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五十五章 锻炼

    大帐内,西海道行军总管宇文十五正在研究舆图,琢磨下一阶段的作战方向,西海道行军追击吐谷浑一部,于前几日在柏海附近地区追上并予以重创,俘获大量俘虏和牲畜,算是一个不小的胜利。

    但吐谷浑的可汗慕容伏允依旧“在逃”。

    宇文十五不得不承认,这位吐谷浑可汗的逃跑功力了得,官军历次出击,慕容伏允都望风而逃,每次都能避开最要命的追杀。

    正常情况下,连战连败的可汗其威望会大幅下降,国内贵族必然怨声载道,然后众叛亲离,一如当年的西突厥达头可汗那样。

    但是,慕容伏允的地位似乎未受影响,贵族们没有什么过激行为,慕容伏允不像其兄慕容世扶那样,继位没几年就死于非命。

    之所以如此,宇文十五觉得也许是慕容伏允采取的政策符合其“国人”(大贵族)的要求,那就是绝不向周国真正臣服。

    说白了,就是做买卖赚钱不如抢劫来钱快,国人们还是希望从事“抢劫”这一很有前途的营生。

    吐谷浑所在的西海地区,相对陇右、河西十分荒凉,吐谷浑各部靠着放牧,用相对不多的畜牧产品和中原商人做买卖换东西,购买力不强。

    所以倾向于抢劫陇右,以获取大量财富和人口。

    吐谷浑的国人们,想的是做狼而是不是做狗,当情况不对时可以夹着尾巴学狗叫几声,等到情况有利于自己时,就凶相毕露,嚎叫着扑向猎物,这样的势力,是养不熟的。

    虽然慕容伏允已经派来使者,向宇文十五求和,并且请求到长安面见天子谢罪,但宇文十五觉得这不过是缓兵之计,吐谷浑全国上下,主流意见就是和周国虚以委蛇,慕容伏允若是敢真的臣服,下场就是死于暗杀或政变。

    所以,宇文十五对于对方的求和不置可否,又派人护送吐谷浑使者前往邺城,让其向天子痛哭流涕。

    但宇文十五知道天子不会上当,所以,现在该打还是打,反正天子就没想过收服吐谷浑,对方一心找死,朝廷就要成全对方。

    连带着把党项羌也收拾收拾。

    宇文十五的目光,移到舆图上标有“党项各部”的位置,他知道党项诸姓之中,拓跋部实力最强,是吐谷浑的坚定盟友,所以接下来的作战目标,也要把拓跋部囊括在内。

    这样一来,需要拉拢党项其他部落,协助官军作战。

    党项羌有许多部落,其中以拓跋氏实力最强,拓跋部落的酋帅和吐谷浑可汗是亲家,所以目前行踪不明的慕容伏允,有可能跑到其亲家那里避难。

    而党项诸姓中的细封氏,如今表现积极,愿意协助官军讨伐吐谷浑和党项拓跋部,这个部族很识时务,很有“发展潜力”。

    但是,依旧不可信,宇文十五判断对方不过是借刀杀人,日后羽翼渐丰之后,说不定又要变成一匹狼。

    宇文十五知道天子的打算,那就是求人不如求己,朝廷如今正大力经营河湟谷地,然后允许陇右豪强、大户组织“义兵”(捕奴队),到西海地区掳掠生口。

    与此同时,每年派兵入西海腹地,在“义兵”的协助下,对吐谷浑、党项羌各部进行“扫荡”,顺便让军校生“实习”,在战斗中锻炼自己的带兵作战能力。

    这是一石多鸟的政策,既可以发展陇右地区的棉花种植业,还可以削弱西海地区吐谷浑、党项羌各部的实力,又能让军校生获得锻炼机会。

    等到河湟谷地经营好了,粮食产量充足,等河湟谷地通了电报线,或者兰州和关中通了铁路,到时候,朝廷对西海地区的兵力投送能力会大幅增强,届时就是吐谷浑、党项羌各部做出选择的时候。

    要么真正臣服,要么死。

    。。。。。。

    翌日,大帐内,宇文十五召集随军作战的军校生开会,青涩的军校生们,按着“学号”顺序依次发言,宇文十五和几位主要将领还有军校教官静静听着。

    军校是培养打仗人才的地方,但为了防止培养出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军校必须提供机会,让学生们有机会参战锻炼,通过实际的带兵打仗把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

    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从教育的角度来说,稚嫩的军校生“实习”时,面对的对手不能太强,否则很容易夭折。

    所以,吐谷浑是不错的练兵对象,朝廷接连数年在西海地区用兵,实际上打的是“教学战”,让“应届”军校毕业生进行实战演练。

    行军的将帅,实际上扮演“保姆”的角色,自己能否立功倒是其次,主要是创造机会,让军校生们得到锻炼。

    本次会议首先对前一阶段的作战进行总结,每一位军校生都要发言,陈述心得。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应届毕业”的军校生,在结束军中实习之后,要撰写“论文”,论文要经过学校的评委会评审,以确定实习成绩,而实习期间的阶段总结很重要。

    其次,对于本次出征下一阶段的作战发表意见,虽然军校生发表的意见不会作为西海道行军的作战方针,但可以作为参考,同时也让教官们考察一下学生们的战术眼光。

    最后,军校生还要对西海地区的未来战略形势发表看法,然后进行讨论,即便学生们提出的看法再幼稚都不要紧,这样的讨论,其重点就是锻炼学生们的战略眼光。

    从军校毕业的学生,将会是军队的骨干将领,代表着官军的未来,也许多年以后,会有人成为坐镇一方的边疆大员,随时要提供意见,供中枢决策时进行参考,所以基本的战略眼光是要有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天生帅才,不是每个人天生具备高超的战略眼光,所以需要不断学习、总结,而时不时举办讨论会就是一个学习、总结经验教训的好办法。

    现在,与会的军校生们,对西海地区未来的形势发展进行判断,大家根据这段时间以来接触的各类信息,讨论出一个可能。

    广袤的西海地区(不限于西海周边)虽然荒凉,但其间居住着大量番部,吐谷浑、党项羌、白兰羌事实上只是西海地区东部的势力。

    西海地区的西部,除了已有的大国羊同、女国苏毗以及诸羌,有一个新兴的势力不容小觑。

    那就是“蕃”。

    “蕃”诸部里,有一部族的势头发展强劲,极有可能统一诸“蕃”,所以诸“蕃”所在地区可能会形成一个新兴的势力。

    按照弱肉强食的准则,这样的势力一旦崛起,暮气沉沉的羊同、苏毗恐怕不是对手。

    军校生徐世勣根据自己和同学们从俘虏口中问来的情况,对诸蕃所在地区的情况做了大概的汇总:

    “按着俘虏所述,西海地区气候逐渐温暖,而诸蕃活动的地区,已经开始大量种植农作物,并且兴修水利实行农灌,与此同时兴矿冶、商贸,又开盐井,逐渐从游牧、渔猎变成定居。”

    “学生等以为,这意味着一旦诸蕃统一,其势力范围内会有充足的盐、粮草、兵器供应,还有大量青壮作为兵源,如此实力下,必然倾向对外扩张。“

    “所以,若说未来五十年内西海地区有无大患,学生等以为,相比东部吐谷浑、西部羊同,诸蕃的情况需要密切关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