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五十章 红红火火

    午后,邺城东市,食肆聚集的街区内弥漫着淡淡酒香,又有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本店新到美洲辣椒!量大管够!”使得准备大快朵颐的饕餮们纷纷驻足。

    美洲辣椒,是比茱萸辣上许多倍的“异果”,自辣椒去年来到中原,在各地广受食客欢迎,邺城也不例外。

    许多人吃辣椒时,会被宛若火烧的辣味辣得涕泪横流,随后念念不忘,再吃茱萸等常见辣味调料,已经不觉得辣了,所以邺城里的食肆、酒肆但凡能做到辣椒供应充足,就能确保生意火爆。

    但辣椒非中原原产,所以去年一年,邺城内各家食肆、酒肆手中的辣椒极其有限,只有少数几家才能持续供应辣椒,别家只能眼巴巴看着这几家生意红火却无计可施。

    不过各家食肆、酒肆都能买到少量辣椒种子,可以自己种辣椒,所以经过一年的栽培,加上各家都下血本用暖室栽培,到了今年,邺城的辣椒供应相对多了一些。

    即便如此,依旧满足不了食客们的旺盛需求,还好,新一批美洲辣椒到货了。

    五味斋邺城分店,三楼雅间里,设宴款待客人的刘二,向来客们说起今年到货的美洲辣椒。

    “几艘万斛海船,装满辣椒,横跨万里抵达吕宋,然后到番禹,结果就在码头上,一半的货被南司拦下来,那场面极其火爆,不知道的,还以为南司是明火执仗。”

    “大家是知道的,岭南气候湿热,所以需要吃些辛辣之物祛湿,如今有了辣椒这种好东西,岭南百姓那是必然离不开的,奈何去年才开始种,产量不够,就只能靠舶来的美洲辣椒救急。”

    “岭南是这般,两湖亦是如此,所以能运到邺城的辣椒,可是得来不易,不过呢,再过几年,中原各地辣椒的种植面积上来,就不会再有如此尴尬事情发生了。”

    在座的各位,实际上不关心辣椒到底够不够,因各自家中暖室都种有辣椒,可以自给自足,但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和辣椒倒是扯得上关系,于是一人问道:

    “刘兄,这么一来,那美洲酋帅日后拿什么和北司做买卖?”

    刘二也不避讳什么,直接回答:“当然是用真金白银了。”

    他这么直接的回答,让本打算旁敲侧击的客人们一愣,随后目光变得热切起来,那人又说:“这。。。那传言。。。莫非是真的?”

    刘二喝了杯茶,说:“真的,美洲土著不知怎么回事,似乎还不会冶铁,农具、兵器基本上都是石制,据说虽然有金属制品,却用来当做饰品,真搞不清楚他们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不过呢,冶铁不行,冶炼金银倒是驾轻就熟,世代积累下来的金银,可不是小数目。”

    “北司的探险队,用铁器和对方做买卖,对方没多少值钱之物,索性拿真金白银来换,还是等重交换,这种事换你们第一次听见,能信?”

    其他人听了,依旧有些不敢相信,问题接二连三的冒出来:“那,这真就是用铁换金银?”

    “美洲土著真是殷商后裔么?”

    “他们没有铁器,平日里如何砍柴?如何杀敌?石制工具真的堪用么?”

    问题很多,刘二不慌不忙,逐一进行解答。

    他是有名的消息灵通人士,而且消息来源十分可靠,毕竟刘二作为日兴昌银行相州分行的“经理”,信用不好可是不行的。

    北司(北洋贸易公司)如今正组织队伍对万里之外的美洲进行探索,建立了据点,开辟了新航线,还和当地许多土著部落建立了联系,这些事为大家慢慢熟知。

    玉米和辣椒,是北司从美洲运回来的“异果”,但对于许多人来说,美洲最大的吸引力不是奇花异草,而是金银。

    按着大家从不同途径听来的消息,据说美洲土著十分富有,酋帅们穿金戴银,住的地方都是金灿灿的。

    与此同时,美洲土著又很穷,衣不遮体,什么都缺,连工具和武器都没几件是金属制成。

    所以,这些疑似殷商遗民的土著部落,就像一个个捧着金碗乞讨的乞丐。

    既然穷得吃不饱饭,所以金饭碗对于乞丐来说并不值钱,北司的队伍用中原寻常可见的玻璃珠,铁刀甚至铁剪、铁针,就能把对方手中的金银(等重)换过来。

    如此荒谬的事情,居然有可能是事实,这让许多听到传言的有钱人渐渐坐不住了。

    传言,自然不是乱传的。

    如今是夏天,夏初有船队从美洲返航,十余艘船规模的船队,带回来大量美洲特产,其中就有辣椒,以及黄金白银。

    船队带回来的黄金白银有多少?一般情况下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因为船队成员众多,自然就有各种消息传出来,其中就包括黄金白银的数量。

    无论这些消息对船队带回来的金银有何种数量上的推测,但大家能够确认的是,北司通过“铁换金银”,为朝廷带回来的黄金白银不是小数目。

    之前不被大家看好的美洲贸易,有可能会红火起来。

    如果,北司是以上好的丝绸、瓷器以及各种优质产品从美洲土著手中换回黄金白银,大家羡慕归羡慕,也不会太过于震惊,毕竟之前北司就是通过贸易,从倭国换回白银。

    但是,北司就用再普通不过的铁器来换金银,还是等重交换,如此强烈的反差,让许多人蠢蠢欲动:北司何时公开募集资金,扩大对美洲的贸易规模?

    两洋贸易公司,做买卖的风格就是有钱大家一起赚,从来不会吃独食,问题是北司之前对极东之地的美洲进行探索时,因为盈利前景暗淡,所以许多人面对是否继续投资探险队持观望态度。

    后来有消息称天子自掏腰包投资探险,许多人有些动摇,却依旧不敢过于乐观。

    现在,大家才追悔莫及:原来极东之地确实有好东西。

    譬如辣椒,去年出现在中原的辣椒,因为数量稀少,所以只有投资了美洲探险的人,才能第一时间拿到辣椒。

    辣椒一出,茱萸等传统的辣味植物、果实瞬间过时,而那些纷纷推出以辣椒为调料菜肴的食肆,其门槛都被食客踏破。

    还有玉米,据说这种美洲作物耐旱,在山地也能种植,只是不知何故,朝廷没有推广,而是要先“育种”。

    但辣椒、玉米再好,也无法和黄金白银相比。

    今日在座的各位,都听过传言,也仔细想过,若美洲土著果真是殷商遗民,那么对方不会炼铁倒也理所当然,而自从殷商灭亡到现在据说有千余年,这些遗民在美洲一代代的开采金银,积累下来恐怕不是小数目。

    那么,趁着这帮“傻瓜”还没回过神,大家赶紧用铁把对方手里的黄金白银换过来,那可是数十倍暴利的买卖,赶不上趟可就追悔莫及了。

    于是许多人开始打听内幕消息,想知道北司什么时候公开募集资金,大家也好早做准备。

    对此行为,刘二十分理解,他今日宴请几位一聚,本身就肩负着特殊使命:他的秘密上司下达命令,让他向有钱人们传播美洲贸易(包括金银买卖)前途一片光明的“利好消息”。

    “大家莫要心急,据刘某所知,这买卖可不是要长期做下去的买卖,北司现在正和当地酋帅协商,打算出技术,让当地现有的金银矿采用中原的冶炼方法,出产更多的黄金、白银。”

    “与此同时,还要派出勘探队在当地勘探矿脉,看看能不能勘查出新的金银矿脉,然后和当地酋帅合作开采金银。”

    “所以,这美洲金银买卖可以做上许多年,就像倭国那样,大家莫要心急,总是会有机会搭上顺风船的。”

    “北司必然要募集资金,召集更多的人手、船只去美洲经营,而鄙行,届时必然会推出新的理财项目,和美洲贸易有关的理财项目,所以大家如果有意,可以先募集资金,以待时机成熟。”

    刘二有双重身份,“明面上”的身份是日兴昌银行的分行经理,另一个身份则是朝廷鹰犬、天子密探,所以,他时不时按照秘密上司的指令,利用自己明面上的身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朝廷效命。

    当然,他现在说的话不是骗人,因为他说的内容即便不全都是真话,但至少十句里面有八句是真的。

    朝廷本身没有多余的财力开展美洲贸易,北洋贸易公司同样力不从心,所以必须募集民间资金,才能更快更好的发展美洲贸易,和当地土著换金银。

    所以,要尽可能将这种利好消息传播出去,先来个“预热”,等到北洋贸易公司真的开始募集资金,才会有“一呼百应”的效果。

    这样的“预热”需要“托”来帮忙、吹捧,而说到吹捧,刘二的功底了得。

    当年他可是西阳城里有名的“帮闲”,专门带着有钱人吃喝玩乐,让对方心甘情愿花钱。

    转眼差不多少三十年过去,成立于西阳的日兴昌柜坊,如今已升格为“银行”,当年的帮闲,自然也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的吹捧本领也也越来越炉火纯青,只不过当年是为各家食肆、酒肆、风月场招揽生意,而现在,是为日兴昌银行、北洋贸易公司招揽生意。

    在座的客人,当然不知道这位是密探,却对刘二透露出来的消息感到欢欣鼓舞。

    大家觉得美洲即便再多奇花异草,其价值恐怕也比不上黄金白银,而美洲土著不管是不是殷商遗民,至少在那里世代繁衍许多年,只要其势力范围内有金(银)矿,那就等同于一只下金(银)蛋的鸡。

    如果遇到一只下金蛋的鸡,杀鸡取卵是最蠢的做买卖方式,最好是想办法把鸡养在笼子里,然后定期获得金蛋,就像在自家后院种上一棵摇钱树那样。

    所以,美洲贸易的本质,恐怕就是用中原的手工业制品换土著手中的金银,那么,若是有什么勘探队需要资助,大家是一定要投资的。

    但是,大家之前对于美洲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来回至少五六万里的海路,光是听就让人觉得远,心生畏惧之下,没有多少人愿意了解更多,所以现在想要打美洲贸易的主意,是两眼一抹黑。

    对此,准备充分的刘二以此次船队返回为例,开始进行讲解:“来回五六万里的海路,当然要借风才能做到,所以,美洲航线不是随时想走就能走的。”

    “去,要在春末夏初这段时间;回来,也要在春末夏初这段时间,一来是顺风顺洋流,二来是能够避开夏秋之际海上风暴多发季节,毕竟在茫茫大洋上一旦遇到风暴,可是躲都没法躲。。。”

    说着说着,刘二又开始透露“内幕消息”:“大家不要以为,美洲贸易就只有中原产品换金银这种盈利方式,要知道当地还有不错的资源。。。你们知道么,当地土著喜欢人祭,哎哟,那真是作孽啊。。。”

    客人们听得“人祭”,又听刘二感慨“作孽”,一个个来了精神:“刘兄,此话怎讲?”

    “我也是听北司的人说的,说美洲那边的土著部落,相互间征伐不断,然后战败者就举族沦为俘虏,下场很惨。“

    “一碰到什么大事,譬如天旱不下雨,譬如下雨多了发水灾,或者有瘟疫,亦或是逢年过节,当地酋帅就会把俘虏当人牲,杀了祭天。”

    “譬如现在,探险队和当地酋帅做买卖,铁器换金银,买卖成交之后,那酋帅心情大好,于是杀个几个奴隶当做助兴。”

    “看看,动不动就用人祭,这调调,是不是和先秦殷商差不多?”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们都不由得咋舌,因为之前就有说法,说美洲土著很可能是殷商遗民,所以有人祭的习惯,如今听刘二这么一说,大家更加觉得美洲土著真的和中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刘二说起这种“趣闻”不会是简单的闲聊而已,所以有人想到了什么:“刘兄,这北司,莫非还打算做生口买卖?”

    刘二点点头:“可不是么,那么多青壮就这么白白杀了,真是浪费,用铁制品换奴隶,划算得很。”

    那人又问:“可是,可是大老远的运美洲生口回来,怕是亏得紧。”

    “谁说要运回来?嘿嘿,北司开辟的北美据点有大量荒地没开垦,直接把奴隶调过去开荒、开矿不好么?这些土著平日里吃不饱穿不暖,没见过世面,只要吃喝像样,又有衣服穿,一样死心塌地给咱们干活。”

    “你们想想看,与其万里迢迢从中原运人去北美开荒,还不如从中美洲卖奴隶,就近在北美洲开荒,若开出铁矿,就冶炼成铁制品直接往中美洲卖,那可比大老远从中原运铁过去方便多了。”

    “我觉着吧,再过得十来年,美洲贸易必然是红红火火,钱途无量!”

    店伙计开始上菜,刘二见着一个个冒着热气和香气的铁锅端了上来,顾不得介绍美洲情况,招呼在座各位:“这可是五味斋的新招牌菜香辣羊肉锅,大家可得尝尝,咱们边吃边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