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六十一章 况且况且

    冬雨淅沥沥,滋润万物,长安城一隅,铁道上停着一列火车,旁边月台上,身着便服的宇文温扶着尉迟炽繁登上火车,进入“专车车厢”,坐好。

    不一会,火车头响起汽笛声,随后列车开始缓缓移动,速度渐渐加快。

    铁轨之间接头留有间隙,列车车轮碾过发出撞击的声音,因为车轮多,间距又相等,所以发出的声音节奏是重复的“况且、况且...”

    这单调的声音,是新时代的脉搏声之一,宇文温把视线从窗外收回,看着身边的尉迟炽繁,笑道:“这声音一响起,就仿佛回到了西阳。”

    尉迟炽繁点点头:“是呀,西阳城里的轨道马车,可是天下独一份呢。”

    “那已成往事,西阳城里的轨道上,跑着的是火车头拖曳的车厢,不再有马车了。”宇文温说着说着,将案上的茶杯拿起,放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茶。

    黄州西阳,是他梦想起飞的地方,有许多项“第一”,其中就包括“公共轨道交通”。

    这个时代的第一条铁路,是鄂州大冶到夏口的铁路,其上跑的是有轨马车,而第一条城内公共交通铁路,诞生在黄州西阳。

    黄州西阳城内的有轨马车,为居民出行带来了便利,铁轨和一个个车站是西阳有名的“地标”,西阳城内的男女老少,可以说绝大部分都乘坐过有轨马车。

    有轨马车见证了西阳的“起飞”,现在,有轨马车的辉煌结束,火车出现了。

    西阳城内的有轨交通,已经“火车化”,小功率的火车头,拖曳着一列列车厢行驶在城内轨道上,虽然带来了浓烟滚滚,却也让轨道交通的速度提升,无论是运货还是运人,效率都提升不少。

    相关技术,现在已经引入长安,不过这轨道列车却不对外开放,仅用于长安火车站的建设。

    一条横跨长安东西的铁道,前不久建成通车,其上行驶的小火车,负责从城外将大量建筑材料运到城中火车站(南站)的建设工地,这可比用四轮马车运输高效得多。

    与此同时,进出建筑工地的工人们,也可以乘坐小火车代步。

    所以,宇文温和尉迟炽繁乘坐的“专列”,实际上就是普通的工地通勤车厢,设施简单,只是因为今日帝后要乘坐,所以临时加了一些装饰。

    因为铁道沿途建起了围墙,所以除了“道口”外,没有行人、牲畜频繁横穿铁路的情况,火车行驶时不需要频繁拉响汽笛。

    宇文温和尉迟炽繁坐在列车上,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回到西阳有轨马车正式开通时的那一天。

    万事开头难,铁路和南北走向的道路交错,交错处的“道口”,此时还未建好复道(立交桥),所以当火车行驶时,会对城内的南北交通有影响。

    这一切,到明年上半年会有改观,因为计划中的那几条复道,明年上半年就会陆续完工。

    尉迟炽繁听着宇文温的讲解,看着窗外“移动”的住宅区,有些好奇的问:“不是说沿途各坊已经拆迁了么?怎么还有这么多民宅?”

    宇文温回答:“那是火车站及铁道施工人员的家属区,火车站及铁路建设工程持续数年,施工人员的家小都住在这里,方便团聚,这是为了稳定人心。”

    “工程一开始,就不能停下来,过年亦是如此,所以为了保证施工进度和质量,官府特地将施工人员的家属都接来长安居住,让大家能够安心工作。”

    “等到火车站建成了,站内工作人员数量肯定不少,所以届时也会建设家属区,方便工作人员就近上下班的同时,避免他们和家人两地分居。”

    “还有,铁路运输是一个庞大的体系,相关从业人员会很多,为了确保安全、效率,必须对这些人员及其家属进行集中管理,所以呀,各个有火车站的城池,城内必然会有一个独立的‘铁路坊’...”

    尉迟炽繁问:“‘铁路坊’?就是铁路工作人员家属区的意思?”

    宇文温点点头:“对,正如军队要尽可能对军属进行集中管理以便稳定军心那般,必须对铁路工作人员的家属进行集中管理,既稳定人心,也是尽可能保证安全。”

    “一列火车,动辄搭乘乘客数百甚至上千人,行驶速度又快,一旦运行途中发生事故,譬如冲出轨道翻车等,必然伤亡惨重,所以,铁路工作人员的‘状态’很重要。”

    “官府确保他们能和家属生活在一起,不会长期两地分居,而家属住在家属区,不容易被外人骚扰,让工作人员心定许多,工作时不容易开小差。”

    “最重要的一点,家属住在家属区,形同人质,尽可能防止某些工作人员因为各种原因,在铁路上动手脚。”

    对于宇文温的这个说法,尉迟炽繁有些疑惑:“这..真的有必要么?真要有人起心思,恐怕防不住吧?”

    宇文温点点头:“所以只是降低出事的几率,铁路运输的安全,要靠制度来保证,光靠人盯人,真的忙不过来,但只要能降低事故率,必要的投入得有。”

    宇文温知道铁路运输安全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铁路运输和别的交通运输不同。

    一条数百里长的铁路,往往就是单线,大量列车都要通过这条铁路上错开车次出行,所以各车次之间的正确、应急调度十分重要。

    一旦有列车出现事故或者故障,会导致这条铁路全线瘫痪,进而影响到所有运行在该铁路上的列车,为了尽可能确保工作人员集中精力工作,必须给予家属以妥善照顾,不让大家有后顾之忧。

    除此之外,是外部的安全威胁:若是别有用心之人,在铁路路基或者桥梁埋下炸药,等到专列经过时引爆,杀伤力十分惊人。

    这是刺杀,若铁路沿线有不法之徒起了心思,试图打劫火车,或者破坏铁路,同样可以有很多下手机会。

    所以,为了确保铁路运输的安全、顺畅,“铁路”作为一个巨大的组织机构必然自成体系,人事、财政、安全、执法,都要和和“地方”分开,这很有必要。

    这样的道理,解释起来很麻烦,所以宇文温没有说太多,只是向尉迟炽繁描述长安火车站(南站)建成后的规模。

    “西阳城内的有轨交通,各个车站是西阳的小小地标,而长安火车站建成后,会是长安城的新地标,是长安城的新象征。”

    说话间,火车缓缓停下,尉迟炽繁看向窗外,却见窗外是一片巨大的建筑工地。

    大量起重机喷着浓烟,将无数建材“拿起”、“放下”,无数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在工地之间忙碌着。

    又有新推广的电喇叭传出音调怪异的“人声”,不停地“说”着各种施工口令。

    她虽然看过长安火车站的模型,却无法想象这火车站建成之后,会是何等样的宏伟模样,宇文温指着窗外的巨大工地说道:

    “等到长安火车站建成了,不但是长安城的象征,也是大周的象征,更会是新时代的象征!“

    “是我们这一代人,留给子孙后代的纪念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