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零九章 地址

    长安南郊,宇文温看着阡陌连天,眉头紧锁,看着手中的规划图,琢磨着该如何将南郊的权贵庄园进行“冻结”,适当时候进行拆迁。

    当然要拆迁,计划中的长安火车站,拟定站址之一就在长安城南郊,占地范围很广,因为涉及到火车的调度、检修,还有职工宿舍区等大量配套设施。

    而南郊聚集着大量庄园,多为权贵人家产业,一旦真的要征地,如何拆迁就成了大问题。

    虽然他可以下令“强拆”,没人敢反抗,但此举副作用颇多,所以必须按照规则来,也就是有偿拆迁,得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但是,一旦遇到“刺头”抱团漫天要价,那场面就会有些难看:朝廷若来硬的,脸面不好看,来软的,就得花许多冤枉钱。

    朝廷财力有限,所以能省则省,虽然火车站最后的选址还没定下来,但作待选地址之一的南郊,必须预先做好规划,那就是“冻结”。

    禁止土地买卖,禁止新建建筑,禁止庄园规模扩大,禁止开垦荒地,禁止外来人口在这片地区的村庄落户(婚嫁例外),并且加强户籍管理,禁止分家。

    说白了,就是防止有人突击搭建“违章建筑”、突击开垦农田、突击入户、突击分家立户(符合规定的例外)以多要“拆迁费”。

    这是十分必要的预防措施,必须未雨绸缪,但这种事对于国务而言不过是小事,不需要宇文温来操劳。

    主持关中铁路勘察事宜、兼任长安火车站选址的“关中铁路勘察使”杨玄感,现在就现在向天子禀报南郊的勘察进度,相关事宜,自然由这位来头痛。

    杨玄感为亡父杨素守丧三年,结束丧期后便“循资格”入吏部铨选序列,得了任用,现在,得太子推荐,得了“关中铁路勘察使”的差遣。

    如此重任,代表着信任和机会,自然让杨玄感踌躇满志,从接到任命的那天起,便忙碌起来。

    关中为天下根本,铁路利国利民,所以修建关中铁路理所当然,然而为了这条铁路,幕后的博弈也十分激烈,这一点,杨玄感很清楚。

    前不久,主持了火车研制工作的太子,在提出铁路建设方案时,故意玩了个“以退为进”的花招:

    先提出“长姑线”的方案,然后以此方案耗铁太过为由,提出备选方案,结果备选方案中三条铁路,没有一条在关中。

    强烈的反差,瞬间引发群情激奋,出身关陇的官员们,纷纷上书请愿,要求朝廷“以大局为重”,即便“长姑”铁路急切间修不起来,但关中铁路是必须先修的。

    与此同时,身在长安的外命妇们纷纷入宫求见皇后,同样为关中铁路请愿。

    关中铁路自然是要优先修的,杨玄感认为天子和太子必然知道这一点,结果玩了一出“以退为进”的阳谋,让关中铁路瞬间获得巨大的民意和舆论支持。

    关中地区的许多官员、地方大户、商贾,都怕朝廷有顾忌,以至于不考虑近期内修关中铁路,所以大家拼命请愿、表态,表示自己愿意支持关中铁路的修建,如有需要,可以做出利益上的让步。

    其他那些对修建关中铁路持观望甚至反对态度的官员和大户,则被这股民意和舆论裹挟,不得不表态支持。

    如此一来,本来修铁路会引发沿途百姓的风水(堪舆)争议,也就没人会提,修铁路时征用沿线土地,地主们也不好太矫情,最重要的是,长安站的选址,遇到的阻力会大幅减少。

    但火车站到底设在哪里,依旧是一个令杨玄感头痛的问题。

    他知道,拟定中的长安火车站有三种方案:北线、中线、南线。

    南线就是将火车站设在长安南郊,这一方案的缺点,是“舍近求远”。

    以长安为中心,连接西面洛邑和东面渭口(或潼关)的“关中铁路”一旦修建,其线路必然是和渭水平行,或者就在渭水边上。

    那么,这条铁路经过长安时,正常来说应该位于长安北郊、长安城和渭水之间的地区,也就是说,若把长安火车站设在城南郊,铁路要拐一个大弯。

    与此同时,南郊聚集着大量权贵的庄园,征地拆迁很麻烦。

    和南线方案相对应的就是北线方案:将火车站设在长安北郊。

    这样选址的好处,在于长安北郊没什么权贵庄园,拆迁、征地费用相对较低,问题是皇城就在长安城北端。

    火车站设在长安北郊,意味着火车站和皇城之间的距离很近,届时火车站里火车进进出出,各种动静绝对少不了。

    火车的动静很大,到时候搞不好皇宫里整夜都能听到火车的汽笛声陆续传来,所以,北线方案的缺点很明显。

    中线方案,就是将长安火车站设在长安城中,铁路穿城而过,横贯东西。

    这个方案有好处,就是城中百姓乘坐火车出行方便了许多,因为火车站位于长安城内中心位置(相对而言),城内各个区域的居民,去火车站乘车或者从火车站回家都很方便。

    与此同时,长安城物资的集散也方便了许多。

    尤其东、西二市,会位于拟定城中铁路的边上(北面),而火车站必然是聚拢人气的地方,若有了火车站的“加持”,东、西二市的物资流通会更加方便,而财源也会滚滚而来。

    但缺点不是没有:这一方案若定下来,意味着要在城中进行大规模拆迁,为火车站和铁路腾地方,涉及的住户会很多。

    铁路穿城而过,火车往来产生的噪音会让城中沿途住户烦不胜烦,铁路还会破坏长安城的中轴也就是南北走向的朱雀御街,从风水学的角度来说,类似于把“王道”拦腰砍断了。

    还有,铁路穿城而过,意味着要在东、西城墙上开大洞,导致长安城墙出现两个大破口。

    这在以往是致命的,因为两个破口会成为城防的弱点,但现在有了火炮,所以即便城墙开大洞,守军也一样有办法保证长安城防。

    中线方案,安全方面没问题,民生方面有利有弊但利大于弊,经济上是重大利好,但风水(堪舆)方面有问题:金瓯缺,王气泄,大凶之兆。

    闭合的长安城墙可以比喻为金瓯(城门不算缺口),牢牢护卫着城中“王气”,如果破了两个大洞,意味着王气泄露。

    金瓯又代表着疆域,所以放大了说,在长安城开两个东西对望的大缺口,意味着王朝气数消散....

    按照杨玄感的想法,中线方案根本就不用考虑,铁路不可能入城。

    但是现在,天子让他想办法,为中线方案的实施寻找合理的解释,争取让火车站带来的好处最大化。

    也就是说,长安火车站的“中线”方案若要实施,必须从风水上给出一个能够自圆其说并且能服众的说法,或者说“风水布局”。

    说白了,风水学说要“与时俱进”,对“铁路”、“火车”、“火车站”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杨玄感自己不是什么玄学家,不太懂风水(堪舆),但知道当年关于铁路的争论。

    当年,还没有火车,却有了铁路,铁路上跑的是有轨马车。

    现在,火车要发挥作用,也得在铁路上跑,而要修铁路,会对社会风俗带来强烈冲击,譬如“铁路破坏风水”等说法,自从光黄铁路修建时就有了。

    无论官、民都讲究风水,当然,普通百姓对风水的讲究不算太复杂,毕竟风水主要用于帝王陵寝选址。

    但对于百姓而言,一条长长的铁路从家乡经过,是眼睛可以看见的,这铁路就仿佛一条锁链锁住了家乡的山山水水。

    锁住了祖宗的在天之灵,锁住了财气,锁住了大家的“命”,有这么一条大铁锁锁着家乡,感觉自己无端端少活了许多年,反正怎么看都不顺眼。

    之前,铁路只在几个地方有,而且上面走的是马拉轨道车,所以百姓对于铁路的关注还不是很强,现在,朝廷要大兴铁路建设,建好的铁路上奔跑的是喷烟喷火还会怪叫的火车,对于百姓心理的冲击要大许多。

    同样会喷烟喷火还会怪叫的火轮船,好歹是在江河里走,而火车行走的铁路,要穿州过县,穿过农田、经过城池、村落,和百姓的日常生活近了许多。

    修建关中铁路,涉及到的利益博弈很多,就这几日,已经有人通过不同渠道和杨玄感打招呼,“提醒”他要以大局为重,慎重选址。

    具体怎么选,杨玄感自然只对朝廷(天子)负责,但他现在不仅是勘察使,还得兼任“堪舆使”,为长安火车站的选址,琢磨一套能自圆其说的说法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