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五十七章 声誉

    上午,叶榆城西,准备就绪的商队开始出发,驮马脖下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响声,无数铃铛声汇聚在一起,宛若一曲美妙的乐曲。

    拥有上百匹满载货物驮马的商队,浩浩荡荡向着西面前进,伴随着“丁零当啷”的铃铛声,向云雾弥漫的绵延群山前进。

    西川贸易公司叶榆分号前,有见多识广的中原行商,认出这踏上旅途的商队,属于浪穹诏。

    浪穹诏和其他五诏一起被称为“六诏”,这六诏得朝廷许可,获得参与边市、与西川贸易公司做买卖的“贸易许可证”,可以在叶榆城里设邸店,方便做买卖。

    这六诏,作为西川贸易公司的“分销商”,组织商队,将从西川贸易公司以及中原商人手中收购的货物销往西南面的骠国、北面的诸羌之地,亦或是销往遥远的天竺。

    这种转手贸易的利润十分丰厚,让昔日囊中羞涩的六诏很快富裕起来,各诏商队的规模快速扩大,而商队随员的衣着,也由一开始的衣衫褴褛,变成衣帽鞋袜俱全,人人还外罩一件绘有图案的裲裆,彰显各自归属。

    谁都不会和钱过不去,所以六诏诏主对于朝廷十分恭顺,因为一旦做错了什么事惹怒朝廷,取消“贸易许可”,那么其诏必然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要说从此无法做买卖,朝廷会号令其他五诏群起而攻之,没有哪个诏能在围攻中活下来,即便侥幸击败五诏联军,若官军出击,一样要完蛋。

    因为朝廷对南中地区的控制能力日益增强,所以叶榆池周边地区的规矩已经定下,六诏之间停止相互攻伐,老老实实作为朝廷的鹰犬,有事时派兵协助官军平叛,平日无事,就作为“分销商”,做买卖、赚大钱。

    所以,到叶榆做买卖的中原行商,免不了和六诏商人打交道,用各种商品,换取六诏商人手中的金银、宝石、翡翠、玉石以及各类特产。

    其中,尤以玉器、翡翠最为热销,大多产自骠国北境的玉石、翡翠原石,被六诏的商队运到叶榆,中原行商将其买下,然后直接在叶榆城内作坊将其雕琢加工成各类玉、翡翠首饰,再运回中原销售。

    这样的买卖,利润可达十倍以上。

    所以,叶榆城内交易量最大的货物之一就是玉石和翡翠原石,而“产自”叶榆的玉器、翡翠制品,如今在全国都已打响名气。

    当然,叶榆城内有许多商家销售玉器、翡翠,根据商号声誉的不同,价格也有不同,此刻,正在西川贸易公司叶榆分号办事的赵旭,其玉器店就是叶榆城内玉器、翡翠行业的“老字号”。

    当年,朝廷平定南中,随后开始经略南中,赵旭跟着叔叔进入南中经商,可以说是头几批入南中“开荒”的蜀商。

    一转眼,十七年过去,当年未满二十的赵旭,如今年近四旬,名下产业、邸店若干,是家族买卖的顶梁柱,有名的豪商,蜀商之中的后起之秀。

    他努力拼搏了十七年,拼下来的家业都在南中,无论是在朱提、味城、昆明还是叶榆都有邸店,而叶榆城里的玉器店,如今是他手中最肥的一只母鸡,一只下金蛋的母鸡。

    此时,经理室里,赵旭正和西川贸易公司叶榆分号的“经理”钱钰交谈,商讨一些事情。

    “老赵,公司之前接了宫里下的订单,要为妃主们准备新款首饰,你这边分包的订单,可不能出纰漏,不然我这里很难交代。”

    面对钱钰的嘱咐,赵旭几乎要拍着胸脯保证:“钱兄放心,鄙号的首饰,品质绝对有保证,都是上好的玉料、翡翠,绝不会有瑕疵!”

    “老赵,不是我啰嗦,你多盯着点,盯着工匠,宫里人眼尖得很,若是发现首饰什么不对劲,虽说不至于杀头,但日后这买卖就不用做了。。。。”

    钱钰说完,喝了杯茶,又说:

    “如今那些权贵家眷,眼睛都盯着宫里,宫里妃主喜欢用的首饰,其出品商号在她们看来就特别顺眼,你的老字号,声誉得来不易,招牌可不能砸了。”

    “是是是,承蒙钱兄照顾,这声誉,小弟必然珍惜。。。。”赵旭为钱钰沏茶,随后问:“那么,小弟有一事不明,还请钱兄指点一二。”

    “你我交情,哪用什么‘指点’?”

    “钱兄说的是,那么。。。不知美洲酋帅们,要这么多玉器作甚?”

    “你也看过报纸吧,据说美洲土著是殷商遗民,所以人家喜欢玉器是理所当然的。”钱钰说完,拿出一叠资料,摆在赵旭面前:

    “这是北司和对方谈的买卖,唤作“定制”,就是为对方定制各种样式的玉器,对方提供图案,北司就按着着图案,在国内找作坊制作出相应图案的玉器。”

    “这买卖很重要,北司绝不允许搞砸,所以国内接订单的商号,都得老老实实做首饰,不要以为可以耍小聪明糊弄过关,南北两司还有西川公司的人精多得是,你们糊弄不了人家的。”

    “哪能糊弄哟,我这老字号,一向注重声誉。。。。”

    赵旭看着资料,几乎要拍着胸脯做保证让钱钰放心,他的玉器店好不容易压倒众多竞争者,通过做媒的西川贸易公司,拿下了北洋贸易公司的订单。

    美洲的酋帅们很喜欢玉器,所以北洋贸易公司拿回来大订单,赵旭的老字号成为承包商之一,要在规定时间内,制作出和设计图案一模一样的玉、翡翠首饰。

    这买卖要是做好了,后续每年都会有订单,利润不用愁,所以赵旭很重视。

    西川贸易公司同样很重视这种合作,因为公司的“业务范围”是南中、黔中、蜀地、还有西海地区,基本上都是陆路贸易,运输成本较高,为了保证利润,一直在开发重量小、利润高的商品。

    玉器、翡翠就属于这种商品,不仅国内需求量极大,难得有做海贸的北洋贸易公司拉来大订单,开辟美洲市场,那么西川贸易公司无论如何都要确保这买卖长期做下去。

    所以,决不允许奸商败坏公司的声誉。

    总号位于益州成都的西川贸易公司,是和南北两洋贸易公司、瀚海贸易公司并列的大型贸易公司,如今被人称为“四司”,相互间的合作越来越密切,谁要是敢破坏大家的“钱途”,谁就要倒霉。

    钱钰说着说着,不忘交代老友:“虽说西川公司专营南中贸易,朝廷不会管太多,但公司知道分寸,知道什么买卖能做,什么买卖不能做,你们也要明白。”

    “朝廷要经略南中,打的是以发展商贸聚人气的主意,但是,买卖总要讲个尺度,朝廷禁止销售的东西,你可不能碰,碰了,就要倒霉。”

    “要知道,朝廷的耳目到处都是,你不要以为偷偷摸摸卖些违禁品,可以瞒天过海。”

    “卖残次品,不过是损毁自己老字号的声誉,砸自己的招牌;卖违禁品,那是要掉脑袋的!”

    “知道知道,这种事,大家心里都有数,谁敢和朝廷过不去呢?”赵旭对于好友的提点十分感激,又起身为对方斟茶。

    确实,做买卖要注意分寸,卖残次品丢声誉,卖违禁品就是丢性命,孰轻孰重。。

    我这个朝廷密探,当然分得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