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六十二章 况且况且(续)

    上午,散朝回来的宇文温颇为高兴,朝服都没换,手里拿着今日出版的报纸,不住吹嘘“黄州速度”,然而这种吹捧不过是“自吹自擂”,因为“现场”根本就没有多少听众。

    “本月当值秘书”杨丽华为宇文温更衣,见着这位喜形于色,只觉得好笑:“二郎这是怎的,尾巴都翘起来了。”

    没人敢说天子“尾巴翘起来”,但后妃们可以,因为宇文温不介意和家人开玩笑,于是他顺着话题说:“哼哼,尾巴翘起来怎的?小的们表现出色,本大(‘带’字音)王高兴!”

    宇文温哼哼着,挥舞着报纸,差点打到杨丽华脸上。

    “黄亳线贯通,首列列车满载乘客千名,从黄州西阳出发,昼夜兼程,花了二十小时,走完全程九百里的铁路,沿途小站都有停靠,平均运营时速...时速四十五里。”

    “延长线从淮水经涡阳到亳州小黄,全程三百里,一年就建成通车,看看,看看,这就是黄州速度,大冶制铁所的铁产量可不是吹的!”

    杨丽华为宇文温更衣完毕,见其不住吹嘘,宛若一个考得好成绩的孩童向家长炫耀,便从食盒里捏着个饼干在宇文温面前晃了晃。

    见对方摇摇头,她放下饼干,问:“这消息昨晚不是已经知道了嘛,怎么今日把二郎欢喜得嘴都合不拢?”

    “两码事,两码事,昨晚我高兴,那是独乐乐;今日是广而告之,大家都知道,那是众乐乐。”宇文温说完,示意杨坐在身边,摊开书案上放着的舆图。

    “这可不容易,光黄铁路原先已经延伸至淮水南岸,但要跨河前往亳州小黄,首先就要修建淮水铁路桥,这可是一个技术难题,因为桥墩不好修。”

    “淮水你是知道的,河水流量大,终年不竭,要在那么深的河里打桩可不容易,如要修建能够承受巨大重量的大型桥墩,那是难上加难。”

    “浮山堰你知道吧?故梁时,为了回水灌魏国寿阳城,梁军在寿阳的淮水下游筑坝拦河,是为浮山堰,结果花了数千万斤铁、无数人力无力都搞不定,可见淮水流量之大。”

    “虽然修桥墩和修拦河堰坝不是一回事,难度也不同,但是河水湍急,对施工队的施工造成很大影响。”

    宇文温越说越来劲,杨丽华想借故脱身而不得,只能老老实实倾听。

    “没有什么桩子是蒸汽打桩船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多来一艘!”

    “依靠蒸汽打桩船,往淮水河底打桩,穿透沙层,直达岩基,一根、两根、四根、许多根,最后合拢在一起,就是支架,然后套上大型铁筒,直插河底,把筒内河水抽干,然后注入水泥和石块。”

    “这可是不得了的新工艺,最开始在西阳出现,经过十余年完善,在荆湖各地修了不少桥,所以技术已经成熟,用在淮水铁路桥上,恰逢其时。”

    “淮水铁路桥只是其一,还有徐州彭城到亳州睢阳的铁路即将通车,将来横跨通济渠的铁路桥,也要用这种办法修筑。”

    “睢阳在小黄以北,你可知为何修徐州彭城至亳州睢阳的铁路,而不是把彭城和小黄用铁路连接起来?为何小黄还有额外修一条铁路去睢阳?”

    杨丽华当然知道为什么,因为宇文温以前就念叨过,但此刻却装作不知:“妾不知呢....”

    宇文温喝了杯茶,又开始炫耀:“哼哼,睢阳是通济渠上的商埠,徐州西行至睢阳,再往西,一路向西,就是汴州开封、荧州荧阳,再就是洛州洛阳,这条铁路将来可不得了,可以说是横贯中原的一条横线。”

    “届时,人员、货物从东海之滨的海州登上火车,一路‘况且、况且’....过睢阳、荧阳、洛阳、长安直达陇右,那是多么壮观的旅程?”

    杨丽华明知故问:“可这条铁路不是预计要花数十年才能修成的么?”

    “嗯,你我有生之年恐怕是看不到了,不过有个好的开始,不值得高兴么?”

    宇文温的兴奋劲可没那么快消散,因为好消息接二连三到来。

    自从去年火车有了突破性进展,朝廷开始酝酿修建铁路,但是财力有限,只能做一个长期规划,慢慢来。

    然而,民间对于修建铁路的兴致很高。

    朝廷想要铁路,但没钱;民间投资者们想要铁路,有钱,却没权。

    宇文温决定特事特办,许以“出让路权十年”(铁路的十年收益)的优惠政策,刺激“投资者”踊跃投资。

    在一番操作之下,“官督商办”的几家铁路招商局很快成立,筹集大量民间资本(钱粮),以总额数倍于朝廷岁入的“本金”,注入铁路建设这一极有前途的大型工程中去。

    于是,去年夏秋之际三条铁路破土动工,到现在,有了结果。

    铁路一,以鄂州大冶制铁所为依托,将已有的光黄铁路向北延伸(跨过淮水)至亳州小黄,全长三百里,近日建成通车。

    铁路二,以徐州利国制铁所为依托,其他铁冶为辅,修建彭城自亳州睢阳铁路,全长三百里,预计年底建成通车。

    铁路三,以许州舞阳制铁所为依托,其他铁冶为辅,修建叶城自荧州荧阳的铁路,全长三百里,预计年底建成通车。

    与此同时,关中铁路经过一年准备,也开始建设。

    从明年起,花两年左右时间,将亳州小黄和睢阳用铁路连接(一百二十里),将洛阳和荧阳用铁路连接(八十里),将徐州彭城和海州朐城用铁路连接(四百里)。

    届时,配合通济渠,一条横贯河南(包括青齐之地)、把河南和长江中游地区连接的“丁字形”水陆交通运输网就会成形。

    朝廷根本就没有财力进行这个丁字形水陆交通运输网的建设,却依靠“官督商办”的方式,调动民间力量,将这个“网”搭起来。

    代价就是出让为期十年的“路权”。

    同样,关中铁路的建设,获得权贵、大族、豪商踊跃投资,所以即便关中地区没有什么大型制铁所提供铁料制作铁轨,关中铁路依旧能从大大小小的铁冶中获得充足的铁料来铺设铁轨。

    与此同时,依靠“官督商办”拉电报线,不需要加重财政负担,就能实现便捷的电报通讯。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朝廷获得大家的认可,无论是官宦、各地大户、豪商,都愿意“投资”由朝廷牵头主导的“大项目”,这种认可,实际上就是各利益集团对朝廷另一种形势的效忠。

    这也是各利益集团们对宇文温执政二十年成果的认可。

    所以,他怎么能不高兴?

    对此,杨丽华还是有些不解:“出让十年路权,这是不是太...太....”

    宇文温摆摆手:“凡事有利有弊,只要利大于弊即可,若不这么做,光靠朝廷财力,十年都修不了多少条铁路,把铁路十年的收益让给投资者,朝廷却能享受铁路带来的便利,这再划算不过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