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一十七章 恶鬼

    “啊!!”

    尉迟明月呼喊着从噩梦中醒来,双手乱舞,却被人死死按住,她哭喊着睁开眼,却见是夫君按着自己。

    尉迟明月方才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化身探险队员“我”,跟着队友在美洲密林中一处城池废墟探险。

    那座废墟规模很大,却荒废了很久,当地人称之为“亡灵之城”,相传每到月黑之夜,废墟里就会出现大量亡灵,似乎是根据生前执念,反复举行盛大的仪式。

    这个神秘的亡灵仪式,据说和神奇的“水晶头骨”有关,在当地人的传说中,谁得到这“水晶头骨”,谁就能通晓未来。

    结果,探险队于月黑之夜探索这“亡灵之城”时出了意外,被亡灵追杀,眼见着穷途末路,“我”就要被“万鬼分食”,尉迟明月吓醒了。

    她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什么美洲密林深处的废墟,周围没有什么鬼魂,而是身处船舱“豪华间”,外面夜色深沉,外间有烛光闪烁,眼前只有板着脸的夫君。

    “看,看啊!自己胆小也就罢了,非要看恐怖小说!”

    睡眼惺忪的宇文温低声训斥着,瞪着做噩梦惊醒的尉迟明月,尉迟明月愣了愣,回过神,有些讷讷:“啊..妾就只是随便看看嘛....”

    “随便看看?”宇文温松了手,再度躺下,“都说了,这种探险小说神神怪怪的,你胆子小,就莫要看了。”

    “真的很好看嘛.....”尉迟明月靠着宇文温,低声说:“夫君,美洲那里,真的有亡灵之城么?”

    宇文温急着睡觉,闭上眼哼哼着:“没有,假的,骗人的!”

    “哎呀,这《夺宝奇兵》里的故事,总不能是凭空瞎编出来的嘛。”

    “那书的前言不是说了吗?本故事纯属虚构!”

    “可是,可是....”

    尉迟明月纠结着,纠结着刚看过的故事书。

    前不久,宇文温带着一大家子人从长安出发去河北,过三门峡后乘船,尉迟明月闲得无聊,便翻看新出版的探险小说《夺宝奇兵》。

    然后她被故事内容迷住了,如今满脑子想的是美洲丛林里那神秘的“亡灵之城”。

    还有那据说蕴含着天地造化的“水晶头骨”。

    尉迟明月见着宇文温翻过身呼呼大睡,自己便平躺着,继续化身“我”,在神秘的美洲丛林里探险。

    一旁,装睡的宇文温见“问题宝宝”不再问问题,松了口气,想着那《夺宝奇兵》的故事内容,心里得意。

    铁血大战异形的故事暂时没理由出来,那么探险队寻找水晶头骨的故事,还是可以“借鉴”的。

    这种探险故事,最容易勾起百姓对遥远美洲的好奇心,若是一百个人里面有一个人动了心,踏上前往新大陆的船只,那就是宣传的胜利。

    。。。。。。

    太阳西沉,晚霞满天,夕阳余晖下,四周树木的轮廓似乎变得模糊起来,“我”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眼前一切如常。

    眼前是一条笔直的青石大道,向北延伸,直到前方那高大如山的三角形高垒脚下,大道两旁是高大的石砌高台,底部为四边形,顶部收缩,同样是四边形。

    这些高台,仿佛两队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站在大道两侧,其身后都是树林,黑压压一片,当风吹过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身处其中的我们,实际上位于一片城池废墟之中,四周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动物的踪迹。

    天色渐暗,“我”有些担心的看看同伴,同伴们却很镇静,大家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将对方提供的骨笛含在嘴里,然后围成一个圆圈,面向外坐在地上,静静等着。

    形如竹哨的骨笛含在嘴里有些冰凉,散发着些许腥臭味,这臭味让“我”的胃部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忍住了。

    一个活人,将这种用人骨制成的骨笛含在嘴里,呼吸之间,就不会透出活人的气息,如此一来,当这个人混迹于亡灵之中时,就不会被对方发现。

    想这个惊悚的传说,我不由得后背发凉,还好,大家围成圈坐着,队长守在圈中,大家的后背都很安全。

    但这样,能当得住亡灵么?

    “我”不知道,只能祈祷当地土著的传说是真的。

    “我”,是远征队的一员,漂洋过海两万里,来到极东之地的新大陆,也就是“美洲”。

    在这里,远征队组织了几个探险队四处探索,“我”所在的探险队花了一年多时间,终于接触到友善的当地居民。

    这些人的衣着据说和先秦时古人相似,但因为语言不通,探险队无法进一步了解对方的“身世”。

    在有限的交流中,我们听说当地密林深处有一座城池废墟,在那里,每到月黑之夜,就会有透明、发光的人影出现。

    这些透明的人影,似乎是重复着某种仪式,仪式规模很大,参加仪式的透明的人影也很多。

    很久以前,曾经有人因为好奇,靠近这些人影,结果却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是一个含着人骨笛的人,成功混入这些“人”之中,活着回来,才有了种种描述。

    很显然,这些透明人影就是鬼,或者说亡灵。

    “我”虽为探险队一员,却很怕鬼,然而队长却要一探究竟,“我”本不打算参加,但队长救过“我”一命,他既然要去,“我”必须跟着去。

    现在,我们就在废墟内青石大道边,距离前方那高若山峰的高台不算很远,太阳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下,夜幕降临,天上没有月亮,四周一片漆黑。

    满天星辰下,我们的视线受阻,队长很淡定,大家按耐着不安,静静等着,想看看无月之夜时,这里会不会有透明、发光的人影聚集,举办什么仪式。

    “我”知道,队长是想看看这仪式是什么样子,看看这些透明、发光的人影是何种打扮,以确定这片地区,是否有殷商遗民生活过。

    顺便再确认一下,那传说中的“水晶头骨”是否存在。

    时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废墟里有雾弥漫,越来越浓,渐渐地,雾里有人影晃动,这些人影越来越亮、越来越多,将我们包围起来。

    这些人影,身上能看得到衣物,看得出男女、老幼区别,却看不清面部和腿部:面部和腿部都是一片模糊。

    毫无疑问,这是亡灵(鬼),都是亡灵(鬼)。

    “我”只觉得周围变冷,身体不由自主颤抖起来,看看其他人,大家都没好到哪里去,而围绕在我们身边的透明、发光人影,似乎没有看到我们。

    “他们”聚集在大道两边,挥舞手臂做欢呼状,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正好面向大道,所以能看到大道的一头,也就是我们入城的地方,有一支队伍缓缓沿着大道缓缓走来。

    队伍中有许多“人”抬着一个类似肩舆的东西,肩舆上坐着一个“男子”。

    这“男子”看上去似乎服饰华丽,也许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坐在肩舆上,享受着两旁“人群”的欢呼。

    队伍渐渐走近。不知何故,“我”的心跳也渐渐加速,目不转睛看着那即将从我面前经过的“男子”。

    “他”也转头看向“我”。

    “我”看清了他的容貌,那容貌是如此之熟悉,就像....

    就像“我”在水中看见自己的倒影那样。

    那是另一个“我”!

    那个“我”对着“我”笑,眼神宛若冰雪,直接透过“我”的双眼,将“我”的心冻起来。

    无尽的恐惧弥漫全身,“我”惊恐万分的喊出声,口中含着的骨笛滑落。

    虽然骨笛一端连着绳索,挂在“我”的脖子上,但骨笛还是离开了“我”的嘴巴,而“我”惊呼时发出的活人气息,瞬间弥漫开来。

    无数亡灵(鬼)转过头,看向“我”,虽然它们都面部模糊,但“我”却能感受到无数诡异的眼睛,正在盯着“我”,如同一群饥饿的猎犬,盯着一只野兔。

    然后露出狰狞面目,张牙舞爪,凄厉的呼喊着,扑上来。

    牛喆睁开眼,看着上方的树冠,晨曦从树叶缝隙里漏下来,洒在他脸上,有些刺眼。

    耳边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又有零星号角声从远处传来,他坐起身,看看左右,亲亲一叹:果然是在做梦。

    牛喆身处一片树林中,周围有许多长须长发的“毛人”在生火做饭,又有人在准备兵器,一副备战气氛,让青山绿水染上了杀气。

    临战前小憩的牛喆,现在已经睡够了,他和这些毛人一般打扮,根本就无法从外貌看出身份的异常。

    虽然身处树林,但这并不是美洲的树林,周围这些脸上涂着各种图案、看上去有些狰狞的“毛人”战士也不是“亡灵之城”里的恶鬼。

    身边火堆里,有些许书籍的灰烬,那是他看过一遍的故事书,是接应者刚从中原带来的最新探险小说《夺宝奇兵》。

    神秘的美洲丛林,让人战栗的“亡灵之城”,还有那神奇的“水晶头骨”,让牛喆向往不已。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美洲看看。

    这是牛喆看完书时的想法,随后,他将这本崭新的故事书投入篝火之中。

    他和同伴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任何会暴露身份的物品都要销毁,那本《夺宝奇兵》,牛喆和同伴轮流传阅了一遍,记住了故事,却不能留下书籍。

    远处又传来号角声,越来越急促,备战的战士们,将干粮往腰间布袋塞,又有几名酋长模样的老者,拄着拐杖匆忙而来。

    见着牛喆,他们恭敬又急切的说:“神使!敌人来了!”

    “好啊。”牛喆笑起来,用流利的“毛人语”说道:“我们,这次要变成恶鬼,让他们有来无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