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五十八章 成熟

    下午,风轻云淡,官道上行人来去匆匆,一群镖师押着镖车向前行进,虽然前方不远处便是昆州州治昆明,但镖师们依旧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走镖这碗饭可不好吃,累且不说,稍有不慎容易丧命,所以从镖队离开镖行时起,直到抵达目的地、镖物安全入库,镖师们都不能懈怠。

    数骑疾驰从后而来,看其打扮,是官府的驿使。

    驿使很快和镖队擦肩而过,向前方昆明城疾驰而去。

    几名镖师把手从腰间拿开,随着镖车继续向前走。

    路旁大树下,十几个盘腿坐地休息的男子看着镖队从眼前经过,默默无言。

    他们身边放着几辆装着布袋的独轮车,又有弓箭、长棍、佩刀,甚至还有双筒猎铳,所以引来镖师们的关注,不过这几位男子并无任何“奇怪”动作,所以镖师们也没有什么过激行为。

    待镖队通过后,树下之人中较为年长者低声说:“你们可注意,方才几匹骑者经过时,那镖队里,有镖师往腰间摸什么?”

    一个年轻人回答:“掌柜的,那莫非是手弩、飞镖之类?”

    “是六响子。”年长者答道,随后补充:“连发六响,六颗铅子,每颗打在人身上,不死也残。”

    众人惊叹:“喔,原来镖队真有六响子啊...若可以,真想买来防身。”

    六响子的大名,许多人都听过,这玩意是一种火器,又名“左轮铳”,手里有一把,对着围上来的歹人“啪啪啪”射击,瞬间可以放倒数人,实乃外出旅行时的防身利器。

    经常要长途跋涉、风餐露宿的行商们,都想有这样的防身利器,所以即便这种利器再贵,大家都想买。

    年长者听了伙计的感慨,笑着摇摇头:

    “想买可不容易,只有登记在册的镖行、商行才可以限量购买,我们这般小小行商,没资格,最多只能用猎铳。”

    他说完,交代伙计们:“南中但凡像样点的镖行,其镖队多少都配有几把六响子,你们日后路上碰见镖队,不要多事,不然容易倒霉。”

    那年轻人问:“掌柜的,那是不是...那些镖队会一言不合就射杀路人?”

    “那倒不至于,一颗子弹要差不多两贯钱,所以镖队都是把六响子拿来保命用,你当人家钱多烧得慌随便乱射?”

    “在路上碰到镖队不要盯着对方看,不要上去搭讪,也不需要特地回避以免显得做贼心虚,就当没看见即可,”

    “大家其实也不要太过担心,如今南中地界、官道沿途,可比当年太平得多,那些山蛮,都已经被官府清理得差不多了,一路上又有许多驿站、村庄,太平多了。”

    年长者说着说着,掏出怀表看看时间,随后招呼:“时候不早,大家也休息够了,赶紧入城,找个客栈歇息。”

    “好嘞!”

    众人答道,纷纷起身,理了理身上背着的包裹,又将防身兵器拿好,推着独轮车,向前方昆明城走去。

    道路两旁、篱笆墙内是一片郁郁葱葱,其间点缀着许多火红,那是已经成熟的辣椒果实。

    辣椒在南中的种植时间不长,但这种美洲舶来品深受各地百姓欢迎,其种植面积扩张得很快,昆明地区亦是如此。

    城外田间种植着大量辣椒,时值秋天,成熟的辣椒仿佛点点火焰将田野点燃,燃烧的田野环绕着昆明,让这座人气越来越旺的城池变得愈发灼热。

    这十几人的小商队,仿佛行走在火红的海洋之中,感受着“热浪”,期待着更加火红的明天。

    他们是蜀地商人,到南中做买卖,来的时候带着蜀锦等商品,回去时带着叶榆“出产”的玉器等南中特产,一来一回,两个多月时间,扣去成本,有翻倍的利润。

    一年走那么三、四回,收入十分可观,但是小本买卖雇不起镖队,所以一路上只能带着兵器防身。

    所幸,经过十七年的经营,从成都到昆明的官道沿途人气越来越旺,到处是驿站、村落,又时不时有游骑巡视,加上官府允许大家购买火铳,所以前往南中做买卖的蜀地小商贩越来越多。

    前不久,成都和长安的电报线接通,如今又开始酝酿架设成都至南中味城的电报线,这一切都在表明朝廷经营南中的决心。

    对于蜀地的许多小商小贩来说,远赴南中做买卖,风险变得越来越小。

    待到将来,益州成都至交州龙编的电报线接通,作为重要中转站的昆明,就真会成为行商们的第二故乡。

    。。。。。。

    午后,阳光明媚,长安皇宫,书房内,宇文温借着阳光,仔细端详着手中一张玉面具,这玉面具为白玉制成,做工精良,眼部镂空,为南中玉器之城——叶榆城中老字号出品。

    他看着看着,有一种强烈冲动,想要把面具戴在脸上。

    但这样太不吉利了,所以只能看。

    玉文化,是中原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各种玉器在人们的生活中很常见,但玉面具的用途却有些特殊:要么是祭祀用具,或者殉葬品。

    按着汉时流行的下葬方式,死者带着玉面具,然后身着金缕玉衣(帝王级别)、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下葬,据说能确保遗体千年不腐。

    宇文温可不想沾这种晦气,所以不想把面具戴起来,他之所以拿在手上琢磨,是因为这面具为北洋贸易公司即将售往美洲的商品,供当地酋帅、法师在举办各类祭典、法事时佩戴的面具。

    酋帅们可是花了重金定制中原的玉面具,一张白玉面具,按照北洋贸易公司的评估,大概能换回黄金一百两。

    以一两黄金等于十贯铜钱计,这面具的售价可能有一千贯,而要制作这样一张玉面具,成本不是很高,大概几贯钱而已。

    这是因为叶榆城内的玉器店已经开始用玉器车床加工、抛光玉器,所以加工成本和时间大幅下降。

    相比之下,美洲土著的玉器加工技术均为手工制作,虽然成品也不错,但耗时颇长,不仅如此,所用玉料很差,颜色多为深色,材质“浑浊”,完全比不上中原的高档玉料。

    从美洲回来的船队,带回了当地部落、城邦所用玉面具,这些玉面具实际上是作为“定制玉器”的“范本”,让中原工匠能够照葫芦画瓢进行“复刻”。

    宇文温看过这些美洲玉面具,现在和“定制玉面具”一比,“原版”明显要差些。

    因为边贸大兴的缘故,南中叶榆池畔的叶榆城能获得充足的玉石原料,故而玉器加工业十分发达,一旦这种“定制玉器”能做成长期买卖,由此产生的经济效益十分可观。

    宇文温将玉面具轻轻放到内有绸缎的盒子里,又从其他盒子中拿出一些拳头大小的玉人像,仔细端详起来。

    这些也是“定制玉器”,所以玉人像的风格异于中原,完全按照美洲本地所制玉人像进行“复刻”,但用料和玉像的精致程度却远胜于前者。

    如今是秋末,宇文温从邺城返回长安,待到明年春天,前往美洲的船队就会携带各种货物沿着黑潮前往美洲,用这些定制玉器,从那些出手阔绰的美洲酋帅手中换回黄金白银。

    宇文温以前可没有想过以“定制加工”的贸易方式,和美洲的酋帅们做买卖,因为光是做铁器换金银的买卖就已能保证足够的利润。

    然而没有人嫌钱多,逐利而生的北洋贸易公司能人辈出,不放过一丝能从美洲赚钱的机会,

    这机会一出现,对于南中的发展是利好消息,因为南中开发程度低,又没有什么特别火爆的热销特产,所以能够开发出玉、翡翠等资源,并且以此为“经济增长点”,确实不容易。

    宇文温让人将各类玉器收好、端走,自己在书房里来回走动,看着舆图上的南中地区,良久,长吁一口气。

    一转眼十八年过去,南中终于形成了成熟的商业体系。

    真不容易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