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天涯若比邻

    傍晚,寝宫,皇后尉迟炽繁坐在榻边看着账本,时不时看看榻上躺着的宇文温。

    宇文温双目紧闭,睡得正香,时不时说起梦话,尉迟炽繁仔细听,却听不出对方在说什么。

    前不久,突厥(西突厥)的泥撅处罗可汗抵京,宇文温今日设宴款待,为了让对方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特地搭起大帐篷,帐内摆设一如突厥风俗。

    食物,也是各种草原风味,当然,酒是中原美酒。

    酒宴上,宇文温见泥撅处罗可汗有些郁郁寡欢,为了活跃气氛,频频举杯,以突厥语和对方大谈“天下奇闻”,酒宴从早上持续到午后,两人喝得不省人事。

    喝得酩酊大醉的宇文温,被侍卫们扶着回来,吐得一塌糊涂,闻讯赶来的尉迟炽繁,见夫君醉成这个样子,有些心疼,赶紧让人端来热水,自己亲自给宇文温换衣服,擦拭身体。

    然后守在一旁,直到现在。

    宇文温很少酗酒,总是说酗酒伤身,所以尉迟炽繁此次见宇文温醉成这般,心中不解。

    前不久,殿试结束,朝廷招待三甲进士的宴会上,宇文温再高兴,也没见喝得酩酊大醉,尉迟炽繁觉得现在不过一个落魄失势的突厥可汗抵京,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有必要这么隆重接待么?

    这个问题,想多了没用,尉迟炽繁见宇文温翻了个身,被褥滑落,便为他扯上。

    没过多久,尉迟明月入内,随行宫女提着食盒,带来了晚膳。

    姊妹俩就在外间用膳,尉迟明月说起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电报线通了。

    去年秋末,新式电报定型,随后朝廷筹建各电报(招商)局,计划分十年架设电报线,连接天下各地。

    而洛阳经叶城、上宛、新野、随城、安陆到黄州西阳的电报线,近日已经通电。

    不仅如此,西阳经江州湓口到洪州南昌的电报线,鄂州夏口经岳州岳阳到潭州临湘的电报线、光州光城沿着淮水布设、经钟离至广陵的电报线,也已经通电。

    因为长安和洛阳已通电报线,西阳和夏口已通电报线,这就意味着,在长安发电报,经洛阳、西阳的转接,远在长江入海口边上的广陵,还有洞庭湖畔的临湘、彭蠡湖畔的南昌,已经可以收到电报了。

    而朝廷计划中长安至荆襄的电报线,如今还在武关道上架设。

    尉迟明月拿出一个信封,从中抽出一张信笺:“姊姊看看,这是承天宫发来的电报,是今日中午发的!”

    承天宫,即黄州西阳宫,因为黄州隶属于承天府,所以西阳宫改名承天宫,尉迟炽繁接过信笺,定睛一看,其上内容却是;“西阳今日晴间多云,一切安好。”

    看样子,是试发的电报,尉迟炽繁十分惊讶:“这...这么快?怎么电报线这么快就开展业务了?”

    “嗯啊,快着呢,朝廷之前是慎重起见,没有把计划完成时间定得那么短,实际上...”

    尉迟明月说着说着,有些激动:“实际上,荆襄、两湖还有淮南,无论官、民,对架设电报一事十分积极,电报局筹建得快,各方踊跃出资,分段将电报线架起来了。”

    尉迟炽繁看着手中的电报,还是有些疑惑:“这..不能把,不是说电报线做起来很麻烦,现做的话,来得及?”

    “可承天府不一样嘛!大冶制铁所本来铁线的产量就很高,西阳又有雷电源(水电站),经常要用电线,所以就有许多电线存货,现在是先把存货拿出来用了...”

    “本来架设电线要专用电线杆,如今先用一般的树干顶着,先把线路接通,慢慢再换。”

    “沿途地区的大户,都和电报局签了契约,派出护线队,保障沿线电报线安全。”

    “今日,是西阳电报局试发电报,调整好以后,这些电报线路就要正式运营,到时候,不要说西阳,就是广陵那边的消息,长安当天就能收到了。”

    尉迟炽繁越听越惊讶,因为她从这几条快速架设的电报线中,看到了沿线各地的“实力”。

    这些电报线所在区域,都是黄州集团的“利益相关区”,各条电报线同期筹款、分段同期架设,才有如此之快的痛点速度。

    瞬息可达的电报通讯,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而现在,这么快就实现了。

    等到其他几条主要电报线路通电,天下会是怎样一个情景?

    “到时候,中枢和各道、州的联系会很方便。”尉迟明月说完,想了想,又说:“父亲母亲,不需要再写信,有什么话要说,发电报就好了。”

    妹妹这么一说,让尉迟炽繁想起了远在邺城的父母,如今永济线(沿着永济渠布设的电报线)正在架设,一旦通电,那就意味着,自己和妹妹与父母的联系,可以做到隔日完成。

    一想到白发苍苍的父母,尉迟炽繁就有些伤感,两老一把年纪,却只能在蜀王陵边的庄园生活,她身为女儿,不能侍奉二老。

    尉迟明月倒是想得开:“姊姊,父亲母亲他们都好好的,莫要想那么多嘛。”

    “等电报通了,我们每日都发电报问候嘛。”

    尉迟炽繁闻言笑了笑:“那多麻烦,电报也不便宜。”

    “能有多贵,就算贵到一个字一贯钱,我们也发得起。”

    尉迟明月刚说完,却听旁边传来声音:“谁那么奢侈,一个字一贯的电报还随便发?”

    姊妹俩转头一看,却见宇文温缓缓走出来,尉迟炽繁赶紧上前搀扶,扶着宇文温坐下:“醒来了,怎么不说一声?”

    “没什么,不过是喝多了,又不是走不动...“宇文温见姊妹俩正在用膳,直接用手往尉迟炽繁案上食碟捏了一块肉,放到嘴里。

    尉迟炽繁让宫女赶紧把宇文温的饭菜拿过来,尉迟明月则将自己的菜端到宇文温面前。

    宇文温没动手,问:“方才明月说,广陵的电报通了?”

    “嗯,通了..”尉迟明月答道,随后补充:“妾方才也只是随便一说....”

    “这想法不对,电报不是用来炫富的。”宇文温说完,想了想,又说:“有一句诗写得好: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尉迟炽繁不记得有哪首诗写着这个内容,认真的听宇文温说。

    “当电报连接天下后,带来的是不一样的通讯速度,一个家在相州邺城的人,乘船到广州番禹经商,到了番禹的当天,向家里发电报,报平安,这意味着什么?”

    “在交州龙编戍守的中原将士,可以通过军邮,和远在中原的家人通电报,来回不过数日时间,这意味着什么?”

    “在辽东任职的地方官,可以和远在蜀地的家人通电报,这意味着什么?”

    “日行千里的火轮船,缩短了天下各地之间的地理距离,信息瞬间便至的电报,缩短了天下各地百姓之间的心理距离,两者合在一起,意味着世界变小了。”

    宇文温看着姊妹俩,又说:“往日,两千里的距离,对于许多人来说,是天的尽头,而现在,只要两千里外的地方通航,那么坐船不过三四日就能抵达,发电报,数日内就能和亲友通消息。”

    “世界变小了,所以,人口稠密的河北、河南,百姓们不需要再挤着等人雇佣耕地,可以乘坐火轮船,去去两湖,去两广,去交州、南中,去辽东、河套,开辟新天地。”

    “辽东、河套冬天冷,不要紧,有棉衣、棉被御寒,两广、交州、南中为烟瘴之地,不要紧,有除虫菊制成的蚊香驱蚊虫。”

    “有官军的堡垒和火炮保护,他们不用担心蛮夷袭扰。”

    “时代不一样了,中原以外的新天地,可以作为中原百姓的新家园,大规模的对外移民,已经具备条件。”

    “只要朝廷组织得当,勤劳、勇敢的百姓们,就一定会在新天地拥有自己的田地、宅院,过上新生活。”

    “在新天地里,移民们不会觉得自己远离家乡,因为有电报,他们和家乡的联系,不过数日就能有个来回,这就是天涯若比邻。”

    “要知道,在从前,一个普通百姓,到隔壁州县走亲戚,来回都得花上几日。”

    宇文温的描述,让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对未来有了个美好的憧憬,而他随后话锋一转:“等河套丰州到长安的电报线架设好,东突厥就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等甘州酒泉到长安的电报线通电,西突厥和吐谷浑,也没多少年好蹦跶。”

    “长安和草原相隔数千里,但有了电报线,曾经的天涯海角,就变成了比邻而居的街坊,他们的一举一动,中枢都能了如指掌。”

    “既然是街坊邻居,那就该守望相助,以后,左邻右舍有什么动静,譬如兄弟阋墙、子女不孝什么的,朝廷会及时派人过去,主持公道。”

    宇文温说到这里,端起一碟菜:“届时,草原就像一盘菜,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就算指定众叛亲离的泥撅处罗可汗回去当大大可汗,还有谁敢不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