着车厢内部通道前往事发车厢,协助乘警制服歹徒。

    各种确保列车安全的措施,实际上在原有的铁路运输(马车运输)已经陆续实行,但马拉列车主要以货运为主,客运较少,而且马拉列车的乘客数量不多(相对),管理起来比较容易。

    但当火车取代马匹来拖曳列车车厢,因为火车头的“力气”很大,所以列车编组车厢增多,乘客增多,管理起来难度增加。

    对此,老镖头和镖师们经过对列车车厢的观察,对拟定中的“安保制度”提出一些改进意见。

    除此之外,还指出一些不足。

    首先,所谓的“检查乘客行李、不许携带危险品、管制刀具及武器上车”,这种制度说起来简单执行起来却很难,除非每个车站都增加大量人手进行检查,否则作用不大。

    说白了,这种措施防君子不防小人,有比没有好,但不指望能阻止劫匪偷带武器上车。

    其次,劫匪劫车,最好的办法是控制火车头,让火车停下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样才好办事,所以,必须确保火车头(包括火车司机)的安全。

    押运车设在车尾,距离火车头太远了,一旦劫匪控制火车头,整列火车都会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

    第三,劫匪劫车,肯定是有心算无心,无论是乘警还是押运员,都不可能时刻戒备,所以很容易为人所趁,尤其乘警,要经常在各车厢行走,若佩戴六响子,很容易被对方抢夺,然后用抢夺来的六响子行凶。

    因此,乘警最好不要携带枪械(或者少数人拿着,严加保管),以免成为歹徒袭击的第一目标。

    第四,光靠严刑峻法、武力恐吓,吓不住亡命之徒,因为很可能亡命之徒们只打算做一次“大买卖”,然后将抢来的钱财瓜分后各奔东西,从此隐姓埋名,销声匿迹。

    对方为了求财不顾一切,不会想什么“来日方长”,甚至就不是铁路沿线地区居民,即便铁路沿线地区实行“联防”,也不可能有十足把握防住这种外来客干一票就走的劫车行为。

    第五,无论是乘警还是押运员,数量总是不能太多,因为这会增加成本,天长日久,面对居高不下的用人成本,有司迟早会裁减人手,那么安全隐患就会越来越大。

    针对这几点,镖头们给出了建议。

    一,正常编组的列车,无论客、货,押运车要有两节,一节在火车头后,一节在列车尾部,护卫列车及火车头。

    二,由镖师兼任押运员,装备火器及刀箭的镖师,协助乘警维持列车治安,紧急情况下(有人劫车),镖师有权击杀任何危及列车安全的可疑人物。

    当然,占用了两节车的“份额”,会造成列车载客(货)数下降、运营收入下降,所以有个好办法来解决:这两节车厢,由镖行付费“承包”。

    也就是说,这两节押运车,即是押运员(镖师)驻守的车厢,也是镖队用来存放镖物的车厢,镖行为此缴纳的“承包费”,可以弥补两节车厢不参与客运(货运)带来的损失。

    而兼任押运员的镖师,其工钱全由镖行负责,不会增加火车各车次的运营成本。

    当然,按照现有的规定,每列列车都要有行李车,并且给官府的驿传、邮政提供便利(适当收费),托运各种公文、信件、卷宗等资料,镖行“承包”的两节押运车,自然要承担这一职责。

    厍狄钧听到这里,已经明白镖头们的意思,对方就是想以合作的方式,搭上铁路运输这一新兴行业。

    或者说,和竞争对手合作,一起赚钱。

    道理很简单,当铁路建好、通火车,意味着这条路线上沿途各地,已经没有镖行的生存空间。

    用马车运镖的镖队,每日的移动速度最快也就六十里,若镖队里有人徒步前进,甚至只有三、四十里,所以当火轮船出现时,许多镖行的生意大受影响。

    镖行的反应也很快,要么购置火轮船运镖,要么和船行合作,承包船舱运镖。

    水运是这样,陆运为何不能如此?

    如今有了火车,意味着往后数十年,随着通火车的铁路越来越多,镖行的生意只会越来越惨淡,镖队规模必然缩小,大量镖头、镖师要么改行,要么失业。

    久而久之,镖行这一行业恐怕都无法生存下去。

    面对铁路运输这一绝对优势竞争者,面对暗淡的未来,各镖行依旧选择合作,选择“转型”。

    火车不能买,也买不起,所以,镖行选择承包车厢,一如承包船舱舱位那样,并且提供额外的“增值服务”,那就是镖师兼任押运员,确保列车安全。

    厍狄钧觉得这样的建议确实不错,对于铁路运营方而言,不会增加太多成本,不会影响收入,却能有效解决问题。

    他看着几位老镖头,看着一张张饱经沧桑的脸,想起了旧日时光。

    三十年前,这几位“时值壮年”,参与了黄州各大镖行的创建,可以说亲眼看着“走镖”这一行业的诞生、成长、壮大,而现在,又要经历第二次“创业”。

    没办法,社会的变化很快,人和行业要是跟不上趟,就只能落伍,最后被淘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