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一十八章 恶鬼(续)

    多云的清晨,阳光被云层遮挡,但披坚执锐的官军将士依旧斗志昂扬,他们列成严密的军阵,看着前方那如同一盘散沙的毛人(虾夷)军队。

    他们看着对方手中那歪歪扭扭的长矛、身上破破烂烂的衣物,乱七八糟的队形,还有各种不知所谓的旗号,心中鄙夷不已。

    官军本阵,骑着高头大马的将领们,用购于周国的千里镜打量对面这些形同野人的毛人(虾夷)军队,看着看着,心中同样鄙夷不已。

    今日一战是决战,战场相对宽阔,毛人部族联军一方后侧,并无什么设伏的好位置,而对方穷得没几件像样的铠甲,平日里就只能搞偷袭,如今居然敢排开军阵和官军对抗。。

    却连像样的军阵也列不起来,这不就是自己送死么?

    这几年,朝廷对毛人的讨伐已经连续获得重大突破,眼前这些毛人部族联军,是这片地区最后一支像样的抵抗力量,只要今日将其歼灭或者消灭大半,对方就只能逃入深山老林,再不敢轻易出来。

    毛人占据着大量土地,却不擅耕种,多以渔猎为生,这对于朝廷而言简直是暴殄天物,所以对方该把土地让出来,这些地方在新主人手上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

    朝廷会将新获得的土地分给有功的贵族、将军,即便一般士兵,作为贵族、将军们的部下,大家也会凭借战功有大小不等的赏赐。

    而战争中俘虏的毛人,就会成为奴隶,男子做牛做马,女子则为新主人繁衍后代。

    想着胜利,想着战利品、想着赏赐,将领们的求战欲望越发强烈,而士兵们的战意同样渐渐沸腾,看向敌人的目光,变得热切起来。

    毛人的军队中男女混杂,这是对方的习俗,每当部族出战时,女人也会随行甚至参战,虽然官军将士想要活捉女人,但在战场上,这些女人一样危险。

    毛人男女有纹身习俗,其人勇悍,打起仗来不要命,所以,在战场上,无论男女,只要不投降,就必须杀死。

    对方虽然作战勇猛,但因为十分缺铁,所以用不起铁兵器,用的长兵大多是一头削尖的木棍,虽然毛人战士擅长使用弓箭,杀伤力却有限,近战兵器是木棒,

    时辰到,鼓声响起,官军开始向毛人发动进攻,虽然毛人善用弓箭,但官军将士俱着甲,所以,对方的骨箭头、石箭头射来,根本就没什么杀伤力。

    官军弓箭手前出,和对方弓箭手对射几轮箭,当毛人战士手举木盾、冒着箭矢呼喊向前冲时,弓箭手返回阵中,随后手持长矛的步兵列队出击。

    双方本阵都响起鼓声,双方的前锋撞在一起,胜负很快便分出来,虽然毛人战士骁勇善战,但低劣的武器、防具,不足以让这样的骁勇获得白刃战的胜利:

    官军将士大多身着铁甲,只露出双眼,可以说是刀箭不入,而毛人战士,几近于无甲。

    伤亡惨重的毛人战士渐渐溃散,带动着整个联军军阵都土崩瓦解。

    官军将士欢呼着,开始追赶这些溃败的野人。

    上百骑兵从军阵左右两翼出击,渐渐加快速度,要追赶毛人溃兵,赶着这些溃兵自相践踏,然后再轻轻松松收割人头。

    毛人败退的方向是一片开阔丘陵,两条腿不可能跑得过四条腿,所以,你们死定了!

    所有人都这么想,但当一声声咆哮忽然爆发,大家都愣了一下:野兽的咆哮声?莫非是错觉?

    让人心惊胆战的咆哮声中,三十多个巨大身影出现在溃败的毛人军阵里,宛若黑色礁石出现在退潮的海岸上。

    如潮般退去的是毛人士兵,而这些黑色礁石却开始向追击的官军将士移动。

    这是身材魁梧的黑熊,咆哮着奔跑,迎向追击而来的敌人,一头撞入人群之中,撞翻猝不及防的士兵,又一口咬中倒霉鬼,然后猛地一挥手臂,拍中另一个倒霉鬼。

    惨叫声中,身着铠甲的士兵被拍得鲜血四溅,而一头头双眼发红的黑熊,不顾捅来的长矛,嚎叫着在人群中继续向前冲撞。

    许多黑熊身被数创,鲜血淋漓,却依旧凶猛,在人群之中掀起腥风血雨,连撞带咬还有拍,将一个个铁甲士兵弄得血肉模糊。

    处于追击状态的官军士兵,本来阵型就散乱,面对如此狂暴野兽,即便披坚执锐也无济于事。

    即便是骑着马的骑兵冲来,手持长矛刺中黑熊,却依旧被暴怒的黑熊一巴掌拍下马,或者马头被直接拍爆,这十余头仿佛不知道痛的疯狂黑熊如入无人之境,将军阵前端硬生生冲散。

    当一头伤痕累累的黑熊力竭倒下,巨大的身躯依旧将两个躲闪不及的铁甲士兵压中,压得口吐血,而那些依旧在发狂拍人、撞人、咬人的黑熊,已经没有士兵敢上前挑战。

    毛人联军本阵响起号角声,原本抱头鼠窜的战士随后停下脚步,转过身,向着阵脚大乱的追兵发动反冲锋。

    他们手持强弓,抽出箭杆粗硕的箭矢,向追兵逼近却不开弓,按照事前训练的那样,一直逼到十余步距离,才弯弓搭箭,实施“强弓近射”。

    虽然箭镞大多为石制,但在这么近的距离里,沉重的箭矢依旧有巨大的破甲能力,将身披铁甲的士兵射得人仰马翻。

    对了应付狂暴黑熊而乱起来的军阵,前沿士兵被强弓近射射得阵脚大乱,但面对几乎无甲的毛人战士,士兵们依旧有一战的勇气。

    双方很快短兵相接,就在这时,冲锋的毛人战士之中,出现了一些“疯子”。

    这些疯子,已经掏出腰间竹筒里的药丸吞下。不一会,面上便露出亢奋的表情,他们如同那狂暴的黑熊般,也开始咆哮起来,挥舞着手中的简陋武器,向着敌人冲锋。

    虽然身无铠甲,虽然身中数箭,但他们不觉得疼,心中充满愉悦,向着敌人扑去,脑海里回荡着“神使”的话:“你们是神选中的勇士,只要英勇战死在战场上,就会在神国里复活,然后获得永生!”

    他们以前服用过这种药丸,感受过前所未有的愉悦,这种感觉他们体验过之后再也无法忘怀,所以,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解脱,是前往神国的必经之路。

    那么,即便身负重伤,只要还能走、能挥舞武器,那就要战斗至死。

    面对如林的长矛、身披铁甲的敌兵,他们不躲不避,任由长矛穿透自己的胸膛,任由长刀砍中自己的肩膀,依旧迎上前,冲到敌兵面前,挥舞石斧,将对方的脑袋砸烂。

    狂暴的黑熊,疯狂的死士,即便浑身是血也呼喊着挥舞利爪、武器厮杀,官军将士被这种形同恶鬼的行为震撼,加上确实抵挡不住,阵型很快溃散。

    有人掉头就跑,连带着其他人也跟着一起跑,督战将领奋力阻止,也阻止不了兵败如山倒。

    毛人联军本阵,诸位酋长见着己方大胜,不由得笑逐颜开,而一身寻常毛人打扮的牛喆,和同样打扮的伙伴们交换了一下意见,向诸位酋长说:

    “敌人的败退路上,有各部勇士设下的埋伏,现在,就请大家发令,让部众追击,直到把对方赶到我们的埋伏圈里。”

    诸位酋长对这位神通广大的“神使”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如今见着在神使的指挥下,己方大败敌军,哪有不听号令的道理。

    号角声如潮响起,各部毛人战士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奋力追赶着溃败的敌人。

    牛喆举目远眺,看着倒在战场上的一头头黑熊,心中有些伤感。

    这些自幼被人养大的黑熊,性格十分温驯,本该跟着马戏团巡游中原,为各地观众表演节目,为主人赚取钱财,却因为特殊需要而远赴海外,执行特殊任务。

    服用了适量“神药”的黑熊会异常兴奋,不知道疼,甚至野性大发,但因为多年的训练,使得它们在极度兴奋的同时能勉强听从指挥向前冲,不分敌友攻击任何挡在面前的人。

    这样的黑熊若成了数量,在战场上宛若恶鬼,简直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作为曾经的驯兽师,牛喆现在能为这些昔日同伴做的,就只有战后将其遗体掩埋,而不是让人扒皮割肉煮来吃。

    再看看一片狼藉的战场,看看溃败的倭军,牛喆心中那点伤感很快消散。

    这一战,倭军投入精锐主力,试图毕其功于一役,结果却要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

    看着满地血腥,牛喆心中快意非常:呵呵,你们这帮鸟人,以为天子封的征夷大将军官位,是那么好拿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