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念之间

    “硝酸甘油当然是特效药,不过你让我随身带着是什么意思?”

    “以防万一嘛。。。”

    “什么叫‘以防万一’?硝酸甘油是治疗心绞痛的药,我又没有胸闷、心绞痛的毛病,随身带着这玩意作甚?”

    “有备无患嘛。。。”

    “要我说多少次,对症下药、对症下药,我又没心绞痛的毛病,往脖子上挂着药瓶算什么哟。。。好好好,带着,带在身边。。。”

    寝殿里,正在吃早餐的宇文温面对尉迟炽繁的不依不饶,最后服软,同意把“救心神药”硝酸甘油带在身边(其实是放在由随从带着的小药包里),以防万一。

    但是,他不同意把装着药片的小药瓶当做项链戴在脖子上,因为这等同于一个烙印,时时刻刻在提醒他:老头,你心脏不好,小心点哟!

    宇文温觉得自己才五十岁,是中年人,又不是心脏有问题的“老头”,凭什么要在脖子上戴个小药瓶?

    更别说和后妃们“赤诚相见”时,自己戴着这玩意,太煞风景了。

    尉迟炽繁见着宇文温服软,心中稍定,又见陈媗在一旁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和宇文温说了几句,然后告退。

    昨晚是陈媗服侍宇文温,早餐自然也就由她陪着宇文温用,结果皇后一来,被打断了。

    不过陈媗对于皇后的担心很赞同,她本人也是“硝酸甘油”的受益者:去年年底,她母亲心绞痛发作,多亏及时服用“硝酸甘油”,才保得一命。

    昨日,尉迟炽繁的父亲尉迟顺心绞痛发作,若不是及时服用硝酸甘油,很大概率当场就死了,消息传来之后,陈媗对皇后的心情十分理解。

    昨晚尉迟炽繁回行宫后,想到宇文温,立刻忧心忡忡起来,就担心万一哪天宇文温忽然捂着胸口缓缓倒下,那可如何是好?

    所以今日一早,尉迟炽繁就来见宇文温,强烈要求对方把“硝酸甘油”带在身边,陈媗对此也是很认同的。

    宇文温见陈媗感兴趣,开始讲解特效药的相关注意事项:“硝酸甘油治疗心绞痛当然有效,但要注意服用方式,不能将药片吞入肚中,而是要压在舌下,此为舌下含服。”

    陈媗虽然知道要这么服用,却不知道原理是什么,所以问:“这有何区别?”

    “起效时间不一样,吞下肚,药效发作都要到一两个小时之后了,哪里还来得及?但舌下含服不同,起效速度很快,几分钟即可,正适合救急。”

    宇文温一口气喝完粥,继续讲解:“这是做过药理实验的,先用小白鼠实验,然后在医馆进行临床实验,经过数年,才最后确定。”

    “不仅要舌下含服,病人服药后的姿势也得注意,为了让药效尽快起作用,坐着比躺着、站着都好。”

    “原来如此。。。”陈媗点点头,有些感慨:”有了这神药,将来必然救人无数。。”

    宇文温对此有不同意见:“硝酸甘油不是起死回生的仙丹、神药,是特效药,所以,不能百分百把人救回来,这一点,你们都要记着。”

    “但是,有了硝酸甘油,至少心脏有病的人在发病时,活命机会大了许多,所以,这药去年一推出,就供不应求。”

    “为了造福百姓,即便研制硝酸甘油花费大量资金,但药厂依旧按着薄利多销的原则,要求各药店将药的销售价统一定在一片一百文的价格。”

    “一个成年人,务工的工钱一般都在每日三十文以上,省吃俭用的话能省下二十文,所以,六片一瓶的特效药,一个月的工钱就能买。”

    “病人发病时,第一次服用两片,基本上就能缓过来,严重点的,需要额外再服用两片,缓得过就能活,缓不过来,意味着无力回天,可以再吃两片,权做死马当活马医。”

    “人命值不值钱?当然值钱,所以你想想,六百文买一瓶救命特效药,有最多可达三次的救命机会,谁家不舍得出钱?”

    “就算这药避光保存也得一年一换,谁会不舍得买?”

    宇文温说得头头是道,陈媗十分认同,老人很容易有胸闷、心悸甚至心绞痛的毛病,花六百文买一个活命的机会,这可是再划算不过的事情。

    不光皇后为父母、她为母亲备下这种特效药,德妃萧氏也给其母备下“硝酸甘油”,因为这种药确实效果显著。

    自去年问世以来,时不时有成功救活发病病人的病例,所以如今到处都在传,说这药是“救命神药”。

    陈媗觉得“硝酸甘油”既然被誉为“救命神药”,每片一百文,会不会太“贱”了?

    她认为,为了“发明”这种神奇的特效药,药厂恐怕花费了不菲的钱财,按着一瓶卖六百文的价钱(还不是出厂价),之前投入的研制成本,何时才能收回来?

    面对陈媗的疑问,宇文温只说“薄利多销一样赚钱”,却没把真正的秘密说出来。

    硝酸甘油,又称硝化甘油,宇文温当然知道这玩意的本来面目:即是治疗心绞痛的特效药,又是烈性炸药。

    正如苦味酸最初是作为黄色染料出现的那样,硝酸甘油最初是以药剂的身份出现,后来由于意外,化学家们才发现这玩意的脾气暴躁,是烈性炸药。

    所以,硝酸甘油/硝化甘油,是集善(救人的特效药)恶(杀人的炸药)于一身的化学品,可以说,这东西是善是恶,完全在使用者的一念之间。

    先前,宇文温苦苦追求烈性炸药,他并不知道苦味酸如何制作,就记得硝酸甘油/硝化甘油这个名词,所以为此投入人员和资金进行研制,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圆梦”。

    然而,这东西看起来简单,做起来不简单。

    硝酸甘油,顾名思义就是用硝酸处理过的甘油,所以要制作硝酸甘油,首先得有甘油,然后有硝酸。

    为了获得甘油和硝酸,大量技术人员花费了近二十年时间,然而即便有了这两种玩意,硝酸甘油依旧做不出来。

    无论是把硝酸加到甘油里,还是把甘油加到硝酸里,无数次实验失败的结果表明,硝酸甘油的合成,并不简单。

    于是,又经过无数次实验,经过无数次爆炸、失火,技术人员付出了血和泪,才终于突破了技术障碍,实现了硝酸和甘油的“联姻”。

    这么多年投入的巨额费用,想要靠“救命神药”的薄利多销来回本(短期),当然是不可能的。

    硝酸甘油的用法,全在宇文温的一念之间,他很快做出了选择。

    硝酸甘油的“善”,应该造福百姓,那么就要尽可能降低硝酸甘油药片的售价,尽可能让更多的人买得起这种特效药。

    所以,一百文一片(最终售价)的硝酸甘油药片,对于生产厂家根本就不盈利,甚至还有点亏,于是这种药卖得越多,药厂就亏得越多。

    那么,收回研发成本及盈利的重任,就让作为烈性炸药的硝酸甘油来承担。

    宇文温想到这里,高兴得哼起小曲来。

    且不说军事,就说工程爆破都需要大量猛炸药/烈性炸药,苦味酸受限于靛蓝的产量,所以年产量增加速度总不够快,明显影响各种大型工程的施工进度。

    现在好了,“炸药圈”有一个新人“出道”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