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五十九章 面具

    一座木制的平顶、锥形高台上,站着几名数名头戴鸟毛冠的男子,这些男子除了腰间围着宛若短裙的布,未着衣裤鞋袜,手舞足蹈的跳着舞。

    口中喃喃有词,看样子似乎是在做法,亦或是向上天祈祷着什么。

    平地上,又有数名相同打扮的男子,押着一个身上涂满蓝色颜料的“蓝人”走近高台,然后沿着台阶登上高台。

    高台上有一个高高凸起的祭案,“蓝人”被其他人抬上祭案,仰面躺着,四肢被人扯着向下压,这样的姿势让“蓝人”的胸腹隆起,从侧面看去,人和祭案形成“个”字。

    一名头戴鸟毛冠、玉面具的人,来到祭案前,手握黑色石刃(反握),高高举起,然后对着躺在祭案上的“蓝人”胸膛扎下。

    惨叫声中,一颗心脏离开胸膛,被那带着玉面具的人捧在手中,然后高高举起,仿佛是将这鲜活的心脏献给上天。

    随后,“蓝人”的脑袋被砍下,连同无头尸体一起,被人扔下高台。

    脑袋和尸体沿着台阶骨碌碌滚下来,那脑袋宛若皮球,滚得很快,落地后依旧向前滚,滚到宇文温脚下。

    身着戎服的宇文温,低头看着脚下的木制假人头,一脚踩上去,随后喃喃自语:“喔,居然是实木雕刻而成,道具师很用心嘛。”

    陪同天子参观军校的将领低声说:“陛下,这道具,还请让他们收起来吧。”

    宇文温点点头,把木人头轻轻往前踢,很快便有戴着鸟毛冠的人跑来,将假首级和假无头尸收起来,又有大量工作人员涌上高台,开始收拾各类道具。

    扮演大祭司的军校教师走下高台,将手中握着的石制匕首交给助教,走到宇文温面前行礼,然后对着簇拥在高台下、黑压压一片的学生们说:

    “大家都看到了,这便是美洲酋帅施行人祭的过程重演,是北洋贸易公司探险队亲历并详细记录的场景,根据有识之士的多方考证,这和殷商的人祭习俗类似。。。。”

    “所以,美洲土著,很大概率是殷商后裔!”

    学生们听到这里纷纷交头接耳,站在一旁的宇文温,看着军校教师给学生们“洗脑”,一言不发。

    凡事过犹不及,这种“美洲土著为殷商后裔”的观点,不该由一国之君来宣扬,他只要开动舆论机器,不断向大家灌输这种观念即可。

    当“美洲土著为殷商后裔”这一观念深入人心,那么,“美洲自古以来为华夏故地”的说法,自然就会形成。

    宇文温想到这里,看看天色,又看向那带着鸟毛冠的教师。

    “美洲民俗表演”结束,接下来是“美洲风情展”。

    十余把形如船桨的武器,摆在武器架上,教师拿起一把,向围成一圈的军校生们展示,大家看着这来自美洲的武器,啧啧称奇。

    这种武器,主体为木制,形如船桨,全长大概五尺,而“桨”的两侧开槽,镶嵌着锋利的黑色石片,这些石片如同锯齿,而镶嵌着大量石片的“木桨”,被命名为“锯齿剑”。

    这“锯齿剑”的木制剑身呈现暗红色,不是正常的颜色,教师解释道:“这是一把杀人如麻的兵器,所以人血将木身染红。。。”

    “大家不要以为这兵器是玩具,实际上每一片石刃都很锋利,所以这种武器的杀伤力不可小觑,其杀伤方式为‘割、锯’。。。。”

    学生们看着这种木石结合的玩意,根本就不相信是“杀伤力不可小觑”的兵器,一个个窃窃私语,满是怀疑的表情。

    教师拿着这把‘锯齿剑’走出人群,来到一匹病恹恹的老马旁边,看向学生们,说:“大家看好了。。。。”

    学生们把教师和老马围起来,眼睁睁看着教师双手握着“锯齿剑”,奋力一斩,竟然将马头砍下。

    老马身首分离那一瞬间,围观的学生们情不自禁发出惊叹:事实胜于雄辩,能一“剑”斩马的兵器,再差也差不到哪里。

    然而,这样的‘锯齿剑’为木、石所制,威力却和铁刀相近,那是不是可以说,中原的铁制兵器反倒没什么优势?

    “铁制兵器当然比石制兵器好,这一点毋庸置疑。”身上沾着马血的教师,示意助教分发“锯齿剑”,让学生们拿在手中体验一下这种奇异的兵器。

    等所有人都挥舞过“锯齿剑”,他问:“大家觉得这兵器有何不妥?”

    有学生回答:“呃。。。这兵器。。分量过重,比常见铁刀要重许多,恐怕在战场上挥舞时,会过快消耗体力。”

    其他学生点点头,又有人补充:“这兵器即便锋利,但是剑身为木制,想来强度有限,对付无甲或者轻甲目标也许还行,但对上铁甲或者钝器,恐怕容易断裂。”

    “大家说得没错,木石所制的‘锯齿剑’,即便锋利,却比不上铁制兵器。”

    教师开始根据探险队的调查报告,向学生们讲解美洲土著常用的这种石制兵器,以此让大家对于万里之外的“新大陆”有较为深切的感受。

    这种木、石所制“锯齿剑”,能做到锋利,但强度不行:首先,土著们是用动物粪便将石刃粘在木制剑身两侧的木槽里,这样的镶嵌方式,怎么能和浑然一体的铁刀比?

    其次,为了加强木制剑身的强度,只能增加材质分量,而且石刃的分量也不轻,导致一把‘锯齿剑’的分量过重。

    若只是在演武场上一对一格斗,这毛病不要紧,若是在千军万马交战的战场上,士兵们哪来那么多力长时间挥舞这种兵器杀敌?

    所以,当北洋贸易公司的探险队抵达美洲,向当地酋帅展示铁刀的威力时,对方直接把铁刀视若神兵,愿意用等重的黄金来换。

    铁刀深受欢迎,铁甲亦是如此,美洲土著所用兵器也有匕首、长矛、投矛以及箭矢,但矛头、箭镞俱为石制,对上由冷锻甲叶编缀的中原铁札甲,根本就破不了防。

    而对方的防具几近于无,因为气候炎热,士兵们和寻常百姓一样基本上是光着膀子,然后一块布缝成短裙,挡着裆部即可。

    美洲部族士兵不要说身着铁甲,就连皮甲都没怎么装备,精锐士兵们最多穿着厚布衣以作布甲。

    探险队接触到的美洲各部族,似乎都不会冶炼铁器,所以各部落、城邦的工具和武器多为石制,已在中原普及的铁制兵器、工具,在美洲深受好评。

    无数部落酋帅愿意用黄金白银,以及各种当地特产来换中原探险队手中的铁制品。

    听到这里,学生们不知该说什么,因为他们觉得美洲土著的战斗力好弱,而且其发展程度好像很差,生活状态正如报纸里所说,和殷商时期的人们类似。

    许多人不约而同冒出念头:所以他们果真是殷商遗民?

    那美洲就是“东商’或者‘东殷’?

    所以美洲也可以说是华夏故土?

    一直在“旁听”的宇文温,见着学生们那兴奋的表情,知道自己策划的宣传起了效果,他大费周章在军校搞什么“人祭表演”、“美洲武器展示”当然不是闲得无聊。

    提起美洲,中原百姓第一印象就是“遥远”、“不毛之地”、“到处都是茹毛饮血的蛮夷”等,这样的美洲,仿佛带着狰狞面具出现在世人面前。

    现在,他要把这个狰狞面具取下来,露出美洲的真面目,让百姓知道美洲并不是不毛之地。

    让探险者、豪商、亡命之徒们知道,美洲是个发财的好地方。

    只有这样,才能让“开发、移民美洲很划算”的种子,在大家心中生根、发芽。

    为将来可能会出现的“美洲移民潮”打好基础。

    宇文温对自己执政二十年的成就感到自豪,但他却不敢沾沾自喜,心中的危机感一直挥之不去。

    持续数十年的太平,充足的粮食供应,加上日渐改善的生活条件、医疗水平,会让中原人口呈现爆发式增长。

    那么,过得一百年,四到五代人时间,中原的人口相对于可用耕地,恐怕要出现“人多地少”的局面。

    加上难以抑制的土地兼并,导致国内矛盾激化,若这些矛盾无法缓解,战乱就要出现了。

    所以,宇文温觉得自己总得未雨绸缪,提前做些什么,为中原百姓在海外寻找更多的生存空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