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四十四章 错位

    翌日,政事堂内继续进行会议,候任交通部尚书杨玄感,向天子、三高官官以及参加会议的太子,对交通部的筹备工作进行汇报。

    相关内容不算太多,所以杨玄感接下来要汇报的内容,是关于铁路运输方面的一些技术、管理问题。

    交通部,全称交通运输部,主管水、陆交通,其实就是管理火轮船运输(水运)、火车运输(陆运)。

    这两种新式交通工具的出现,以及必然的大规模普及,对朝廷的管理能力和体制提出了严苛的新要求,仅靠工部和民部的联合管理已经不合适,所以迫切需要新增一个“部”,对水、陆交通进行有效管理。

    火轮船的管理相对较容易,因为这和管理传统的帆船没太大区别,无非是船只的航行速度大幅提升,但火车却不一样。

    火车支撑起来的陆地运输就是铁路运输,是全新的运输方式,虽然源自轨道运输,但因为拖曳列车的不是马匹而是火车头,并且必然大幅改变现有交通运输管理方式,由此带来许多技术、管理问题。

    问题之一,技术及管理人员不足。

    铁路运输的技术含量高,所以参与管理的官吏,必须熟悉铁路运输的技术知识,然而,现有的官吏群体里,具备这种能力的人不多。

    所以,解决办法之一是提拔现有铁路运输(有轨马车)的技术、管理人员,二是选调一些能力突出的官吏,到铁路运输线路培训。

    三,建立铁路学校,根据不同的“技术专业”,培养不同的学生,毕业后就进入铁路运输行业,从事相关的技术、管理岗位。

    前两点是应急办法,第三点,才是长久之计。

    问题之二,铁路运输体系想要顺利运转,电报通讯必不可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整条铁路线上各列车车次的调度,以及确保沿线站点之间的相互联系。

    而电报线路的架设,若能和铁路轨道合在一起,可以说是双赢的结果。

    然而电报通讯同样是技术含量很高的行业,又不归交通部管辖,所以涉及两个“部”之间的协作,这必须由政事堂来进行协调。

    问题之三,建设铁路不仅需要大量的铁,还需要大量的建材,譬如铺设路基的碎石,托起轨道的枕木(要经过防腐处理),大量水泥(架设桥梁等),还有开山必用的猛炸药

    这些物资供应不足,不是交通部能够解决的,同样需要政事堂来协调。

    问题之四,“卫生”。

    杨玄感拿出一个客车车厢模型,向天子及三高官官分析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客车乘客排泄的粪便,该怎么处理?

    铁路运输分为客运、货运,火车搭载乘客出行,不到站点必然不会停(出故障例外),那么,车上乘客必然会有如厕的需求,其排泄物,该怎么处理?

    处理方式有二:其一,直排,就是让排泄物直接从车上厕所排出车外,落在铁道上。

    其二,收集箱收集,到了车站停车时,站务人员将装着排泄物的收集箱取下,换上空箱,而换下的收集箱,其中排泄物在该站点进行处理。

    很明显,第二种处理方式比较“卫生”,而第一种处理方式简单粗暴,很容易造成铁路沿线的疾病传染。

    但是,第二种处理方式的费用太高,因为必然会增加各车站的工作量,进而导致增加人手,由此产生的各种费用,最后累加起来十分惊人(初步预计)。

    而第一种处理方式,基本不会产生太多额外成本,为了减低风险,火车进出车站时,车上厕所要关闭,不许乘客使用,那些洒在野外轨道线上的排泄物,会慢慢风化,不会“祸害千年”。

    可排泄物传播疾病的风险依旧存在。

    如何取舍,交通部可做不了主,必须由政事堂来做决定(不是现在立刻决定)。

    杨玄感一边汇报,一边回答问题,不知不觉说了两个多少时,端坐上首的宇文温见这位说话依旧中气十足,丝毫未见疲态,颇为佩服。

    杨玄感年逾四旬,却已有了很多白头发,这是长期熬夜的结果,作为“老板”的宇文温,见着员工这么努力,不佩服怎么行?

    老子的铁道梦能不能在有生之年实现,就看你们肯不肯加班加点干活呐!

    宇文温知道,铁路运输这种工业时代的运输方式,出现在农业为主的封建时代,目前来说软硬件都很吃力,必然导致各种不适应,传统的三省六部制,已经无法有效管理铁路。

    但朝廷需要铁路,所以,交通部乃至铁道部的出现是必然。

    那么,这种“现代”意味十足的部门,和古风意味十足的六部并列,足以让他产生错位之感。

    不止是他,所有官员、吏员,面对火轮船、火车、有线电报,面对这种四书五经无法解释的玩意,面对自古以来从没有过的事务,那叫一个百感交集。

    湖光山水间,亭台楼榭里,身着高冠博带的人们在吟诗作对,旁边铁路上,喷着浓烟的火车呼啸而过,如此强烈反差,又如何不会让人错愕、心生错位之感?

    技术的飞快进步,已经让传统的生活方式开始跟不上趟了,熟读四书五经就能治天下的时代,迟早会被行驶在铁轨上的火车抛在身后。

    铁路运输,就对朝廷的管理能力提取了极高要求,所以,“半路改行”的杨玄感,为了适应新行业熬出大量白发,在宇文温看来,实属正常。

    铁路运输产生的各种问题和需求,无法用传统的行政、技术、管理经验来解决,也无法用传统的制度来管理,而且铁路运输的技术含量不低,对于官吏的技术要求很高。

    还是以候任交通部尚书杨玄感为例,这位完成了长安火车站的勘址工作后,继续组织人手,进行对交通部的筹建工作,

    身为传统贵族子弟出身的杨玄感,实际上一开始对于火轮船和轨道运输并不了解,更别说火车,所以他这一年多以来,恶补各类知识,经常彻夜不眠看书翻资料,白头发蹭蹭蹭就冒出来了。

    他的一番努力并没有白费,今日的杨玄感,已经变成铁路、航运“专家”,交通部的筹建进展得非常顺利。

    待得交通部正式成立,就要从工部手中接过长安火车站的建设工作,而铁路的建设、航运的发展重任,足以让交通部忙上数十年。

    对于杨玄感来说,日后从交通部中分出新的“铁道部”也不是不可能。

    其实他觉得成立一个铁道部来主管铁路运输会比较合适,但问题是铁路建设耗资不菲,又特别耗铁。

    朝廷没有那么多财力和铁产量,在较短时间内建设完成一个相对完整的铁路交通运输体系,所以,暂时用交通部统管水陆运输确实比较现实。

    但即便如此,能够亲手主导一个庞大铁路运输体系的建设,日后名垂青史,这样的荣耀,让杨玄感不觉得疲惫。

    他看着眼前火车模型、铁道线路规划图,还有认真琢磨资料的三高官官,只觉热血沸腾。

    铁路,铁路!我要修建更多的铁路!让后世永远记得,弘农杨玄感之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