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百零七章 你有火车而已,你有熟铁么?

    长安,政事堂内,天子召集三高官官开会,太子宇文维城亦在场,并且作为此次特别会议议题的发起人,接受天子的质询。

    “按一里三百步计,一步(指的是左右脚各走一步)长的铁轨(熟铁所制),分量至少要九十斤,那么,一里长的铁轨,分量就要有两万七千斤,这还是单条铁轨的分量。”

    “一条铁路,要有两根铁轨,那么,一里长的铁路,光是铁轨的分量就有五万四千斤,加上固定铁轨的道钉等零星铁制品,姑且算一里长的铁路耗铁量为六万斤。”

    “那么,一千里长的铁路要修起来,耗铁量至少六千万斤。”

    宇文温说到这里,看着太子,问:“所以朝廷应该立刻大兴铁路?你有火车而已,你有熟铁么?”

    现在是议论国事的公开场合,太子宇文维城只能称呼父亲为“陛下”,对于这问题,他立刻回答:

    “陛下!鄂州大冶制铁所,去年年产铁量已经接近两千万斤...徐州利国制铁所,去年年产铁量一千万斤,还有许州舞阳制铁所,年产铁量有一千三百万斤,加上各地铁冶,熟铁怎么会不够呢?”

    宇文温反问:“为了修一条千里铁路,把这三大制铁所的铁产量都填进去?那这两年,农具、工具都不用生产了?”

    宇文维城回答:“并不需要如此,首先,铁路线路的规划需要时间,建设起来也要时间,千里长的铁路,不是瞬间就要用六千万斤熟铁来制铁轨....”

    宇文维城翻开资料,开始陈述自己的规划,他的资料,与会人员都有,三高官官们看着自己面前厚厚一沓资料,都觉得有些头痛。

    数日前,鄂州夏口传来好消息,研制了二十多年的“火车”,终于摆脱蹒跚学步的状态,做到了拖曳十节满员客车车厢时、以平均时速不低于四十里的行驶速度。

    这意味着,一种新式陆上交通工具出现(实用化)了。

    火轮船和火车,一个是水上走,一个是陆上走,都能达到“昼夜兼程日行千里”的速度。

    这两样交通工具,于国于民都是大有益处,火车成功试运行的消息传到长安,可谓振奋人心,但兴奋之余,政事堂诸公就要面对一个严峻的问题。

    这个问题正如天子方才所说:你有火车而已,你有熟铁么?

    火轮船造好之后下水就能用(前提是确保燃煤供应),航行于江河湖海中,马上就能承担航运重任,而火车要承担起陆地运输重任,必须先有铁路。

    也就是说,必须先修好铁路,火车才有用武之地。

    所谓铁路,当然是“铁”路,因为铁路是由两条铁轨构成的,一千里长的铁路,耗铁量至少要有六千万斤。

    这还是保守估计,因为一旦推广火车运输,铁轨的质量不能差,所以分量必须足,一步长的单根铁轨重九十斤,不过是及格线而已。

    一千里长的铁路,耗铁量六千万斤,这已经超过周国一年的铁产量。

    所以,太子规划中的几条千里铁路,短期内(至少十年内)朝廷根本就修不起来。

    规划铁路之一,是长安至凉州姑臧的“长姑线”,全长至少一千五百里(初步估算)。

    这条线路从长安出发,西过岐州洛邑(入蜀之大散关的门户)、秦州上封、兰州金城,抵达凉州姑臧,把关中和陇右连接起来。

    从关中出发的人员和物资,通过铁路可以轻松直达河西走廊要地、凉州姑臧,其意义非凡。

    仅就军事意义而言,“长姑线”一旦修成通车,意味着吐谷浑和西突厥距离灭亡为期不远,皇朝的西北边患消除,与西域的联系加强。

    “长姑线”的好处,政事堂诸公都看得到,问题是一千五百里长的铁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建造费用不会少,朝廷负担不起。

    之前,朝廷都没能力在短时间内拉起多少条电报线以连接天下,更别说投钱修建造价昂贵的铁路,即便朝廷通过发国债或者招股筹够了钱粮,却无法凑出这么多的铁。

    一千五百里长的铁路,保守估计耗铁量都要九千万斤,钱粮可以凑,这么多铁是没法变出来的。

    而规划铁路之二,是从长安出发,经武关道入荆襄,经过荆州上宛、穰城到襄州襄阳(或者北岸樊城)的“长襄”线。

    “长襄线”,将关中和荆襄乃至荆湖地区连接起来。

    因为荆湖地区已经实现了“荆湖熟、天下足”,所以,荆湖地区的粮食、物产,通过水路(汉水)聚集到襄阳(樊城),然后通过“长襄线”源源不断输入关中。

    与此同时,还有规划铁路之三,那就是翻越太行山、连接并州晋阳和相州邺城的“太行线”,全长不到千里(初步估算),一旦建成通车,对于增强国力具有重要作用。

    这三条规划铁路的意义十分重大,政事堂诸公都能想得到,但问题依旧:你有火车而已,你有熟铁么?

    三条铁路的耗铁量加起来,超过两亿斤,哪有那么多铁来修?

    所以,作为官场老手的三高官官们,明白这只是太子的策略:漫天要价,然后坐地还钱。

    铁路的魅力是如此之大,所以三高官官们根本就无法抗拒,才有心思和极力主张“大兴铁路”的太子讨论如何又快、又省铁的建起几条至关重要的铁路。

    宇文维城随后给出的第二个方案,当然考虑了实际情况:

    年铁产量超过千万斤的铁冶,就只有鄂州大冶制铁所,许州舞阳制铁所、徐州利国制铁所,所以,铁路的修建,必须靠这三个制铁所提供支持。

    备选方案线路一,修建叶城至洛阳的“叶洛线”,全长大概四百里。

    叶城平顶山煤矿的煤产量很高,而叶城和舞阳之间已经有了铁路,用于输送焦炭给舞阳制铁所用于炼铁,同时也方便将舞阳制铁所的铁制品运抵叶宛运河。

    所以,靠着舞阳制铁所的支持,这条“叶洛线”修起来很方便,可以说“根”在舞****”往西北长到洛阳,这是一期工程。

    二期工程,“茎”往南长到桐柏山,翻越山岭,连接安州安陆,再到黄州西阳。

    备选方案线路二,以徐州利国制铁所为依仗,向南、北两端修建铁路,北经历城抵达黄河边,南抵淮水,这条“河淮线”以徐州彭城为中枢,连接黄河与淮水。

    “河淮线”全程大概八百里,南线可以先不修,因为有泗水航运可以依靠,北线(徐州以北到黄河边)的里程(一期工程)大概六百里。

    这条“河淮线”的路径,是数百年来南军北伐的必经之路,本来朝廷计划依托泗水水系开凿运河,现在就用铁路取代。

    “河淮线”修成,就会与黄河、通济渠形成一个三角形,让黄河与淮水之间的广大地区(包括泰山西麓地区)受益。

    备选方案线路三,以鄂州大冶制铁所为依仗,对现有的光黄线进行扩建,向北走。

    光黄线的北端,现在已近抵达淮水南岸,所以要修建跨淮水的大桥,让铁路跨过淮水向北延伸,抵达亳州小黄,是为“黄亳线”。

    从淮水北岸到亳州小黄,铁路里程大概四百里。

    这条线修好后,长江中游地区物产、人员可以直达河南、淮北腹地,而亳州小黄和东面的徐州彭城之间不到三百里,同样可以用二期工程连接起来。

    与此同时,黄亳线的淮水铁路桥,会作为实验桥梁,为未来更多的跨淮水大桥乃至黄河大桥的修建积累技术经验。

    三条线路(一期工程),累计里程为一千五百余里(四百余里、六百里、四百余里),依靠三大制铁所,可以马上开工并且同时修建,和现有水运航线相辅相成,有锦上添花之功效。

    宇文维城一番长篇大论,好不容易说完,与会人员却是一片沉默。

    端坐上首的宇文温,见着儿子的花招越来越多,心里高兴之余,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咳咳....关中乃天下之本..”宇文温再次发出质疑,“怎么这备选方案的三条线路,都没一条和关中有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