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夭折

    上午,倭国京城,王宫大殿里女王召集群臣议事,阳光穿过殿门,洒在殿内地板上,然后反射到穹顶,将殿内照得明亮。

    然而满朝公卿,以及女王和太子,脸上却一片昏暗。

    前不久有急报传来,说讨伐虾夷(毛人)的官军大败,三支分头并进的官军主力,有两支全军覆没,还有一支接近全军覆没,全军只有寥寥千余人陆续逃了回来。

    不仅如此,虾夷联军随后围了官军据点松城,击破援军后,据说靠着内应开门,很快便攻破松城。

    这一连串的败仗,损失了六万官军,加上松城一带军屯的军属、百姓和奴隶,累计损失超过二十万人。

    六万官军多是精锐,而大小将领,都是善战贵族或者贵族子弟,这一败,败得好惨,消息传到京城,无数人家哭声连连。

    女王当晚就召集重臣入宫议事,太子(厩户王子)也在场,君臣商议出了什么结果,外人不得而知,现在,文武官员齐聚大殿,看样子,女王有重大决定宣布。

    然而,却是一名武官对此次战事详细情况进行说明。

    经过官军数年的进攻,东国地区的虾夷部族伤亡惨重,此次官军出击,要一战破敌,彻底将虾夷联军打垮,然后朝廷才好分而化之、软硬兼施,将这些虾夷降服。

    官军分三路出击,是为左(西)、中、右(东),如此安排,倒不是轻敌,而是因为作战区域多山林,道路崎岖,若大军挤在一起出发,会十分拥堵。

    三支军队分进合击,相互间的距离不过一日路程,一旦遇敌,装备精良的将士足以抵挡敌军围攻,撑到友军的到来。

    带兵的将领都是宿将,又有骁勇善战的贵族子弟带着精锐亲兵助阵,那些连铁制兵器都用不起的虾夷联军,根本就没机会取胜。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中路军率先遇敌,在决战中,被对方放出来的狂暴黑熊击溃,溃兵后撤时遇伏,全军覆没。

    虾夷联军击败中路军后,很快扑向东面,右路军(东路军)猝不及防,全军覆没。

    所谓全军覆没,不是说人都死了或者幸存者全部被俘,两场败仗都有人逃了出来,但因为人数极少,所以整支军队形同全灭。

    左军(西路军)得知败绩,撤退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寻找有利地形立寨死守,与此同时遣使向后方求救。

    然而援兵还没来,虾夷联军来了,对方仗着人多势众发动夜战,派出狂若恶鬼的死士打头阵,一夜恶战之后,营寨被攻破,只有少数将士趁乱突围,逃了回来。

    但虾夷联军随后南犯,接连攻破几个堡垒后,围攻官军重要据点松城,对方十分狡猾,围而不攻,分兵在援军必经之路埋伏,随后将急着增援的援军击溃。

    没了援兵的松城,因为城防坚固,又储备着大量粮草、辎重,加上并且不缺人手,按说可以支撑大半年。

    然而城内虾夷奴隶发生暴乱,声势浩大,然后做为内应打开城门,引虾夷兵入城,于是松城沦陷。

    听到这里,文武官员们都面色铁青,他们谁也没想到,宛若一盘散沙的虾夷各部联军,竟然有如此出色表现。

    面对三路大军,不仅没有后撤,反倒主动出击,不顾被合围的风险,硬是强攻中路军得手,然后将其他两路大军逐个击破。

    然后还围城打援,吃掉援军后,再拿下松城。

    昔日勇则勇矣却如无脑莽夫般的虾夷各部,竟然能够联合起来,实行如此精妙的战法,接连重创官军,这已经不是可以用“内贼泄露军机”就能解释的。

    官军将士装备精良,披甲的士兵至少占了七成,战斗力很强,即便有其中一支军队因为内贼泄密,以至于敌人预先在必经之路设伏得手,其他两路军队,也不该败得这么惨。

    虾夷各部本来互不统属,临时集结在一起,却能有如此强的战斗力,必然是出现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这个人有威望,能让各部酋长听命,又有能力,可以将零散的部族联军组织起来,变成一支强军,执行那看起来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战法。

    前方战况具体如何,身处京城的官员们当然不可能知道,却能想到这一场巨大失败所带来的后果。

    现在,女王召集大臣议事,就是要商量朝廷如何应对这一连串战败之后面临的东国地区危局。

    许多人的目光先扫过面无表情的大臣苏我马子,然后转到上首,看向位置仅次于女王的厩户王子(太子),对方此时面色黯淡,一副休息不好的模样。

    数年来,厩户王子对于讨伐东国虾夷投入了巨大的心血,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贵族以及年轻贵族子弟,在征(虾)夷战事中屡立战功,然后凭着战功快速晋升。

    这些在征夷战事中大放异彩的善战宿将、年轻贵族,就是新一代的“王党”成员。

    与此同时,随着官军连战连胜,朝廷在东国获得辽阔的土地,还有大量俘虏,这些战利品都为厩户王子带来巨大声望,还有朝野内外的敬畏之心。

    将来,厩户王子登基后,必然获得更多贵族的支持,届时把持朝政多年的苏我氏,就必须交权了。

    然而,就在大家认为厩户王子将来必然会有更大作为的时候,支撑起厩户王子宏伟抱负的征夷伟业崩溃了。

    这一次的大惨败,意味着数年来朝廷在征讨东国虾夷时所取得的丰厚成果,绝大部分都可能守不住,因为虾夷联军必然缴获大量官军装备的铠甲、武器、粮草,战斗力暴涨。

    而伤亡惨重的官军,极有可能无力防守新得土地,无力保住新筑城池。

    与此同时,表现异常凶猛的虾夷联军若继续进攻,东国地区官军能否挡住攻势还未可知。

    若以最坏的打算来看,甚至连之前东国地区已有的地盘都要遭受虾夷部落的骚扰,由此带来的损失不可预计。

    但这些损失,都比不上厩户王子的损失:厩户王子这些年提拔、培养的军事人才,经此一败,大部分都回不来了。

    宛若雏鹰的王党,在即将展翅高飞之际,夭折了。

    一声声叹息,在许多朝臣心中响起,位列朝臣之中的苏我虾夷微微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地板,极力压制着心中喜悦。

    这一场大败,厩户王子精心提拔的人才伤亡惨重,其中许多人,都是各家贵族的下一代。

    大多是和苏我氏政见不合贵族的下一代。

    现在,苏我氏的对手们元气大伤,其后代伤亡惨重,许多年都恢复不过来。

    或者,因为没有能干的儿子继承家业,在下一代人时就回家道中落。

    此刻,苏我虾夷真想抬头看看,看看女王和厩户太子此时的表情,不过还是忍住了,心中得意非常:

    征夷大将军的封号,不过是个陷阱,就等着你们带着所谓王党往里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