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零八章 请愿

    “皇后殿下,关中乃天下之本,怎么能没有铁路呢?”

    “不是没有,只是没那么快修嘛。”

    “那可不行啊,皇后殿下!从渭口到长安,从洛邑到长安,货物运输只能走陆路,渭水靠不住,若是通了铁路,那可得有多方便?”

    “洛邑到长安,长安到渭口,加起来不过六百里的陆路,修铁路也贵不到哪里去,等通了火车,蜀地的物产到了洛邑,关东的物产到了渭口,走铁路进京,多好呀!”

    命妇院,皇后尉迟炽繁被一众外命妇“围攻”,听取大家的意见。

    外命妇都听说了,朝廷如今不打算优先给关中修铁路、而在别处“乱修”,于是络绎不绝的入宫向皇后“请愿”:

    关中乃天下之本,怎么能没有铁路呢?

    周国以关中立国,所以出身关陇的权贵们,自然认为关中乃天下之本,火车这种新式陆上交通工具既然实用化,那么京城所在的关中就该有铁路,而且得优先。

    以长安为中心,向东到渭口,向西到洛邑,必须通铁路(连成一条直线),以方便关东、蜀地物资输入长安。

    与此同时,这条铁路向西延伸,过洛邑经渭水峡谷抵达秦州上封,将长安和上封连接起来,届时关中和陇右的联系会更加紧密。

    当然,这条铁路的东段,也该向前延伸,直达东都洛阳,用铁路连接两京,这难道不对么?

    结果呢?

    这么重要的一条关中铁路不修,说是铁产量不够,为了省钱、省铁去修什么“叶洛线”、“河淮线”、“黄亳线”,这算什么?

    这几日,向皇后请愿的外命妇们,其实都是受自家夫君“嘱托”,要走后宫路线,通过皇后向天子请愿,请求天子好歹看在长安为国都的份上,优先修关中铁路。

    现在,外名妇们其实内心都想说:

    优先修的三条线,到最后全都是为了黄州西阳,仿佛黄州才是国都,长安反倒是陪都似的。

    知道你们全家喜欢黄州,但再喜欢黄州,也不能这么偏心啊!

    这些话,外命妇们当然不会说出来,但心态都是一样的:关中乃天下之本,怎么能没有跑火车的铁路呢?

    对于外命妇们的请愿,尉迟炽繁只能不住解释,说目前朝廷还没有最终定下方案,尚未确定优先修哪条铁路。

    而且,铁路不是说修就能修的,必须对拟定线路进行现场勘查,也许,勘查结果会否定之前的方案,所以,不是说现在朝廷有意向修哪条铁路,那条铁路就一定修得成。

    最重要的一点,修铁路很贵,所以好钢得用在刀刃上,原先通火轮船航运的地区,朝廷近期(十年内)不会考虑修铁路。

    譬如蒲州到晋阳,可以走汾水,汾水航运现在如火如荼,所以即便蒲州到晋阳的铁路意义重大(横贯河东地区),朝廷现在也不会考虑修。

    朝廷拟定铁路路线的重心,是放在诸如蜀道这种毫无水运条件、但作用却十分重要的道路上。

    当然,以长安为中心,连接西面洛邑、东面渭口的“关中铁路”,确实很重要,大家的呼声,朝廷当然会听到,并且对此作出慎重考虑。

    类似的话,尉迟炽繁这几日说了无数遍,既要对前来请愿的外命妇们给予正面解答,又要让对方安心。

    所谓让对方安心,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她要强调关中铁路也是朝廷正在考虑的线路。

    第二,她要强调铁路的出现,不会让既有的航运受到打击,譬如汾水航运。

    这两点至关重要,因为都涉及到了巨大的利益。

    关中铁路的意义自不必说,而这十余年来,围绕着火轮船航运业,已经初步形成了几个利益集团,所以,朝廷要慎重考虑,避免火车运输(陆路)和火轮船运输(水路)发生严重冲突,导致“群情激奋”。

    这是宇文温反复和尉迟炽繁强调的事情,让她好好安抚一下有些坐立不安的外命妇们,因为许多京城权贵和汾水航线有利益纠葛,所以,目前来说,汾水航运不能被铁路影响,哪怕只是流言也不行。

    其实这种担心有些多余,因为修铁路太贵又耗铁,朝廷财政和铁产量撑不住,所以只能优先选择无法利用航运但作用又很重要的要道,修建铁路增加运输能力。

    蜀道就是其一,至于连接晋阳和邺城的太行线,也不是不能考虑,但朝廷没有财力修,只能靠“官督商办”的“铁路招商局”来筹建。

    水运有“轮船招商局”,电报有“电报招商局”,那么陆运有“铁路招商局”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这样的解释,足以让入宫请愿兼探口风的外命妇们稍微心定,但还不够。

    太子那日提出的第一组方案里,有连接长安和姑臧的“长姑线”,这条对于关中和陇右甚至河西地区十分重要的铁路方案,传出去后,引发出身陇右、河西地区官员的热切关注。

    这条线一旦修成通车,意味着陇右、河西的铁路沿线州县都会受益,从长安到凉州姑臧,两日就到,沿线还能拉电报线。

    陇右、河西地区的棉花、羊毛制品等各类产出,会以较低(相对)的运输成本运抵关中,而来自西域的奇珍异宝,也能通过这条铁路运到长安。

    可以说,这条规划中的铁路,只说“钱途”,就是一条财富之路,把陇右、河西地区的官员、强宗著姓、种植园主、作坊主以及商贾的胃口都吊起来。

    现在说不修...

    关陇并称,可不是说着玩的。

    同理,太子的第二组方案,让荆襄、河南、两淮地区的官员欢呼雀跃,因为这方案里的三条铁路若能快速开工、建成通车,沿途还拉起电报线,这就让三个地区的人员和物资往来更加方便。

    尤其“黄亳线”,直接把长江中游地区和淮西、河南通过铁路连接在一起,又和连接黄河、淮水的“河淮线”相连,这同样是一条财富之路。

    等到“叶洛线”翻越桐柏山连接安陆和西阳,这也是一条财富之路。

    如果,朝廷为了先修“长姑线”,把“黄亳线”停了(暂缓),荆襄、两淮、河南地区的官员及“各地贤达”能答应么?

    所以,这几日入宫谒见皇后的外命妇,有为关中铁路乃至“长姑线”请愿的,也有为“黄亳线”、“河淮线”、“叶洛线”请愿的。

    大家都要通过皇后,向天子请求优先考虑修经过自己家乡的铁路。

    火轮船运输,是水上的财富之路,现在,火车运输就要开始,大家都意识到铁路也是一条财富之路,所以都想家乡受益。

    至于之前流传甚广的“铁路会破坏沿途风水、惊扰沿线百姓”等说法,现在都没人提了。

    说话说到喉咙都要冒火的尉迟炽繁,好不容易把该表的态表完,但事情还没完,因为还有一件大事,需要她向外命妇们放消息。

    波斯国和罗马国的使者即将入京,这是因为一年半以前,出使波斯国和罗马国的皇朝使者,已经成功调解了两国纷争。

    如今两国已经握手言和,那么,皇朝的西洋外贸买卖,可以开张了。

    波斯国和罗马国之间的和平能持续多久,没人知道,但今年冬天,南洋贸易公司就要开展对西洋诸国的大规模海贸。

    为此,南洋贸易公司即将开出数量庞大、金额超高的订单,开始用半年时间备货,然后将货物聚集在沿海几个主要港口。

    等到北风起,大量船队就要分批扬帆南下,经由南洋,转向西洋,展开一次持续一年的大规模海贸。

    尉迟炽繁现在提醒在座的各位:“南司的订单,数量大、时间紧、质量要求高,大家各自的产业,准备好接订单、交货了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