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六十四章 猛兽

    清晨,天蒙蒙亮,黄亳铁路某路段,在前后火车站中间点的位置,铁道上停着一列模样奇怪的列车,列车有五节车厢,周围分散着一些士兵,似乎是在站岗,警戒四周。

    这个时间段,不会有火车经过,所以是办事的好时候。

    一声哨音打破宁静,列车最前一节车厢顶部忽然有火光闪烁,与此同时咆哮声起,数息后一里外的荒地里发生爆炸,两朵黑云拔地而起。

    列车旁、铁道路基边,数名将领手持千里镜观察着黑云升起的地方,待得浓烟散去,预先设置的炮靶再未见踪影,大家都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把视线往旁边稍微挪了挪,看着另外两个高大的炮靶。

    过了一会,咆哮声再起,两个炮靶随后消失在浓烟和火光之中。

    炮击持续了十轮,铁路两侧旷野里竖起的炮靶均已烟消云散,第三节车厢内,技术军官吕诚把视线从窗外收回,在表格上填写数字。

    表格有数张,已经填写得差不多了,这说明实验接近尾声。

    经过数月的调试,实验兵器的表现不错,实验进展得很顺利,吕诚知道试验可以按期结束了。

    他将表格放好,走下车厢,看着列车最前端的车厢,又看看野地里正在对列车进行素描的同僚。

    作为实验部队的军官,吕诚经办过许多项目,见过许多奇形怪状的实验兵器,见识过这些兵器各种诡异的杀伤方式,却没见多少兵器能够通过实用性考核,获得正式身份,进入“量产阶段”。

    他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有些期待:这一次,总该成了吧?

    如果一个工匠,不断做出或者协助别人做出各种工艺品,却没有一件得人认可,那种失落、不被认可的负面情绪积累起来,会让人很郁闷。

    吕诚想经历一次真正的庆功会,为他的职业生涯留下一个有分量的记录。

    眼前这个庞然大物,看来要让他如愿了。

    代号“草花蛇”的秘密实验兵器,实际上是一列装有新式火炮的装甲列车,如同一头猛兽,拥有庞大的身躯、厚厚的皮毛还有锋利的牙齿。

    “草花蛇”沿着铁路前进,时速和普通列车一样,其上装载的火炮可以摧毁射程范围内的大部分目标。

    这就是吕诚和同僚们“伺候”了数月的大家伙,是随着火车出现而诞生的新式兵器,此次试验一旦成功,该兵器就会如同炮船一般,装备官军。

    太阳升起,身披铁甲的列车沐浴着阳光,散发着奇特的光芒,吕诚看着眼前这个即将返回车站的列车,仿佛看见一头即将回巢休息的钢铁猛兽。

    装甲列车,顾名思义就是装有铁甲的列车,无论是车厢还是蒸汽火车头,车体两侧都装上了铁甲(铆接铁板),看上去就像一个个铁盒子般。

    这样的列车不怕刀枪箭矢,不怕火油弹的袭扰,也不怕火铳和小口径火炮射击,其上装备的各种口径火器,却能在远、中、近距离上给予敌人有效杀伤。

    一个典型的装甲列车,主要由几种车辆组成:首先是装甲火车头(包括煤车),就是加装了铁甲的火车头,其驾驶室和锅炉、车身都有铁甲保护。

    其次是装甲炮车,装甲炮车是批了铁甲的车厢,其车厢两侧开有炮门,车厢内装备有发射散弹的小口径火炮。

    然后在其车厢顶部、车体纵轴线上,前后布置了两个半圆形的旋转炮塔,每个炮塔里装有一门新式后装炮,发射带新式炮弹。

    又有装甲运兵车,每列车能装载一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车厢两侧亦装备有发射散弹的小口径火炮。

    这样的装甲列车,排列顺序一般是:炮车为第一节,装甲火车头为第二节,装甲运兵车为第三节、第四节(如果有两节),又有一节炮车殿后。

    由四节或五节车组成的装甲列车,宛若一个行驶在铁路上的移动炮台。

    这种攻防兼备的兵器,只能行驶在铁路上,而铁路及沿线地区的安全,将来就要靠这种兵器守护。

    汽笛声起,那是装甲火车头发出信号,提醒未上车的人赶紧上车,待得人都就位,装甲列车徐徐开动,渐渐加速,向着前方十余里外的车站开去。

    实验部队昼伏夜出,尽可能避人耳目,吕诚习惯了这样的工作,也习惯了保密制度。

    所以,朝廷若说“草花蛇”不存在,那就真的不存在,他不会向不相干的人透露分毫。

    列车车轮不断和铁轨接缝处撞击,发出“况且、况且”的声音,吕诚感受着这头猛兽的奔跑速度,又想起该项目的点点滴滴。

    他参与了装甲列车的设计,所以很清楚这种兵器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当铁路建成后,一旦沿途地区发生民变或者叛乱,官军会乘坐火车前往当地平乱,然而叛乱者不会坐视官军过来而不理,有可能会半路伏击。

    满载官军的列车,本身是没有什么防御能力的,即便车上士兵全副武装,但遇袭时,最多使用火铳还击,即便带着火炮乘车,但火炮不可能在列车上使用。

    所以,需要一种装备火炮、装有铁甲的装甲列车,为运兵车“开路”和“殿后”,随运兵车一起行动,随时击溃在半路设伏的敌人,保证运兵车的安全。

    这种装甲列车,也可以伴随运兵车抵达铁路沿线沦陷的城池,然后用炮车上的火炮掩护士兵进攻,清剿叛军。

    或者,当铁路沿线地区出现民变、叛乱,乱民、乱军向铁路逼近,导致铁路面临被破坏的危险时,装甲列车可以赶赴这一地区进行巡逻,靠着车上火炮和士兵将敌人击退。

    亦或是铁路沿线地区出现大规模天灾,导致大量流民出现,当流民开始涌向铁路沿线地区,或者沿着铁路行进时,装甲列车可以沿着铁路巡逻,协助当地官府管理流民。

    除去这些作用不说,客运、货运列车行驶在铁路上时,难免会遇到拦路抢劫的贼人,甚至会有贼人以乘客身份乘车、伺机抢劫。

    装备六响子的押车乘警可以击退数量不多(相对)的匪徒,可一旦遇到精心策划的抢劫、贼人里应外合且数量又多时,光靠列车乘警还不够,需要外援。

    正如官道上会有“骑警”巡逻那样,铁路上就需要装甲列车实行日常巡逻,巡逻车的发车车次穿插在正常客/货运列车之间,尽可能震慑贼人,让其无法下决心铤而走险。

    身披铁甲、装备有火炮的装甲列车,不是寻常贼人能够对付的,当然若要短时间内破坏装甲列车不是不可能,但那要用上大量炸药或者大炮,一般而言,打劫火车的贼寇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所以,装甲列车的用武之地有不少,不会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而这种兵器必须平时就准备好,若是等到出事了才急急忙忙赶造,根本就来不及。

    吕诚想到这里,忽然苦笑几声,又摇摇头。

    他希望装甲列车能够派上用场,但又不希望装甲列车派上用场,因为当这玩意的火炮开始轰鸣时(非训练),就意味着出大事了。

    太平世道得来不易,吕诚可不想哪个地方再乱起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