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五十一章 红红火火(续)

    五味斋二楼,雅间内,满面红光的窦建德招呼赴宴员工们动筷子,趁热品尝五味斋的新招牌菜——香辣羊肉锅。

    这是以辣椒、香油为调料“爆炒“出来的羊肉,光是闻香味,就足以让人流口水,趁热吃下肚真是美味可口,又香又辣可以让人不住地吸气,然后出一身汗,痛快至极。

    房间里开着“空调”,所以即便吃得满头汗都不要紧,但第一次来五味斋这种高档食肆赴宴的几名员工,一个个畏手畏脚。

    大家都是工场里的技术骨干,却没什么见识,来到五味斋,总怕一不小心失手打烂什么自己赔不起的东西,所以端坐不动,生怕出纰漏。

    窦建德见大家放不开,笑道:“怎么了?那么复杂的车床,在大家手里乖得如同狗儿一般,区区羊肉锅,大家还整不明白?”

    有员工苦笑:“东主,这、这菜光是闻就辣得紧,俺们不敢吃啊...”

    窦建德摆摆手:“辣?怕什么!一会吃完还有降火茶降火,大家莫要担心上火。”窦建德笑眯眯的说着,“这只是一道菜,待会还有好吃的,大家不要客气,再客气,俺可要再点几个更辣的菜了!”

    大家见东主热情招待,又被香辣的羊肉勾起馋虫,动筷子之后一个个吃得不住吸气、喝茶,又笨手笨脚的拿起纸巾擦汗,样子颇为狼狈。

    窦建德见大家吃得高兴,自己也很高兴,示意伙计赶紧把点好的佳肴尽快送上来。

    今日这一席酒宴可不便宜,但窦建德不在乎,因为他有钱,而要让技术骨干们安心在工场里给他做事,就要舍得花钱。

    五味斋是邺城第一家用辣椒来烹饪佳肴的食肆,窦建德记得自己第一次吃辣椒时的狼狈情景,所以此刻对几位员工边吃边擦汗、吸气的模样不觉得有什么。

    为了给自己工场里的几个技术骨干鼓劲,他今天特地在五味斋请客,让大家开开荤,尝尝有名的“香辣羊肉锅”,同时也让大家知道他这个东主一直把有本事的员工放在心上。

    让大家知道只要工场好,大家就会跟着水涨船高。

    窦建德现在经营着一家机械加工场,他对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以及“钱途”很有信心,也知道想要把这种技术含量很高的工场做大做强,就得有一支稳定的技术队伍。

    所以,他尽可能提高技术骨干们的待遇,在生产旺季即将到来之际,请技术骨干们吃个饭,亲自给大家鼓鼓劲,那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靠技术吃饭,可不比卖皮货那么轻松。

    七年前,窦建德的同乡好友刘黑闼去澳州闯荡,很快闯出名堂来,拉起一支规模不小的捕猎队伍,每年都能猎杀大量澳洲鳄鱼、袋鼠,然后通过海运将皮货运回中原。

    运到河北老家,由窦建德代销。

    这买卖十分赚钱,窦建德经营的澳州皮货店很快打响招牌,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但是窦建德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刘黑闼有亲人,有弟弟,他即便和刘黑闼的关系再好,身为一个外姓人,也不该把这买卖当成自家产业。

    于是,窦建德和刘家兄弟商量好,让刘家人接手皮货店的经营,自己慢慢退出管理,但保留大股东的身份,然后用多年积蓄开了一家客栈。

    永济渠沿岸地区商贸发展迅速,客流量与日俱增,所以窦建德开设在码头港区的客栈生意不错,加上他之前结交了大量江湖朋友,所以不愁客源。

    如今天下太平,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力度越来越大,而且各地官府时不时就要“剿匪”,所以窦建德的那些江湖朋友们纷纷干起正经买卖,在永济渠沿线奔波。

    既然在永济渠沿岸地区奔波,就免不了经常在窦建德的客栈下榻,这些江湖朋友又不断向其生意伙伴推荐,让窦建德的客栈生意越做越红火。

    生活富足的窦建德不敢“小富即安”,因为开客栈的门槛低,所以竞争很激烈,他觉得只靠客栈养家不稳妥,加上觉得即便是做买卖也应该有点追求,于是打算做实业。

    他根据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和见识,发现了一个商机:随着蒸汽机械的普及,各行各业对于各类机械装置的维护需求大幅增加。

    机械装置的维护,就包括零配件的更换。

    无论是火轮船航运,还是各地的工场、作坊,大量机械的维护都需要备用的零配件进行更换,这就需要机械加工场提供大量便宜(相对)质量好的零配件。

    各种机械的零部件,基本上都有相应的“标准规格”,只要用精密车床按着标准图纸加工金属件,可以加工出符合要求的零部件。

    还有,有的工场会制作完整的一套机器,当做商品对外销售,这些工场为了节省成本,不想机器的每一个零部件都必须自己生产,只要有加工场能够按要求给他们加工出合格的零部件,他们愿意花钱买。

    这就是机械加工行业的利润所在,随着工场越来越多,机械加工行业确实越来越有前途。

    但这样的加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既需要高精度的车床,还得有熟练的技工,并且获得相关行会的认可,所以门槛很高,不是那么容易入行的。

    正是因为如此,机械加工业的竞争没有客栈那么大,又蕴含着巨大商机,窦建德经营客栈时,就常听人抱怨,说火轮船某某部件坏了,维修工缺替换的零件,所以耽误了行程。

    窦建德根本就不懂机械加工技术,但他仔细研究之后,觉得机械加工确实有前途,因为将来一定是机器遍天下,只要他的工场具备加工合格零部件的能力,技术过硬,就不愁没有生意找上门。

    他不怕困难,拿定主意后,向日兴昌柜坊借贷,并在其牵线搭桥下获得技术支持,购买了数台精密车床,以及作为动力的蒸汽机,招募人手在邺城办了一家机械加工场,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业”。

    经历数年的风风雨雨,窦建德的机械加工场从小做起,渐渐把口碑做出来,打开局面,借着相州邺城工业大兴的春风,买卖做得红红火火。

    邺城的工业发展迅速,所以带动了一批“下游工场”的发展,大工厂们吃肉,小工场们啃骨头、喝汤,大家都能从繁荣的工商业发展中获得好处,窦建德的工场也是其中之一。

    这行业对于技术的要求很高,为了以防万一,身为东主的窦建德向自己请来的技术人员学艺,经过多年磨炼,自己也掌握了机械加工的技术,成为业内有名的“行家”。

    他和自己的机械加工场在业内的名气越来越大,以至于天子驻跸邺城、巡视工业区时,窦建德也作为“著名工场主”之一,得到天子的召见。

    还有幸得天子勉励几句,虽然只是区区几句场面话,但窦建德觉得自己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家业算是创下来了。

    他有儿子,将来还会有很多儿子,所以,长子继承家业,其他儿子,若读得书,其他事都不用做,专心读书,备考科举,争取考得功名入仕。

    读不得书但心思活络的儿子,就去学做买卖,或者到各大都会、商埠闯荡,争取闯出个名堂来,又是一个“东主”。

    有勇力的就去从军,能不能马上取功名,那就看命。

    窦建德是想通了:时代大变,要是观念转变不过来,适应不了,就只能变成老古董,被人遗忘在角落里,默默积灰。

    他如是想,看着几位技术骨干,举杯示意:“来!大家干了这一杯,俺们今日来个不醉不归!”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