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四十八章 硝氏兄弟

    邺城工业区,一座正在运行的大型化工厂内,宇文温正在现场视察,他看着眼前鳞次栉比的各类设备,听着各类轰鸣声,只觉心旷神怡。

    陪同视察的人之中,坐着轮椅的刘杨分外显眼:天子站着,身为臣子的刘杨居然坐着。

    按说此举失礼,但没人纠结这一点:一把年纪的刘杨腰椎受伤,不能久站,所以天子特许他坐轮椅。

    而刘杨还作为讲解员,向天子讲解这些年来邺城化工产业的发展情况。

    宇文温看着白发苍苍的刘杨,看着对方不由自主颤抖的手,心中叹息:这是帕金森病的前兆,老刘啊老刘,你累了一辈子,该颐养天年了。

    刘杨却沉浸在讲解之中,邺城的化工业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如今向天子介绍情况,就如同向天子介绍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刘杨有儿子,推着轮椅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小刘”,“小刘”在天子面前有些拘束,但“老刘”却滔滔不绝的说着话。

    三十多年前,年轻的西阳郡公宇文温来到邺城,在城中偶遇炼丹道士刘杨,自那以后,刘杨走上了修炼“化学之道”的征途。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刘杨已经白发苍苍,因为在一次实验事故中腰椎受伤,虽然不至于瘫痪,却落下病根,不能久站,甚至得坐在特制靠背椅上,不然也坐不久。

    宇文温对这位劳苦功高的潜邸旧人很关心,特许刘杨坐轮椅见任何人,包括他。

    而他对于人才,不吝褒奖。

    刘杨在黄州时娶妻成家,有了后代,但一心扑在“证道”之上的刘杨,数十年如一日的痴迷化学,要不是宇文温还记得“小刘”的存在、时不时过问一下,刘杨几乎都没给儿子的前途做任何打算。

    即便是现在,刘杨也一心扑在技术问题上:

    “陛下,邺城的日用化学品产量逐年增长,之前每年的增长都在一成半左右,自从南司开辟了西洋海贸,接了大订单,去年的增长达到四成。”

    “如今面临的问题,就是油脂原料不足,想要进一步增产,难度很大....”

    宇文温点点头:“是啊,这是个问题,养猪、养羊需要时间,需要草场、饲料,不是说养就养的...”

    说到兴头上的刘杨,此刻正在向宇文温介绍邺城肥皂产业的现状,而这家化工厂,其主打产品就是肥皂以及各类油脂制品。

    小小肥皂,如今已走进千家万户,与此同时,具备保护皮肤、嘴唇效果的护肤、护唇产品,品种也五花八门起来。

    这一产业大发展的前提,是有足够的动物油脂,动物油脂可以来自河北各地普遍饲养的羊,也可以来自日渐增多的养猪场内大肥猪。

    收集而来的动物油脂,经过皂化工艺后制成肥皂,若掺入香料,也可制成香皂,工业化生产的肥皂、香皂,以及各类油脂制品的产量很大,所以化工厂对于原料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然而猪、羊的养殖规模总不能无限制扩大,那么化工厂的生产规模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会因为原料供应不足,导致难以再进一步。

    对此,刘杨和许多技术人员都想到了可能的替代办法,那就是合成油脂:从石油里提取油脂类化学品,然后加以精炼,制作出肥皂以及各种油脂制品。

    原理,和从石油中提取蜡来取代虫蜡、蜂蜡一样。

    若这样的构想能够成真,刘杨觉得化学工业必将迎来爆发性的增长。

    对此观点,宇文温十分赞同,因为他知道石油化学工业确实能做到这一点:石油里包含各种有机化学成分,如能将这些成分分离出来并加以利用,就能生产出许多化学制品。

    然而,以目前的技术水平来说,要发展石油化学工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能提取出石蜡、精火油以及一些润滑油,已经是当前技术水平能做到的极限了。

    以石油为原料,大量生产包括肥皂在内的化学制品,这一幕在他有生之年出现的概率很低。

    想到这里,宇文温拍拍刘杨的肩膀,笑道:“你啊,一把年纪了,身体吃不消,许多事,就交给年轻人办。”

    刘杨闻言有些着急,争辩说自己精力旺盛,依旧能够“证道”,宇文温看着这倔老头,又看看其身后推轮椅的“小刘”,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不行,事情都被你做完了,后辈们做什么?你忙了一辈子,欠家人那么多,该还债了。”

    “莫要老想着试验试验,多使唤年轻人,不要累着自己,走,去前面看看。”

    一行人来到生产车间,因为车间里油脂气味很重,所以宇文温只是在外面看了看,然后转到成品仓库。

    看着仓库内一桶桶甘油,宇文温颇为满意。

    制作肥皂的皂化反应,会产生一些副产物,用特定工艺将这些产物进行处理,就会获得味道甘甜的油,是为“甘油”。

    根据特定工艺,用硝酸对甘油进行处理(硝化),就能获得硝酸甘油/硝化甘油,而这种特定工艺,可以确保人们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安全、大批量生产硝酸甘油。

    很简单的原理,实现起来花了三十年。

    宇文温走出仓库,环顾四周,看着一座座厂房,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十七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大爆炸,造成重大人员及财产损失,现场几乎被夷为平地。

    当时,宇文温距离爆炸地点有一定距离,但爆炸的冲击波依旧将他乘坐的马车“吹”翻,那场大爆炸让他记忆犹新,如今时隔十七年故地重游,颇为感慨。

    若不是得旁人指引,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仓库所在地,就是当年的爆炸发生地。

    那是一次意外,事后调查发现,一种被酸化而变成黄色的靛蓝是罪魁祸首,这种黄色染料尝起来有些苦、酸,名为“苦味酸”。

    这是一个技术员不经意中的发现,于是大爆炸过后,苦味酸问世。

    转眼十七年过去,俗称“猛炸药”的苦味酸,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而发生过大爆炸的地方,现在变成新工厂的厂区,工厂生产的甘油,一个最新且重要的用途,就是用来合成一种烈性炸药。

    和苦味酸一样的烈性炸药。

    这是化学工业大发展之下产生的新产品,是众志成城的结果,但是硝化反应带来的“暴脾气”,并不是只有硝酸甘油一“人”。

    宇文温期盼多年的“硝氏兄弟”,总算来了。

    代价之一,就是刘杨在一场爆炸中伤了腰椎。

    看着依旧斗志满满的刘杨,宇文温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赞扬对方的不顾生死,他能做的,就是让“硝氏兄”尽快施展力量,让世人记住以刘杨为代表的化学家们那卓越的贡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